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維吾爾父母與孩子失去聯繫,承受家庭分離的折磨

國際特赦組織發佈新的調查,指出中國新疆維吾爾家庭的孩子被迫進入政府經營的「育幼院」,流亡海外的家人則承受著分離的痛苦。

國際特赦組織訪談被迫與孩子完全失聯的父母,有孩子甚至年僅5歲,這些父母因為害怕被送到「再教育」拘留營,因此不敢回到中國。

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阿卡德(Alkan Akad)表示:「中國在新疆殘忍地採取大規模拘留行動,讓被拆散的無數家庭面臨左右為難的處境:孩子不得離開中國,但父母若試圖返鄉照顧孩子,就得面臨迫害和恣意拘留。」

「我們訪談的這些父母,他們令人心碎的證詞只是巨大冰山的一角,背後還有許多維吾爾家庭和孩子分離,受盡痛苦折磨。中

國政府必須結束新疆的殘忍政策,確保所有家庭可以盡速團圓,不用再害怕被送到壓迫人民的營地。」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六個逃亡海外的維吾爾家庭,他們目前分別居住於澳洲、加拿大、義大利、荷蘭、土耳其。中國於2017年開始加強鎮壓維吾爾民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而本文提及的這些家庭在當局行動之前就已離開中國,但他們沒想到將從此無法見到孩子。

自2017年起,估計至少100萬人遭恣意拘留於新疆所謂的「教育轉化」或「職業培訓」中心,遭受種種酷刑和不人道對待,包含政治教育灌輸以及強制文化同化。

「海外維吾爾人因為害怕在中國的親戚受到報復,往往不願公開談論維吾爾人面臨的人權侵害。儘管面臨這些阻礙,這幾對父母仍決定公開分享他們的故事,希望能藉此盡快和孩子們團圓。」阿卡德表示。

孩子們為前往義大利,踏上危險旅途

米熱班.卡迪爾(Mihriban Kader)和丈夫阿布力克木.麥麥提依民(Ablikim Memtinin)原先住在中國新疆,但因為不斷遭到警方騷擾、被施壓交出護照,他們遂在2016年逃往義大利。

四個孩子原本交由他們的父母暫時照顧,結果不久後,孩子們的外婆被帶到一處營地,外公則遭到警方審訊。

米熱班向國際特赦組織透露:「在我爸媽發生這些事之後,其他親戚完全不敢幫忙照顧我們的孩子。他們害怕自己也被送到營裡。」

年紀最小的三個孩子被送到了一處「育幼院」——在新疆有許多這樣的機構,為的是收容和灌輸那些父母被帶進拘留營、監獄及其他拘留機構的孩子們。年紀最長的孩子則被帶去了寄宿學校,長時間受到監控。

在義大利的米熱班和阿布力克木無法聯繫到孩子們,不過在2019年11月,他們取得了義大利政府的許可,可以把孩子帶到義大利一起生活。於是這四個孩子——年齡介於12至16歲——靠著自己橫跨中國,抵達位於上海的義大利領事館。然而不幸的是,警方捉住了他們,把他們送回了育幼院和寄宿學校。

「我的孩子現在在中國政府的手裡,我不曉得這輩子還能不能再見到他們。最讓我痛心的是,對孩子們來說,父母就好像消失了。彷彿我們已經天人永隔,而他們成了孤兒。」米熱班說。

另一對面臨困境的父母則是約麥爾.艾木都(Omer Faruh)與麥爾艷木.艾木都(Meryem Faruh),這對夫妻當時被警方要求交出護照,兩人發覺事態不對勁,於是決定在2016年底逃往土耳其。他們把最小的兩個孩子留在父母身邊照顧,因為孩子年僅5歲及6歲,還無法申請任何旅遊文件。後來,約麥爾和麥爾艷木發現親人們被帶去了拘留營,從那之後,他們就再也無法得知孩子的消息。

約麥爾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過去的1,594天裡,我們沒有聽過女兒的聲音。我和妻子不想在其他孩子面前表現悲傷,所以只能在夜深人靜時哭泣。」

 

中國必須讓人權監察員前往視察

阿卡德表示:「新疆所發生的家庭分離悲劇,揭露了中國泯滅人性的一面。當局打著『反恐怖主義』的旗幟,設法控制和政治灌輸維吾爾民族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

「中國必須結束這些措施,停止限制所有穆斯林少數民族自由出入中國的權利。當局也必須關閉所有政治『再教育營』,立即無條件、毫不偏頗地釋放所有被拘留人士。」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中國政府讓聯合國人權專家、獨立研究員及記者,全面和不受限制地進入新疆,針對該區發生的情況進行調查。

同時,國際特赦組織敦促其他政府盡其所能地協助各國內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及其他中國少數民族,讓他們能夠安置、聯繫孩子,並與孩子重聚。

 延伸閱讀 
全球報告|破碎的心與生命:中國鎮壓拆散維吾爾族無數家庭

 採取行動 
加入線上連署要求中國讓維吾爾家庭團聚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