【國際婦女節】女人我最大:8名為大眾權利挺身而出的女性

© Jack Taylor/Getty Images

 

從中國到敘利亞、肯亞到埃及,女性的力量正在崛起,她們賭上性命,為相信的價值挺身而出。不論是行動者、律師、姐妹還是學生,這些女性置身險境,為逝去的親愛之人抗戰、為陌生人奮鬥。現在是她們成為鎂光燈焦點的時候了,認識這些在世界各地捍衛人權、激勵人心的女性。
 

武嶸嶸,中國

武嶸嶸,中國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武嶸嶸最廣為人知的是她中國「女權五姐妹」之一的身分,她們是一群在2015年遭到逮捕的女性行動者,當時她們正在策畫終結性騷擾的行動。逮捕行動正巧發生在國際婦女節,進而引發全球抗議,並獲得眾多支持,希拉蕊.柯林頓也是其中之一。即使五名女性已經獲得釋放,「女權五姐妹」仍受到當局監控。

 

在遭到逮捕之前,武嶸嶸是女權行動小組(Women’s Rights Action Group)的負責人,其大膽、充滿創意的快閃行動,時常抓住大眾目光,進而關注性別平等與性別歧視議題。女權行動小組曾經一起剃頭,抗議大學對女性申請者要求較高入學門檻的歧視性政策,也曾經穿上濺血的洋裝抗議家暴。

 

「如果受害者能不被指責,而是被賦與勇氣要求賠償,就能夠幫助降低性騷擾事件。」——武嶸嶸

 

「女性一生面臨許多挑戰,但其中大多數都不為人所知。」武嶸嶸說道。「例如,性騷擾的受害者不只經歷難以言說之痛,更缺乏有效的法律保護。如果受害者能不被指責,而是被賦與勇氣要求賠償,就能夠幫助降低性騷擾事件。」

 

除了政策遊說之外,武嶸嶸也是一名社工以及具有執照的心理諮商師。她現在在攻讀人權法相關的碩士學位。

 

 

Noura Ghazi Safadi,敘利亞

Noura Ghazi Safadi,敘利亞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對敘利亞人權律師Noura Ghazi Safadi來說,為良心犯倡議是一件關乎愛、希望與家庭的事。1981年在大馬士革出生,她擔任律師多年,專精人權、拘留與失蹤議題。Noura的父親曾經遭到逮捕,也因此她很早就認識到政府針對良心犯的種種人權侵害。她的丈夫Bassel Khartabil Safadi則是一名活躍於網路的行動者,2012年遭到敘利亞政府逮捕,2015年遭到處決。

 

「我覺得女性是面對這個議題的最佳人選,因為她們是重塑敘利亞未來的主角。她們已經展示了即使困難當前,她們仍有能力處理,不論她們面對的是人身安全、社群還是人生。」—Noura Ghazi Safadi

 

「我的父親是政治犯,遭到逮捕數次。」Noura說道。「我以前會到Adra監獄探望他,參加他的聽審。有一次,我和負責(將父親)送到法庭的偵查指揮官大吵一架。我對著他和我父親發誓,我一定會成為一名為良心犯辯護的律師,當時我才12歲。當Bassel(她的丈夫)遭到逮捕時,為我自己的良心犯辯護已經變成一種執念。」

 

「自從我丈夫遭到處決之後,(我總覺得)每個良心犯的事就是我的事,為他們奮鬥就是我的責任。我覺得女性是面對這個議題的最佳人選,因為她們是重塑敘利亞未來的主角。她們已經展示了即使困難當前,她們仍有能力處理,不論她們面對的是人身安全、社群還是人生。」

 

 

Joy Wathagi,肯亞

Joy Wathagi,肯亞 © Amnesty International

 

Joy Wathagi是國際特赦組織在肯亞奈洛比的青年領袖,她正在為一名數千哩遠的青少年表態。Taibeh Abbasi,一名住在挪威、夢想成為醫生的18歲學生,現在卻處於被遣送至阿富汗的危機之中,她甚至從來沒去過阿富汗。當Joy聽到Taibeh的同學正在為她籌畫一場抗議時,她也想團結一心、表達支持,於是她決定在社群媒體上加入#TellNorway(#告訴挪威)的倡議運動,讓更多人看見Talibeh的故事。

 

「當我聽到挪威政府要遣送青少年時,我覺得十分難過,想做點什麼。」Joy說道。

 

「我記得所有來到我們肯亞的難民。我曾經見過來自索馬利亞、蘇丹和盧安達的人,也認為他們應該要能像肯亞人一樣地生活,那是他們應得的。我曾經與許多難民一起上學、一起長大,他們也變成我一生的朋友。我真的非常不願意看到他們被遣送。」

 

「阿富汗籍的難民會被送回他們一開始逃離的那個處境,這十分殘忍又不公平。他們已經成為挪威社會的一份子,他們應該要受到相應的對待。拯救他人的生命、讓他們能夠有機會過上安全、有尊嚴、有目的生活的決心,已經成為我投入#TellNorway倡議運動的最大動機。我一直聽到人們說『回去你的國家』,真的是非常欠缺考慮又自私的一句話,讓我很傷心。做為一個國家,我們應該提供幫助而不是築起圍牆。」

 

 

夏奇利亞.傑克森(Shackelia Jackson),牙買加

夏奇利亞.傑克森(Shackelia Jackson),牙買加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悲慟使夏奇利亞成為一名行動者。2014年1月20日,夏奇利亞的哥哥納奇亞.傑克森(Nakiea Jackson)正在他工作的餐廳,忙碌地準備午餐時,遭到警察射殺。他們說納奇亞的特徵,符合他們正在尋找的搶劫犯。夏奇利亞自此開始奮戰,要將該負責者依法究責,並且勇敢面對警察的恫嚇與騷擾。

 

「我的家人與我所承受的傷痛,迫使我走上為哥哥和那些警察暴力之下受害者的尋求正義之路。」她說道。「我成了一個心碎的妹妹,用力發聲只希望這件事不會被人們忘記。」

 

「你們的善意提醒我,我只是心碎,但尚未被擊敗。」——夏奇利亞.傑克森

 

夏奇利亞團結了與她遭遇相同悲劇的數十個家庭,其中許多人決心齊力終結警察暴力。

 

「我的生命走上一條截然不同的路,要為法律與政策帶來改變,確保正義落實在所有人身上,並且終結牙買加的國家暴力與恐怖主義,拯救未來可能消逝的生命。儘管牙買加政府不停地阻擋我,我也不會動搖,我不會放棄。」

 

「我不會屈服,因為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國際特赦組織和他們的夥伴,提供我能夠重新書寫這段錯誤歷史的國際平台。你們的善意提醒我,我只是心碎,但尚未被擊敗。」

 

 

亞札.索里曼(Azza Soliman),埃及

亞札.索里曼(Azza Soliman),埃及。版權:IN-LIGHTING

 

亞札.索里曼勇敢地為埃及酷刑、恣意拘留、家暴與性侵受害者發聲。她共同創辦埃及婦女法律扶助中心(Centre for Egyptian Women's Legal Assistance),之後創立了正義與和平律師事務所(Lawyers for Justice and Peace),提供婦女與女孩法律上的協助、支持與識字課程。

 

亞札的勇敢與無私奉獻的工作,使她被埃及政府貼上間諜和國安威脅的標籤。2016年12月,亞札遭到當局逮捕問訊,她在短暫拘留之後獲釋,但目前仍面臨起訴,指控她收受外資、中傷埃及國家形象。

 

「支持女性與改善人權的抗爭漫長又令人疲憊,」亞札說道。「然而,我仍保持希望。(來自國際特赦組織寫信馬拉松倡議運動)如潮水般湧來的訊息,滿滿的支持與愛,提醒我我並不孤獨,提醒我仍有人感激並且認同我在做的事。我能夠預見新的一代將繼續奮鬥,引領社會走向更好的未來。終有一天,我們會克復這些困難和挑戰——這就是支持我繼續下去的信念。」

 

 

Wanjeri Nderu,肯亞

Wanjeri Nderu,肯亞。版權:Private

 

2012年,Wanjeri Nderu跨出了勇敢的一步,她離開金融業,成為提倡社會正義的行動者。

 

自從Wanjeri轉換跑道之後,她的工作包括對抗肯亞警察的法外處決、倡議要求南蘇丹政府釋放四名遭拘留的肯亞人,以及在肯亞提倡自由、和平、公平的選舉。

 

然而,她也為勇於發聲的行動付出代價。2013年,Wanjeri因為參與一場和平示威遭到逮捕,她同時在網路上及現實生活中遭受攻擊。2015年,Wanjeri遭到一名男性的肢體攻擊,那名男性先是靠近她的車子,說了「Wacha kelele, ama tutakumaliza(再不閉嘴你就完蛋)」之後,朝她的眼睛揍了一拳就轉身離開。她也曾經一整天不停地在推特上收到來自一群男性的厭女暴力。

 

「辱罵的內容充滿人身攻擊,是針對我和我家人的身體羞辱。」—Wanjeri Nderu

 

「那個團體的領袖一直在他辱罵我的貼文上標記其他人,邀請他們加入攻擊的行列。算起來總共大概有8名男性加入。」Wanjeri說道。「辱罵的內容充滿人身攻擊,是針對我和我家人的身體羞辱。」

 

Wanjeri為了保護自己和家人的安全,曾在肯亞境內其他地方尋求庇護,儘管如此,她仍決心不因少數人的舉動而沉默。Wanjeri仍然是新一代行動者的先鋒,決心為相信的價值勇敢發聲。

 

 

張累累*,中國

張累累,中國。版權:Private

 

行動者張累累是一名是以終結中國性騷擾事件為己任的女性。2017年,她設計一則地鐵廣告,希望吸引大眾關注性騷擾議題,卻遭到地鐵公司拒絕。於是張累累把自己變成「人肉看板」,全國各地的女性也開始仿效她!

 

現在張累累將她的行動主義帶到大學校園。今年稍早,一名大學教授因為被之前的學生指控性騷擾遭到解雇,這個事件激起社會大眾的討論,張累累也在這之中看到改變的契機。張累累與其他夥伴一起,呼籲學生及校友撰寫公開信給他們的學校或母校,要求建立或落實舉報性騷擾的正當程序。大部分的人很快就接受了。

 

在張累累發出呼籲不到兩週,超過70所大學的學生與校友發佈了自己寫的公開信。現在他們的行動已經造成實質影響——國家報告表示中國教育部正在試圖建立預防性騷擾的機制。

 

*張累累為化名

 

 

Hortense Lougué,布吉納法索

Hortense Lougue,布吉納法索。版權:Private

 

Hortense Lougué一定是布吉納法索數一數二忙碌的女性。她在不公義與不平等之中長大,在這個國家,女孩被迫結婚並且進行女陰切除手術(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FGM),她決定將生命投入在終結基於性別的暴力之上,並且創立許多推進教育與人權的計畫。Hortense Lougué現在和遭到強迫婚姻或女陰切除的年輕女孩與婦女一起合作,提供解決這些問題的訓練。

 

「我當過行動者、秘書長、計畫統籌,現在我是Pugsada支持與覺醒協會(Association of Support and Awakening Pugsada,ADEP)的執行總監,我們是一個專注於提升女孩法律地位與社會經濟情況的非政府組織。我手上現在有10個計畫,透過決心和堅持,我們將投入入改善布吉納法索女孩與婦女生命。」Hortense說道。

「透過決心和堅持,我們將投入入改善布吉納法索女孩與婦女生命。」—

Hortense Lougué

 

其中許多女性都是國際特赦組織人權捍衛者倡議運動(BRAVE)的一員,人權捍衛者倡議運動著重於認可全世界人權捍衛者的工作,並且加強對他們的保護。參考更多,請到總部官網(英文)www.amnesty.org/brave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