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寫信馬拉松達成3,714,141次行動!

 

國際特赦組織來自全世界的優秀支持者在2015年的寫信馬拉松中,總共寫了370萬封信、留言、電子郵件或推特。

 

從阿富汗到尚比亞,積極的倡議者、學生、學童和許多人共同為駭人聽聞人權侵犯事件的受害者或群體發聲,要求這些遭受迫害的情況得到改善。

 

終獲自由

 

2016年2月,亞伯特(Albert Woodfox)終於獲釋!他在44年前遭美國政府單獨監禁。去年的寫信馬拉松活動中,超過24萬人寫信支持亞伯特,並呼籲政府釋放他。

 

 

亞伯特告訴我們:「你們從監獄外寄來的信件成為支持我的重要力量,我想感謝所有國際特赦組織的成員與支持者為我們付出的努力。」

 

這不是唯一的成功案例。超過50萬人參與保護布吉納法索的少女和年輕女人的倡議運動,行動非常成功!布吉納法索的司法部長保證政府杜絕國內發生早婚與強迫結婚的決心,並說他們在「收到全世界的支持者寄來的信件、電子郵件和其他通訊郵件之後」,不得不採取行動改變這個情況。


支持與團結

 

你們的手寫明信片、信件和表達支持與團結的訊息也讓正面臨嚴峻挑戰的受害者感到非常溫馨。

 

舉例來說,我們曾經拜訪葉塞妮亞(Yecnia Armenta),她在遭受強暴與刑求之後,被迫承認謀殺自己的丈夫,目前被關在墨西哥的監獄。我們將超過8,000封支持者寫的信件和訊息轉交給她之後,她說:「當我收到這些信件告訴我自己並不寂寞的時候,我感到很高興。接著我想『沒錯,我並不孤獨。有很多人真的在支持我。』很高興知道世界上還有許多人關心其他人的權益,即使他們根本不認識我。」

 

我們也和翁斐斐(Phyoe Phyoe Aung)談過,她是一個學生運動的領袖,曾在重要的和平抗爭裡扮演重要的角色,目前被監禁於孟買的監獄。她說:「收到支持者的信件讓我真正了解我們正在做的事情。我開始注意到世界正在關注、鼓勵我們,我們並不孤單。我很感謝每個人對我們的支持。即使我們目前還無法看到政府的改變,但是他們的思考模式將會受到影響。

 

 

最後我們要引用寇斯塔斯(Costas)的話,他在2014年於希臘被種族主義者與恐同者攻擊:

「寫信馬拉松是世界上最重要的倡議活動之一,由於我們生活的世界並不完美,因此寫信馬拉松也必須持續下去,這是一個很棒的活動。我覺得非常感動,也打從心底感謝參與寫信馬拉松的人,每一個人,女人、男人或其他性別認同者,即使你只寫過半句話來支持這個活動。感謝國際特赦組織,在黑暗中為我們點亮希望之光。」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