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Amnesty演講筆記:從德國人的眼看見歐洲難民潮

 

6/3 #OneAmnesty演講筆記:從德國人的眼看見歐洲難民潮

 

Renate Mueller-Wollermann博士主修古埃及學與漢學,曾來台灣師範大學念書,回德後加入了國際特赦組織台灣關注小組。她長期投入人權運動、關注台灣事務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很榮幸能在Renate Mueller-Wollermann博士訪台之際,邀請她於6月3日晚間主講「從德國人的眼看見歐洲難民潮」講座。

 

這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最龐大的難民潮強烈衝擊了歐洲,有些國家決定封鎖邊境,有些決定限制每日可申請庇護的人數,德國儘管對難民抱持接納開放的態度,也勢必得因應一些隨之而來的問題,究竟他們採取何種措施面對這些挑戰?Renate博士和我們分享了德國提供難民庇護的背景、現況,以及她自己近距離的第一手觀察

 

DSCN8600.JPG

 

德國庇護法

 

德國的庇護法在1929年奠定了基礎,規定除非在特定情況下,不可任意將人引渡回國,但這並不代表德國同意接受申請庇護。1948年國際人權宣言誕生,其中提及人有申請庇護的權利,這項權利隨後就納入東德與西德的憲法中,但東德在1968年制定的新憲法裡刪去了申請庇護的權利。

 

1980年代末期至1990年代初期,申請庇護的人數大幅增加。原本對於申請庇護並無特別規定,直到東西德合併後,1993年才新增了一些相關規定及修正:第一,若申請者來自歐盟國家或所謂「安全國家」,不可申請庇護;第二,若申請者來自「安全國家」,必須證明自己受到政治迫害才可申請政治庇護;第三,申請被拒絕的人可能面臨遣返,或是被送到其他歐洲國家,希望他在那裡申請庇護。由於以上的限制,2003至2013年間申請庇護的成功率只有2%。

 

「安全國家」清單

 

所謂的「安全國家」,每個歐盟成員國國會可自行決定。包含德國,目前有12個國家列出自己的安全國家清單,德國也漸漸將更多國家新增至這份清單上。首先所有歐盟會員國都是安全國家,另外還有塞爾維亞、波士尼亞與賀塞哥維納、迦納、塞內加爾;2015年8月新列入阿爾巴尼亞、科索沃、蒙特內哥羅;2016年5月則新增摩洛哥、阿爾及利亞和突尼西亞。

 

也就是說,由於摩洛哥名列德國的「安全國家」清單,不但摩洛哥人無法在德國申請庇護,經由摩洛哥前往德國的申請者也會被送回摩洛哥,要求他在摩洛哥當地申請庇護

 

都柏林公約

 

根據1997年簽署的都柏林公約(Dublin Convention),難民必須在其抵達的第一個歐洲國家申請庇護,此公約適用於歐盟成員國以及丹麥、挪威、冰島、瑞士和列支敦士登。此公約的目的是為了讓難民能在簽署該公約的國家申請庇護,並避免難民在許多國家重複申請

 

然而,若難民是搭飛機抵達歐洲是沒什麼問題,但目前許多難民是搭船橫越地中海來到歐洲,西班牙、義大利、希臘等地中海沿岸國家因此首當其衝,這對這些南歐國家不但造成沉重的負擔,對難民的生命也造成威脅。他們通常是搭乘狹窄又超載的小船,從2000年到目前為止,估計有3萬名難民在途中溺斃,或因缺乏食物飲水、寒冷、窒息而喪命。

 

許多難民其實並沒有依照都柏林公約,於抵達的第一個國家申請庇護。由於歐洲國家之間邊界開放,不少難民會選擇繼續往北走,在其他國家申請庇護。因此2015年前3個月中,30%的庇護申請是在德國執行,相較之下只有8%的庇護申請在義大利執行。

 

德國目前已經視情況停止執行都柏林公約。但早在中止前,德國就已不再把難民送回希臘,也就是他們的第一個抵達國,因為希臘正面臨嚴重的經濟危機,很明顯無法照顧這群難民。

什麼是《不遣返規則》?難民危機常見問與答:https://www.amnesty.tw/node/112

 

那一天,難民火車來了

 

由於邊界管制,許多難民被迫停留在某處,例如匈牙利的布達佩斯車站。這些人沒有庇護所可去,也沒有食物飲水,有些甚至乾脆徒步穿越奧地利往德國走。德國總理梅克爾因此做了一個決定,她請匈牙利與奧地利放行讓難民前往德國,甚至從德國派火車去布達佩斯迎接難民

 

在難民從奧地利抵達慕尼黑的那天,Renate博士本人也在現場。為了迎接難民,當天早上慕尼黑火車站附近已經做好妥善準備,如部屬警力、架設醫療照護站、安排接駁巴士等等,但當時難民尚未抵達。

 

傍晚她將從慕尼黑搭火車回家時,突然聽到一陣熱烈的掌聲,第一輛載著難民的火車進站了。警察引領著難民,以免他們在車站裡迷路。慕尼黑當地居民熱烈歡迎難民的模樣彷彿是足球隊凱旋歸來似的,Renate博士也站在那裡和他們微笑、揮揮手。

 

難民的反應不一。有些人因筋疲力竭而沒有任何回應;一名男子對她微笑,拿出手機拍了一張她的照片;一個被母親抱在懷裡的8歲小男孩也回頭和她揮揮手。等所有難民經過她面前離開後,她感到非常激動,覺得自己一輩子都無法忘記這個景象。那名拍了她的照片的男子很可能會把照片傳回他的國家,同時傳達了一個訊息:你看,我們在德國是受歡迎的!這樣就慢慢吸引更多人來到德國。2015年年底時已有超過1百萬名難民抵達德國。

 

申請庇護阻礙重重

 

難民採取的路徑通常是經由土耳其至希臘,北上通過前南斯拉夫國家和奧地利,然後抵達德國。但從2015年年底開始,有些國家在邊境築起圍牆。2015年11月中馬其頓、塞爾維亞和斯洛維尼亞宣布,他們只接受敘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難民。一些東歐國家如波蘭、匈牙利、保加利亞、捷克、斯洛伐克也開始在難民經過的路線上設下障礙。2016年2月奧地利宣布一天只接受80名庇護申請者,以及一天只准許3200名難民通過奧地利境內抵達德國。這些國家的政策都對難民的遷徙造成衝擊,大批難民因此被堵在希臘北部,越來越少人抵達德國。

 

2016年3月時歐盟和土耳其簽署了一個協定:土耳其每從希臘接回一名難民,土耳其就能把境內的一名難民送去其他歐洲國家。到目前為止這項作法的效果不彰,該協定簽署後越來越少難民抵達德國,更不用說去其他歐洲國家。根據統計,2016年3月只有2萬名難民在德國註冊登記。

什麼是歐盟-土耳其協議?歐盟與土耳其峰會—歐盟與土耳其領導人達成的協議嚴重侵害尋求庇護權:https://www.amnesty.tw/news/2118

 

難民組成

 

從2015年到2016年4月期間,難民主要來自敘利亞,然後依序是伊拉克跟阿富汗。敘利亞難民申請庇護的通過率幾乎是100%,但阿爾巴尼亞難民的通過率大約只有0.3%,塞爾維亞只有0.1%而已,因此敘利亞難民幾乎都可留在德國,阿爾巴尼亞或塞爾維亞難民則會被遣返。

 

並非所有應被遣返的難民都會被送走,例如無法在母國獲得妥善醫療照護的病患。或著有些人根本已經離開了德國,因為他們不須向任何德國政府機關報備通知,可憑自身意願自由移動

 

中東難民收容國

 

並非所有難民都想去歐洲,許多人選擇待在鄰近的中東國家像是約旦、黎巴嫩和土耳其,值得注意的是,富裕的沙烏地阿拉伯、波斯灣國家卻不接受難民。然而面對大量的難民,土耳其、約旦、黎巴嫩等主要收容國仍不堪負荷,難民的生活品質也因此相當令人堪憂。這些國家多無完善的庇護法和庇護申請程序,難民能獲得的社會服務也相當缺乏,許多難民兒童無法接受教育,他們將變成失落的一代。

延伸閱讀:敘利亞難民危機—關鍵數字 https://www.amnesty.tw/news/1959

德國聯邦移民與難民局(BAMF)庇護申請三步驟

 

BAMF的「難民整合管理」政策讓國家層級的聯邦制府,與地方層級的州政府彼此合作,目的在於以高品質、高安全標準加速進行庇護程序,簡化管理模式,幫助難民融入德國社會,進入就業市場和教育體系

 

庇護申請三步驟:抵達與登記、申請庇護、融入社會或轉送其他國家或遣返母國。

 

德國難民申請庇護流程影片(英文):http://multimedia.gsb.bund.de/BAMF/Video/Integriertes-Fluechtlingsmanagement-en.mp4

 

1. 抵達與登記

 

難民抵達德國後必須前往接待中心登記、註冊,包含指紋或其他身分證明文件,他們的資料會被建檔、輸入一個全國資料庫中難民身分須接受查證,包括檢查申請者是否具有犯罪紀錄或其他安全風險。確認身分後他們才會得到一張「抵達證明卡」,憑卡分配在接待中心的居所以及其他社會服務,並正式開啟申請庇護的流程。

 

根據申請者來自哪個國家、申請者個別情況與身分資料等等,整個程序所需時間不定,但可在一個接待中心內完成。申請者的檔案約可分為四種類型:來自不安全國家,庇護申請通過的機會非常高來自安全國家,庇護申請有可能被拒絕,等待期間可住在接待中心的等待區;適用都柏林公約者可能被轉至當初抵達的第一個公約國,希望他在那裡申請庇護;複雜案例則會轉到BAMF的辦公室處理,通常在48小時內能完成登記。

 

2. 庇護

 

其下又可分為三個步驟──提出申請、面談與審核其他資訊、通知。

 

提出申請:接待中心工作人員會協助難民建立申請資料,為了維護難民權益,也會提供現場或線上的口譯服務。

 

面談與審核其他資訊:詢問為何前來德國申請庇護的詳細理由,或是要求其他資訊如醫療檢查報告,或是要求任何其他能協助面試者判斷是否同意讓該名申請者留在德國的資料。

 

通知:待收集、評估完這些資料後便會做出決定。若申請通過則申請者可留在德國,交由地方政府安排住所與其他後續服務,若申請遭拒則可能轉送其他國或遣返母國

 

3. 融入社會、轉送或遣返

 

融入社會:通常由地方層級執行,透過教育或其他協助讓他們進入教育體系和就業市場。在接待中心時申請者可先填寫簡歷,申請通過後該簡歷就會轉到地方就業中心,就業中心人員會再和該名申請者討論並提供諮詢。BAMF也提供德語和德國文化相關課程給申請已受批准與極可能受批准者。除此之外地方政府加強指標引導,許多志工也加入協助行列,讓難民能更快適應當地生活。

 

轉送與遣返:若申請遭拒,符合都柏林公約者即被轉送該負責其申請的國家, 不符合者則可能被遣返至母國。

 

德國面臨的問題與挑戰

 

1. 安排住宿

 

由於每日都有大量難民抵達,如何快速、有效地安排為他們住處成為一項挑戰。許多難民初抵德國時首先會停留在靠近奧地利邊界的一個南方城市,要將他們疏運至其他城市需要更多火車、巴士等交通工具,但他們到了其他城市後該住在哪裡呢?

 

一開始政府把許多體育館清空,在裡面架設臨時床鋪和帳篷,但這無法應付冬天的酷寒。之後政府開始為難民蓋起貨櫃組合屋,也在其住處提供膳食、流動廁所、浴室、洗衣、醫療等服務,甚至在走廊架設臨時手術室和衛生醫療站。有些難民住的地方設有圍牆,但這是為了防止外面的人任意跑進去,裡面的難民可以自由出入。

 

同時德國人民也捐助了許多物資如食物、衣物、洗衣機、給小朋友的玩具和腳踏車等等,捐助量之大紅十字會甚至呼籲大家先停止捐贈,他們目前需要的是分類這些東西的人力,於是又有好一批人前去幫忙整理。

 

2. 管理難民

 

如前所述,難民可不受限制自由移動,因此很多人會離開德國去其他國家生活、依親、尋找工作等等,這當然也是管理上的難點。

 

3. 教育

 

學校會特別開班教授德語零基礎的外籍兒童,然而有些孩子不但完全不懂德語,甚至從來沒有上過學,例如來自阿富汗的孩子。因此讓他們融入當地學校具有相當難度除了兒童外成人當然也有學習德語的需求,求過於供之下教師資源缺乏

 

4. 負責處理庇護申請的員工不足

 

申請庇護的案件大幅增加,BAMF卻沒有足夠的員工仔細研究、審核每個申請是個相當嚴峻的問題。他們需要聘請更多職員,但這些職員仍需受訓一段時間才能正式開始處理申請,因此一時仍難救急。同時也需要更多的口譯員服務難民。

 

5. 依親不易

 

若某人申請通過得以留在德國,他便能將自己的配偶與子女一併接至德國,然而但他的家人需在母國的德國大使館獲得簽證才能前往德國依親。他們不但必須親自前往德國大使館,使館的空間和職員也相當有限,因此往往得等上好一段時間才能拿到簽證。

 

6. 就業非易事

 

根據法律規定,庇護申請通過者在前3個月不得工作,且另外15個月內若他申請某個工作,同時也有具其他歐盟國國籍的人,或更早拿到庇護許可的人申請該工作,二者占有優先順序。因此真正在當地安居、就業確實是個嚴峻挑戰。

 

7. 反對難民的論調

 

最近德國社會漸漸出現一些反對聲浪,不願難民留在德國,這些排斥現象主要出現在德國東部,有些地方甚至發生在難民住處縱火的案件,所幸目前為止無人傷亡。

 

通常是低所得或社會較底層的人害怕這波難民潮,因為他們擔心難民會占去政府經費,削減他們原本的社會福利與資源。然而儘管德國在難民方面的支出相當可觀,整體經濟卻是成長的,因為這筆經費是在德國境內花用,因此反而能刺激經濟成長

 

8. 恐怖份子蒙混難民

 

伊斯蘭國的恐怖份子可能會偽裝成難民入境德國,比利時布魯塞爾恐怖攻擊事件中,一名恐怖份子就是經由德國抵達比利時。此外伊斯蘭國也占據了德國在敘利亞的辦事處,他們因此能核發假護照,這是個相當令人憂心的可能性。

 

9. 司法問題

 

庇護法應該確保每個人都有受到庇護的權利,但一些東南歐國家卻宣布若難民不是來自某些特定國家,他們就不接受庇護申請,另外奧地利也有一天僅接受80名難民的限制。

 

德國則有「安全國家」清單的限制,若難民來自該清單上的國家,他確實可以提出申請庇護,但整個審核程序會較快速,因此該難民恐怕無法得到妥善的法律諮詢並喪失某些權利

 

國際特赦組織的建議

  • 提供難民合法、安全的路線抵達歐洲,歐洲政府也應該打擊非法人口販運,否則難民等於被迫從非法且危險的路線前往歐洲,途中他們的人權很可能遭到侵害。婦女和兒童尤其脆弱,他們之中有些人甚至是獨自逃離母國,我們應該特別保護這群人,讓他們免於遭受暴力、騷擾和剝削
  • 不可再損害歐洲庇護法,國際特赦組織譴責都柏林公約,也反對歐盟與土耳其簽訂的難民交換協定,它已違反國際人權標準。同時國際特赦組織也不贊成所謂的「安全國家」清單,因為事實上沒有任何國家是完全安全的
  • 審核庇護申請程序應公平進行,若程序過快則無法妥善檢閱相關文件,可能因此做出錯誤決定。
  • 呼籲難民輸出國的人權狀況能盡快改善,如此一來該國人民也就沒有必要逃離母國成為難民。

延伸閱讀:6/3 OneAmnesty講座筆記:從德國人的眼看見歐洲難民潮Q&A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