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強迫失蹤日】你的工作,會讓你被失蹤嗎?

8月30日為國際強迫失蹤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Disappeared),最早起源於拉丁美洲,意在提醒社會大眾關注因各種原因被政府消失的人權受害者。在過去的白色恐怖時期,台灣有許多異議人士被強迫失蹤。而自1991年以來,據海基會統計,有將近600位台灣人在中國失蹤,其中不包含因案限制自由或其他黑數等情況。我們每個人都應正視全球各地仍不斷上演的強迫失蹤的狀況。

 

 

線上小遊戲!檢視看看你的工作或身份會不會讓你被消失?

 

 

 

□我是律師         □我是母語推廣者        □我是書商

 


□我是學者      □我是NGO工作者      □我是保險員

 

 


 
出生清寒家庭的高智晟律師,長年為弱勢團體代理訴訟。2004年,高智晟發表「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公開談論法輪功被打壓,因而遭到中國政府的無情整肅。
 
2005年,他開始受到嚴密監控;2006年,被吊銷律師執照;最終在2006年8月,被強迫失蹤。往後的十幾年內,高智晟除了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外,反覆地被強迫失蹤、刑求及關押,2017年8月,高智晟再度被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扎西文色(Tashi Wangchuk)是一名藏語推廣教育者,對於西藏的中小學裡「只教中文不教藏語」的情形十分憂心,害怕西藏的孩子們未來都無法使用藏語,藏族的文化會因此流失,甚至失傳。
 
為此,他試著透過體制內的手段來推動藏語教育,他到北京尋求法律協助,對地方政府提出告訴,然而沒有任何一間律師事務所願意承接他的案件,紐約時報將扎西文色努力的過程記錄下來,在2015年推出短片《一名藏人的正義之旅(A Tibetan’s Journey for Justice)》。
 
但中國政府非但沒有檢討自身教育政策,反而將扎西文色強迫失蹤,之後又以「煽動分裂罪」將他起訴,在2018年被年扎西文色被判了5年監禁。
 
 

 
香港銅鑼灣書店長年印製批評中國政府的書籍以及販售中國禁書,其中銅鑼灣書店的股東之一華裔瑞典籍的桂民海在2015年於泰國被失蹤,2016年才重新出現在中國中央電視台,在螢幕上宣讀明顯是遭到強迫而編造出的「自白」,更在2020年遭到中國以非法提供國家秘密、情報罪起訴,判處10年有期徒刑。
「中國法院在沒有根據的情況將桂民海定罪重判,再一次證明中國當局沒有因疫情而減緩對異議份子的打壓。」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潘嘉偉,2020。
 

 
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是新疆大學前校長與知名學者。2017年,擔任新疆大學校長的他正準備帶領學生前往德國參加會議,卻在北京機場遭到拘留,隨後被強迫失蹤,並且遭中國政府指控為「分離主義」支持者,判處「死刑緩期執行」。
 
由於中國政府秘密審判特依拜,家屬與大眾對他的具體位置及其他狀況皆一無所知,更遑論與他聯繫、通訊。
 
 

 

李明哲是一名台灣NGO工作者,他曾在微信及QQ(兩款來自中國的通訊軟體)上發表對中國政治體制的看法。就因為這些言論表達,李明哲在2017年3月前往中國旅行時,遭到中國政府秘密拘捕,往後長達六個月的時間內,家人都無法與他聯繫、通訊,直到同年11月,其妻李凈瑜才得以在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中,再次見到李明哲。李明哲被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五年有期徒刑。
 
目前,在嚴峻的疫情下,所有被關押在中國監獄的人權捍衛者都無法與外界通訊,我們呼籲無條件釋放所有良心犯,並確保他們不會遭受酷刑及其他虐待,並能定期與家人和律師聯繫。
 
 

 
維吾爾人瑪依拉.亞庫甫(Mahira Yakub)是一名保險公司的員工。
 
生活看似平淡無奇的她,卻在2020年1月遭中國政府起訴「資助恐怖活動」。據瑪伊拉的妹妹表示,瑪依拉被起訴的原因,僅僅只是因為她曾在2013年匯款給人在澳洲的父母,幫助他們買房,而她的姨丈、阿姨也遭同樣罪名起訴,目前已保釋。
 
瑪伊拉曾於2018年3月至12月被關押在位於新疆的「教育轉化中心」,當時肝臟受損卻未能獲得適當醫療照護。而這一次,瑪伊拉自2019年4月被拘留後,便無人再見到她的蹤跡。瑪伊拉目前被拘留在伊寧看守所,無法與家人和律師聯繫。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