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強制頭巾惡法監管並強迫女性該如何生活

 

 

想像你是一個擁有平凡生活的女性。你搭地鐵或公車去工作或上學。你跟朋友們社交。你可能付得起一台智慧型手機的價格,享受在社群媒體上發自拍的快樂。有時,你也許幸運的能夠在海邊散個步,感受一下海風吹拂髮絲的片刻。
 
現在請想像一下,在你踏出家門口去做上述任何一件事以前,你一定要先停下來檢查你的頭髮有沒有適當的被頭巾遮蓋,你的手腳也不能露出來。
 
這聽起來似乎有點極端,但做不到的話可能會引起嚴重後果。你知道,在你離開家的那一刻,你的身體跟衣著會受陌生人打量。你會面對「道德」檢查哨,在那裡國家探員會決定你是否未遵守國家對女性嚴格的衣著要求。如果你的評估結果是「未通過」,你可能會被逮捕,在某些情況下甚至面臨酷刑、判刑入獄或鞭刑。
 
所以每天離家以前,你必須決定你願意付出何種程度的風險。你今天想要行使自由權隨意穿搭,還是你要打安全牌避免遭逮補、騷擾,避免被拒絕進入你的工作場所或大學?
 
 
這不是虛構的反烏托邦社會
 
 
這也許聽起來很像一個虛構的反烏托邦社會,但它不是。這是伊朗數百萬女性的真實生活,該國對女性的身體進行嚴格的監管。
 
根據該國的強制頭巾法律,女性和小孩(甚至包含7歲的女孩)被迫使用頭巾遮蓋頭髮,沒有照做的女性會被國家視為罪犯。
 
伊朗的「道德」警察監控著所有的女性人口(4千萬女性)。這些國家探員在城市內四處遊走,並有權叫女性停下,檢查他們的服裝,嚴格評估有多少髮絲暴露在外、她們長褲和袍子的長度,以及她們臉上化了多少妝。
 
如果在公共場合未穿戴頭巾被看到,處罰包含逮捕、監禁、鞭刑或罰金,這些都源於她們行使自由權,選擇自由穿衣而構成的「犯罪」行為。
 
即使女性用頭巾遮蓋頭髮,他們仍然有可能違反強制頭巾法,例如:幾縷頭髮未被遮蓋、衣著被認為太繽紛或太貼身。在數不清的案例中,「道德」警察因女性的穿著賞女性巴掌、以警棍毆打,並把她們強壓入警車。
 
然而,對女性身體的管轄權力不只限於國家。伊朗濫權、歧視、侮辱的強制頭巾法還不只賦予權力給國家探員,還讓暴徒與私刑者去騷擾和攻擊公共場合的女性,他們認為這是實踐伊斯蘭共和國價值的責任與權利。因此,女性每天都面臨隨時被陌生人歐打、以胡椒噴霧攻擊、被謾罵是「妓女」、並逼她們拉下頭巾完全遮住頭髮的狀況。
 
 
 
勇敢的女權運動
 
過去幾年,伊朗國內反對強制頭巾法的運動逐漸萌芽,女性開始勇敢地公開挑戰該法。他們站在公共場合,用棍棒撐起頭巾無聲揮舞,或分享他們露出頭髮走在街上的影片—一個我們許多人視為理所當然的行為。 
 
男性也參與了這波運動,主動選擇穿戴頭巾的女性亦然,因為這個運動爭取的是選擇權:一位女性有權在不用害怕受到騷擾、暴力、威脅和監禁的情況下,決定自己的穿著。
 
這波運動的強度和力量令伊朗當局懼怕,因此當局以惡劣的掃蕩行動作為回應。自2018年1月開始,他們已經逮捕至少48位女權捍衛者,其中包含4位男性。有些人遭受酷刑,並在極不公平的審判後遭判處刑期或鞭刑。
 
將拒絕穿戴頭巾的女性視為犯罪者,是一種極端的歧視。強制頭巾法侵犯了一連串的權利,包含平等權、隱私權、表達自由與信仰自由的權利。這些法律還侮辱了女性,剝奪其尊嚴和自我價值。
 
 
拘禁中的女權捍衛者
 
優秀的人權律師納斯林·索托德(Nasrin Sotoudeh),是眾多勇敢站出來挑戰伊朗強制頭巾法的女權捍衛者之一。2019年3月,她在兩場極為不公的審判中遭定罪,共被判處38年又6個月的刑期及148下鞭刑。針對她的指控,包含「煽動貪腐和賣淫」,因為她為抗議強制頭巾法而遭捕的女性辯護,加上她己身對強制頭巾法的反彈,以及在獄中拒戴頭巾的行為。在此判決之下她必須先服刑17年。
 
2019年4月,在納斯林遭判刑後不久,亞絲曼‧阿莉亞尼 (Yasaman Aryani)、她的母親瑪娜瑞‧阿瑞比莎伊 (Monireh Arabshahi) 和瑪吉根·凱莎芙茲 (Mojgan Keshavarz),在一部於國際婦女節瘋傳的影片遭上傳後全被逮捕。影片中,她們被目擊在德黑蘭的地鐵站未戴頭巾走在路上,發放鮮花給女性乘客。「女性不用被迫進行抗爭的那一天,終會來臨。」瑪娜瑞據聞在女兒亞斯曼發放鮮花給一名穿戴頭巾的女性時,表示她希望有一天能在路上與該女子並肩而行,「我不戴頭巾,而你戴著。」消息來源指出,因為這部影片使兩人面臨「散布反體制宣傳」和「煽動貪腐和賣淫」的指控。
 
維妲‧莫維海蒂 (Vida Movahedi)因反對強制頭巾的和平抗爭而遭判刑一年,她自2018年10月被關押至今。遭逮補當天,她站上德黑蘭革命廣場(Enghelab Square)中央的大型圓頂結構,未穿戴頭巾,並揮舞手上色彩繽紛的氣球。伊朗最高領導人因2019年為1979伊朗革命40週年,在2月給予維妲及其他幾名囚犯特赦,但監獄當局拒絕釋放她。
 
納斯林的丈夫瑞薩‧肯鄧 (Reza Khandan) 在2018年9月於臉書上發表伊朗對人權的侵犯後遭逮捕,貼文中包含伊朗對抗議強制頭巾法的女性的迫害。2019年1月,他與法爾海‧梅薩密(Farhad Meysami) 因支持女權運動,反對強制戴頭巾而遭判刑。他們都以「散布反體制宣傳」和「煽動聚眾危害國家安全」遭定罪,判處六年刑期。
 
 
 加入我們的行動  
 
伊朗對女性身體和生活的監管並不限於其服裝選擇,但這是對女性的壓迫中最顯而易見、最惡劣的形式之一,此舉也使女性蒙受他人的暴力行為。因此,國際特赦組織不分性別的強調人們欲終結伊朗強制頭巾法的勇敢行為,並要求伊朗當局釋放獄中的女權捍衛者。
與百萬名持續爭取其權利的伊朗女性一同站在一起!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