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基督城恐攻後,該如何打擊伊斯蘭恐懼及仇恨

 
撰文| 國際特赦組織傳播行銷秘書長 Osama Bhutta
此篇專欄原發表於TIME
 
種族主義者及固執己見的人們堅信,多元化的社會是無法運作的。當沮喪的發現對著月亮嚎叫是不夠的時候,現在他們拿起武器,企圖證明自己是對的。我們不能只是表現震驚、繼續前進,直到下次令人譁然的殘暴事件再度出現。去年,一名納粹分子進入美國猶太會堂並射殺11位禮拜者,全世界驚駭不已;卻在驚懼逐漸消退後,繼續過著與從前無異的生活。
 
這些充滿仇恨的人正破壞著我們社會的穩定,而在事情惡化之前我們必須步調一致的採取行動。
 
在此澄清,這不僅僅是西方社會的事情。許多穆斯林視基督城恐攻,為全球因大眾的不安而逐漸上升的伊斯蘭恐懼。我們來由東至西的環遊世界,看看這些現象吧。
 
在緬甸,數十年累積下來的仇恨言論及迫害,讓70多萬名以羅興亞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在受到緬軍大規模的種族清洗後,逃至鄰國孟加拉。緬軍持續受到中國的外交掩護,中國更是將超過100萬名以維吾爾人、哈薩克及其他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族群,關押到新疆的集中營「再教育營」。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歷史,目前正以史詩般的規模書寫著。
 
印度歷史傳承下來的多元信仰社會,也在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的統治下大受打擊。2002年,身為首席部長的莫迪對於古吉拉特大屠殺(Gujarat pogrom)的處理,導致了成千上萬的穆斯林死亡。他所提倡的印度教民族主義撕裂了社會,更導致日益增加的「與牛有關的暴力」。
 
許多歐洲的政客利用反穆斯林的訊息,煽動群眾來增加自己的權勢。法國的馬琳.勒朋(Marine Le Pen)將週五於清真寺祈禱完、滿溢街頭的穆斯林,比作納粹占領者。英國脫歐其中一項關鍵訊息,就是土耳其加入歐盟將是「威脅」。脫歐領導人奈吉.法拉吉(Nigel Farage)曾經指控英國穆斯林對英國的「分裂忠誠」。
 
不過,利用煽動伊斯蘭恐懼來得票的最大得利者,非川普莫屬了。他立下政治承諾,要「完全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並表示這項承諾會一直實行,直到國家代表能「搞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想必,即使運用他的聰明才智,他依然無法搞清楚這件事情。川普趕上了充滿伊斯蘭恐懼的一代,這一代人經歷了充滿爭議的阿富汗及伊拉克戰爭;而我們不要忘記,這些戰爭就目前所知已奪去了成千上萬個穆斯林的生命。
 
當全球的態勢是如此嚴峻,可想而知許多穆斯林感到四面楚歌。即使悲慘的數據指出他們成千上萬的穆斯林同胞已失去性命,他們仍被稱為侵略者。
 
然而,這不是一場宗教衝突。幾百萬的穆斯林,被奪去性命、被監禁、被以各種形式壓迫,不是因為宗教戰爭而被如此對待的。肇事者通常差異都非常的大,無法被視為新的十字軍東征;而受害者亦然。基督徒在中國、巴基斯坦與印尼等地也會受到壓迫。在被以色列佔領的情況下,巴勒斯坦的基督徒與穆斯林每天面對的是暴力與歧視。法國與德國報告指出,反猶太主義的聲量在去年非常恐怖的大幅升高;而誰又有辦法忘記在法國東部(Herrlisheim和Quatzenheim地區)的猶太墓地中,墓碑被塗上納粹卍符號的駭人景象?在這些事證中,「伊斯蘭戰爭」的論點是站不住腳的。
 
這跟國家如何對待他們的少數族群有關。穆斯林佔多數的國家也常常缺乏這方面的措施。沙烏地阿拉伯沒有教堂這件事惡名昭彰。照這樣的情況看來,沙國王子為中國大規模拘禁新疆穆斯林少數族群背書,也不是什麼令人驚訝的事了。
 
更多宗教之間的對話、清真寺開放更多時間,才能開啟通往和平的道路。要有效的解決這些威脅,我們需要更積極的去思考如何討論人人皆享有的自由、平等與尊重。
 
一個國家的力量來自於國家怎麼對待人民。當我們為所有與自己比鄰而居的人們大力歡慶,這就是一種力量的表現。只有在人們都能自由選擇自己要怎麼生活的時候,我們才能進步,我們才能為更好的社會作出貢獻,我們才能成為我們真正想成為的人。
 
我在蘇格蘭長大,並對我的國家和信仰感到驕傲。以前我們會說,要用很多顏色的線才能編織出格子布料,就像要有很多不同的人才能造就蘇格蘭。每一種文化都要找到與人們對話的方式,來使人團結而不是分離。1945年,我們透過戰爭擊敗了納粹。今天,我們會用愛、同理心與人性的力量來擊敗仇恨。
 
 
 瞭解更多|延伸閱讀 
 
 
 立刻行動|全球聲援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