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Amnesty演講筆記:從德國人的眼看見歐洲難民潮 Q&A

6/3 #OneAmnesty演講筆記:德國難民危機 Q&A

 

 

Q1 難民登記、註冊的資料都放在一個歐盟各國能共享的系統?

 

是的,當接待中心將資料輸入系統後,所有歐盟國家都能共享系統上的資訊,不但掌握該名難民的目前情況,也能避免他重複申請庇護。

 

Q2 接待中心是政府刻意分隔難民與德國當地人民,以降低難民影響或造成負面觀感?

 

並非如此,接待中心的設置只是為了簡化申請程序,因為過去的申請手續相當繁複耗時。

 

Q3 德國政府是依據什麼原則將難民分配到各個城市?

 

法律規定各州應收容多少比例的難民,而且難民剛抵達時無法指定要去哪個城市,雖然之後也許能轉調,但並沒有很多人申請轉調,因為這樣給外界的觀感也不是很好。

 

德國的政策是希望難民不要都擠在某幾個特定的大城市,比如柏林、漢堡等等,而是平均分散到全國,也不要都群居在城市的某一處成為變相的貧民窟,應該平均分散到城市各區,即便是一個小城鎮也遵循這個原則。政策規定要平均分散難民,讓難民住在獨立的房子裡,不可將他們全部塞進一個體育館裡了事。

 

唯一不由政府分配的例外是,若某難民有家人取得庇護資格,並且已在某特定城市定居,如此一來就會讓他過去和家人團圓,因為德國政府秉持不拆散家庭的原則

 

Q4 德國政府如何應對恐怖份子可能混入難民的問題?

 

主要是透過難民登記系統防止這樣的事情發生。如前所述,歐盟國家有一個共同系統,內含難民各項檔案與指紋資料,每個國家都能查閱這些資訊。假設某人在法國曾參與一些恐怖活動或有如此嫌疑,其他政府也能看到這樣的紀錄。

 

德國面臨的另一個問題為,境內有許多伊斯蘭國家移工中途改信伊斯蘭教的國民,他們前往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的可能性較高,必須盡量防止他們因此離開德國

 

Q5 德國跨國企業是否有一起協助解決難民問題?

 

難民問題應由國家層級著手規畫、制定政策,他們的生活、住宿、津貼、醫療服務則應由州政府提供,這些事實上並非企業職責。但德國有許多NGO皆提供難民相關協助,其中當然也包含了國際特赦組織。

 

Q6 德國企業是否願意提供難民就業機會?

 

其實還蠻樂意的,因為許多企業確實也需要這些人力,有些企業甚至會自己提供課程幫助難民融入公司環境

 

Q7 難民成功融入德國社會的比率有多高?

 

由於敘利亞這波難民是2015年才抵達德國,控怕尚待好幾年的時間去評估融入成功與否。確實也有一些在難民潮之前就來到德國的難民,但他們多屬經濟難民,離開母國是為了尋求更好的就業市場或教育,而非被迫逃離。即便如此,融入德國社會對他們依然是個挑戰,比如語言就是一個相當大的障礙。但同時我想強調,難民並非低教育程度者,許多人受過高等教育,在自己母國擔任醫生或工程師

 

Q8 德國極右派拒絕難民,對這個議題產生了什麼影響?

 

相較於極右派的崛起,我認為這應該是出於東西德地區上的差異。德國西部有較多移民勞工,那裡的人對外籍人士較習以為常,但在德國東部他們沒有那麼習慣與外國人一起生活,因此心理上多少會比較排斥。

 

Q9 除了極右派份子外,德國對於接受難民也有許多反對聲浪,請問社會如何去面對這樣正反意見衝突的狀況?

 

幾個星期前一個德國電視台做了一項民調:德國人是否擔心難民進入德國,或這是否會對未來造成負面影響。結果顯示其實大部分人是不擔心的,因此可以發現反對者仍占少數。以我本身為例,在我來自的西南德地區,支持接收難民的綠黨不但是當地最大政黨,也贏得了選舉。

 

Q10 低收入戶是否會因為難民而遭縮減社會福利?兩者的利益是否衝突?

 

關於這點政府和媒體一直向大眾解釋,雖然確實撥了經費給難民,但這筆錢並不會影響低收入者原本應拿的救助金,這兩者的資源分配並不互斥

 

而且如前所述,這些支出有利於德國經濟發展,因為都是在國內消費反而刺激經濟成長,也因此創造了一些就業機會,例如需要更多教授德語的教師、搭建貨櫃組合屋等等。總而言之整體上這對德國經濟是有正面影響的

 

Q11 2015年跨年夜德國性侵事件是怎麼回事?

 

在這個事件中,身為難民的攻擊者大部分來自北非國家,包括摩洛哥、突尼西亞、奈及利亞等等,他們多為尋求就業或教育的經濟難民。會發生攻擊事件可能是因為他們不適應德國生活,也不習慣德國的兩性相處模式,來自伊斯蘭國家的他們對於兩性的看法應該和我們相當不同。

 

Q12 就敘利亞內戰問題,歐盟或聯合國能提出什麼解決方案?

 

這是個非常複雜的問題,牽涉許多國家與國際組織的合作。就德國方面回答,德國參與了如何和平解決敘利亞問題的國際會議,也要求土耳其和一些移民收容國要改善自己國內的庇護程序,並提供它們相關的資訊和經驗。

 

Q13 德國非政府組織如何協助難民?

 

如前所述,德國人相當踴躍地捐助各種物資,這就需要非政府組織去整理、調配資源;除了學校提供的語言課程外,有些團體或德國人也會私人為難民開課,教導他們如何去學校、醫院這些基本生活知識,也提供口譯服務以及法律諮詢等等。

 

Q14 非政府組織如何打擊人蛇集團?

 

歐洲許多國家都致力於打擊人蛇集團,數年前歐洲國家也一起成立了一個辦公室,專門處理這個問題。至於非政府組織在這方面則較有侷限,畢竟他們沒有國家的武力和公權力

 

國際特赦組織當然就這方面進行了一些遊說工作,但面臨這麼多因橫渡地中海而亡的難民,德國政府早就意識到這不只是個法律問題,也是個嚴重的人權侵害問題。

 

Q15 目前有許多難民仍困在希臘半島和土耳其,國際特赦組織對此有什麼看法?

 

歐盟和土耳其簽訂的協議是將難民當作交易籌碼,國際特赦組織強烈反對這項協議。另外為了讓土耳其的庇護法能夠更加完善,德國提供了一些法律方面的協助,在經濟方面的金援也已達數十億歐元。

 

Q16 根據丹麥和德國的法律規定,若難民財產超過某種程度,政府有權徵收以支付安置費用,請問國際特赦組織對此有何看法,這是否侵害了難民的財產權?

 

丹麥和德國確實有這項法律,當初制定的原因是認為難民來到本國也應該做出一些貢獻,然而在德國幾乎沒有執行過這項法律,幾乎未曾徵收難民的財產,政府也不會過問他們財產金額

延伸閱讀:【丹麥】國會應拒絕殘忍壓迫的難民法修法

https://www.amnesty.tw/news/2071

 

延伸閱讀:支持難民,你能和台灣分會一起做什麼?

 

台灣目前尚未制定難民法,該法草案從2005年就一直躺在立法院裡,因此國際特赦組織也和許多在地的夥伴團體一起進行遊說,希望能盡快讓難民法三讀通過

 

國際特赦組織一直都十分關心難民議題。你覺得難民好像離台灣很遙遠嗎?其實除了敘利亞難民外,在亞洲也有一群住在緬甸的難民稱作「羅興亞人」,他們因為信仰伊斯蘭教而遭受政府迫害,在2015年夏天搭乘難民船逃離緬甸,卻在東南亞一帶海域漂流,船上甚至沒有飲水和食物。2015年台灣分會便寫信聲援這批羅興亞難民。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全球能一起合作面對這樣空前的難民危機,我們2016至2019年的全球倡議運動中,其中一個主題就是難民,另一項則為人權捍衛者,兩者都即將從2016下半年展開倡議。

 

國際特赦組織是一個支持人權的倡議組織,獨立於任何政治黨派、宗教、企業,資金主要來自民眾小額捐款,我們希望透過嚴謹的研究、策略制定、政策遊說造成世界改變。除了最常見的捐款外,我們更鼓勵大家用連署、寫信的方式採取行動!例如每年12月我們會舉辦一年一度的寫信馬拉松,選出12個案例讓大家寫信聲援,2016年也將放入難民的案例,希望大家能密切關注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的Facebook或官網,12月時一起來寫信!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