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心與生命:中國鎮壓拆散新疆維吾爾族無數家庭

將近四年前開始,在國外念書或工作的維吾爾族父母就面臨持續不斷的惡夢。他們許多人把孩子留在家鄉給其他親人照顧,而他們的家鄉就是中國西北邊的新疆維吾爾族自治區。當時的他們還不知道中國有意發動前所未見的鎮壓,打壓新疆的少數民族,也不會想到這般行徑將帶來可怕的衝擊,估計有成千上萬個像他們一樣的父母會受到嚴重影響。

新疆許多維吾爾族人在數十年來,因著民族和宗教信仰而經歷系統性歧視。自2014年起,中國當局打著「反恐人民戰爭」、打擊「宗教極端主義」的旗幟,在新疆大範圍部署警力,撒下監控的天羅地網,各種監控和社會管制措施從2016年開始在新疆迅速蔓延。2017年,新疆地區的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和其他主要為穆斯林的族群面臨更加可怕的情形。從那時候開始,估計至少有一百萬人遭到當局恣意拘留在新疆的「教育轉化」或「職業培訓」中心,遭受各種酷刑和不人道對待,包含政治教育灌輸以及強制文化同化。大規模拘留行動和系統性鎮壓,讓居於海外的維吾爾族父母難以回到中國親自照顧孩子,而他們的孩子更不可能離開中國到國外與他們團聚。

許多父母原本以為這些鎮壓只是暫時的,他們很快就可以回到孩子身邊。然而親友警告他們,若回到中國他們勢必會馬上被關到拘留營。現在無可否認的是——這些拘留營確實存在,並且任何穆斯林族群都可能遭當局恣意拘留。有些人剛開始還能聯絡到孩子,但最後連照顧孩子的親屬都被關進拘留營或入獄,使得父母再也無法聯繫孩子,而他們在海外的生活也無可避免地漸漸變成流亡。

國際特赦組織近期和六位與孩子分離的維吾爾家長談話,他們目前居住於澳洲、加拿大、義大利、荷蘭、土耳其。他們的證詞只是眾多的一小部分,背後還有許許多多的維吾爾家庭渴望與困在中國的孩子重聚。

孩子在哪裡?
對於居於海外的維吾爾族人而言,要取得家人的消息雖然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是非常困難。有些父母確實透過親友得到了一些資訊,像是暗號、相片影片等,這些消息主要是告訴這些父母,他們的孩子被帶去了政府經營的「育幼院」或寄宿學校。

義大利:只差一步就能團聚,踏上危險旅途的四名青少年
 


米熱班和阿布力克木的四名小孩從鄰近巴基斯坦邊界的喀什,一路跋涉5,000公里到達東岸的上海。© Amnesty International

米熱班.卡迪爾(Mihriban Kader)和丈夫阿布力克木.麥麥提依民(Ablikim Memtinin)原先住在中國喀什,但是因為不斷遭到警方騷擾,甚至被當地公安局要求交出護照,他們遂在2016年流亡到義大利。

他們的四個孩子原本由米熱班的父母幫忙照顧,結果在兩人離開後不久,警方也開始騷擾米熱班的父母。最後,孩子們的外婆被帶到一處營地,外公則被審訊數日,後來在醫院待了好幾個月。

這些孩子頓時無依無靠,米熱班向國際特赦組織透露:

在我爸媽發生這些事之後,其他親戚完全不敢幫忙照顧我們的孩子,他們害怕自己也被送到營裡。


©米熱班.和阿布力克木

不過在2019年11月,這家人有了團聚的希望,當時米熱班和阿布力克木取得了義大利政府的許可,他們被准許把孩子帶到義大利。但是在美夢成真之前,他們的四個孩子——分別為12歲、14歲、15歲、16歲——必須先在2020年6月申請義大利的簽證。也就是說,這幾個孩子得想辦法從鄰近巴基斯坦邊界的喀什,一路跋涉5,000公里到達東岸的上海,靠自己完成這趟艱辛危險的旅途。

孩子們在路上碰到許多艱鉅的危險和挑戰。依據中國的法規,孩童不得自行購買火車或飛機的票,也不行自己旅遊;除此之外,因著歧視性的政策和地方政府的法令,旅館大多會用沒有空房當作藉口,拒絕讓維吾爾族人入住。不過儘管面臨這些困境,四個孩子還是挺過一切抵達了上海。

當孩子們手上拿著有效護照,終於來到義大利駐中國的領事館門口,那個時刻彷彿父母就站在另一端等著他們,下一秒就可以擁抱彼此。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沒想到領事館卻將他們拒於門外,孩子們心中的激動瞬間變成滿滿恐懼。領事館人員告訴他們,家庭團聚簽證只能透過駐北京的義大利大使館發放;加上當時的時間為2020年6月,正值北京封城,根本沒有人可以出入北京。

孩子們只能心碎地在領事館外等候,希望有人能伸手幫助他們。然而事與願違,一名中國警衛上前威脅他們離開,若不離開就要叫公安來。

孩子們不願在絕望中放棄,於是向好幾家旅行社求助,希望能申請到義大利的簽證。但據父母所說,在6月24日,當四個孩子待在上海的旅館房間時,警方突然破門將他們迅速押走,帶回了喀什的育幼院和寄宿學校。他們與目的地是如此地靠近,如果當初他們能被允許進入領事館,也許現在就能與家人重聚,回憶這趟勇敢的旅程,而不是待在中國的育幼機構中,生命日漸凋零。現在米熱班和阿布力克木很害怕會永遠失去孩子。

2016年底時,中國當局開始透過系統性的手段沒收新疆人民的護照。由於當局下令人民把護照交給當地公安局,許多家庭趁還來得及時就決定先離開中國,把尚未擁有護照的孩子們留在家,打算過一陣子再回去接他們。可是這些父母到了國外之後,每當向中國的大使館或領事館詢問,卻得不到任何資訊,只被告知要回去新疆;但若真的回到新疆,他們很可能就會遭到恣意拘留和其他法外懲處手段。

土耳其:見不到女兒的1,594天,還在持續 
 

約麥爾.艾木都(Omer Faruh)在伊斯坦堡開了一間書店。回溯至2016年11月,歐馬當時人在沙烏地阿拉伯,有天晚上他接到電話,妻子麥爾艷木.艾木都(Meryem Faruh)告訴他公安局叫他們把護照交出去。約麥爾聽到後有些擔心,因此告訴妻子不要交出護照,並馬上為妻子和有護照的兩個大女兒買了機票,而另外兩名6歲與5歲的小女兒還沒辦法取得任何旅遊文件。約麥爾和麥爾艷木看著新疆大規模人口的護照被當局沒收,不得不忍痛把兩個小女兒留在新疆中部庫爾勒(Korla)的外公外婆家,交給麥爾艷木的父母照顧。

約麥爾很快就與自己的父母失去了聯繫。2017年10月,他透過朋友得知麥爾艷木的父母已被帶到拘留營中。

約麥爾聲音哽咽著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我是成千上萬被拆散家庭的維吾爾人之一…在過去的1,594天裡,我們沒有聽過女兒的聲音。我和妻子不想在兩個大女兒面前表現悲傷,所以只在夜深人靜時哭泣。」

「我願意為女兒做任何事。如果女兒能因此獲得自由,我願意為此犧牲生命。」

2020年6月,約麥爾一家(包含所有小孩)都取得了土耳其的公民身份。約麥爾為了把兩個小女兒帶離中國,一直以來努力尋求土耳其政府的幫助。雖然在2020年8月時,土耳其駐北京的大使館通知約麥爾已啟動相關程序,並在同年10月寄給中國政府相關的外交公文,但他們至今依舊無法把兩個女兒帶到土耳其。

我有話想對全世界說。請站在我們的角度,想想看我們經歷的這些事情,為我們發聲。

約麥爾說。

有些父母希望孩子小時候可以多和祖父母相處。其他要生孩子的人則選擇暫時離開中國,以免在嚴格的計畫生育政策下受到嚴厲處罰,這項政策剝奪人們(尤其是女性)做出生殖選擇的基本權利。

荷蘭:告訴我,我的兒子還活著而且平安健康 
 

2014年,熱孜萬古莉(Rizwangul)在杜拜從事業務,當時她的表哥木海買提(Muhammed)帶著她三歲的兒子前去探訪她半年。熱孜萬古莉原本打算把兒子帶到身邊,以後就和她住在一起,但是熱孜萬古莉的爸媽建議她先衝刺事業,讓兒子在中國待到學齡再過去和她生活。她同意了,想著那時候她在杜拜的生活會更安穩,也可以先為兒子的入學程序做準備。

熱孜萬古莉告訴國際特赦組織:「每次我放假回到新疆的家鄉,都會和兒子待整整一個月。那時候我真的好幸福。兒子來杜拜看我的時候,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熱孜萬古莉的表哥木海買提因為工作的緣故,後來也留在杜拜。在2017年3月,因為母親生病的緣故,他回到了新疆。兩個月後,熱孜萬古莉準備按計畫返鄉時,她的姊姊和朋友卻告訴她回去會有危險。

她當時還不知道情況會變得這麼可怕。

當熱孜萬古莉向姊姊問起木海買提的消息,她才得知木海買提回到新疆一週後,就去了「學校學習」,熱孜萬古莉知道這表示木海買提已經被送到「再教育營」。

9月,一直在照顧兒子的姊姊基於安全考量,告訴熱孜萬古莉不要再打電話給他們。此時熱孜萬古莉的世界變得更加灰暗。從那時候開始,熱孜萬古莉就無法聯絡在新疆的兒子、姊姊或任何朋友。

熱孜萬古莉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別人很難體會我的感受」,淚水滑落她的臉龐,「我想知道我的兒子還活著,而且平安無事,這是我走下去的唯一動力。」

她哽咽著說:「如果可以跟他說話,我想跟他說:『原諒我,因為我把你帶到這個世上,卻不能照顧你;我沒能盡到媽媽的責任。』」

想像你有好幾年都不能打給家人,你不知道你的孩子、父母、親戚是不是還活著。想想不僅是你,還有上百萬的維吾爾人與家人分離。我們從沒想過會發生這樣的事,但確實就是發生了。請幫幫我們。

究竟有多少孩子與在中國境外居住、或是被關進拘留營或監獄中的父母骨肉分離,目前難以估計。除了缺少可獲得的公開資料,進出新疆也有重重限制,因此目前仍難以確實記錄新疆的人權侵害規模。

加拿大:回去或是留下來?
 

來自中國喀什的迪麗努爾(Dilnur)目前與11歲的女兒居於加拿大並學習英語。2016年,當時住在中國的他們經常遭到當地公安嚴重騷擾、多次搜索他們的住處,還下令迪麗努爾不能戴頭巾,因此她帶著女兒前往土耳其。

當局拖了大約一年才發放護照給迪麗努爾的兩個女兒,她們分別為11歲和9歲。7歲兒子的護照申請則是被警方拒絕。迪麗努爾詢問了拒絕的原因,當地公安表示,他們知道如果發給她兒子護照的話,迪麗努爾就不會回去中國了。而小女兒雖然取得了護照,但因為過敏的症狀也無法出國,迪麗努爾只好把她跟兒子留給父母照顧。迪麗努爾離開中國幾個月後,她透過家人得知公安已經沒收了小女兒的護照。

時間來到2017年初,迪麗努爾面臨了人生中最艱困的難題。姊姊在電話中告訴她:「你得回來。」她們的父親原本幫忙照顧兩個孩子,卻每週都遭到長時間的審問。迪麗努爾問為什麼,她姊姊回答:「因為政府要你回國。我們全家的安全就靠妳了。如果妳不趕快回來,所有家人、甚至連其他親戚都會被懲罰和被抓到營裡。」

在聽到這些話的短短幾分鐘內,迪麗努爾的世界天崩地裂。她知道若回去中國,勢必會被迫和孩子分離,然後被帶去拘留營,但一想到全家人的安危都託付在她的去留上,迪麗努爾感到徹底的無助和痛苦。

迪麗努爾掙扎著該怎麼辦,超過一週的時間都徹夜難眠。後來她從一個親戚那邊收到父親的訊息,告訴她要先專注完成學業。不久後,父親又捎來另一條訊息:「迪麗努爾絕不能再回來。」

迪麗努爾相信父親知道一旦她回去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他決定保護迪麗努爾不受到任何潛在傷害。除此之外,迪麗努爾相信當局騷擾家人和親戚單純只因為他們是維吾爾人,她也知道就算回去,當局還是不會放過他們。

2017年4月起,迪麗努爾再也無法連絡到任何一個家人,她也不知道留在新疆的兩個孩子發生什麼事。她用盡了各種辦法但都徒勞無功。「我很努力想救我的孩子,卻我失敗了。我曾經有一整週每天晚上都做惡夢,夢到孩子們哭著要找我,然後老師告訴他們:『你們的媽媽離開你們了。』」迪麗努爾被這樣的思緒嚇壞了,漸漸地,她開始害怕睡著。

迪麗努爾計劃在獲得永久居留權後,向加拿大政府尋求協助,希望把孩子們帶回身邊。先前在土耳其生活的時候,她寫了好幾封信給土耳其外交部、內政部、甚至寫給總統尋求幫助,但是沒有收到任何回覆。在與國際特赦組織談話的過程中,迪麗努爾也呼籲全世界一起行動:「我完全不知道我的孩子和家人發生什麼事。怎麼會發生這種事?請盡力幫助我們度過難關。我希望每個人秉持人性,為我們發聲、和我們站在一起,不要讓這樣的悲劇繼續發生在孩子身上。」

海外維吾爾人常因為害怕在中國的親戚受到報復,往往不願公開談論維吾爾人面臨的人權侵害。儘管面臨這些阻礙,這六名父母仍決定公開分享他們的故事,希望能藉此盡快和孩子們團圓。

澳洲:「家裡有幹部」
 

在中國喀什出生和長大的馬木提(Mamutjan)目前居住於澳洲。2012年,馬木提在馬來西亞攻讀社會科學的博士學位,當時他的妻子木艾熱木(Muherrem)為了拿到護照已等了超過兩年,在終於取得之後,她帶著還是嬰兒的女兒前往丈夫身邊生活。

馬木提到現在還是很珍惜他們曾相處的時光:「當木艾熱木和女兒第一次來到吉隆坡的時候,我們都很興奮…那是我人生中最快樂也最難忘的時光。」

這樣美好的時光維持了將近三年,直到2015年底,木艾熱木因護照遺失重新再申請一次,但是中國駐吉隆坡大使館卻拒絕發放。木艾熱木因此被迫和當時5歲的女兒和6個月大的兒子返回中國,申請更換護照。他們當時只覺得這是例行公事,完全不知道中國即將針對維吾爾人發動大規模鎮壓,也沒想到長達數年的痛苦分離即將開始。

木艾熱木和兩個孩子最後被困在喀什。馬木提原先還可以定期與妻小聯絡,但在2017年4月,木艾熱木被送去了拘留營。她被帶走之後,孩子們被留給祖父母照顧,但過沒多久,馬木提的父母叫他不要再連絡他們,許多親友也在通訊軟體上解除和馬木提的好友關係。

長達兩年的時間,馬木提不知道妻子的下落,也無法聯絡到父母和姻親。2019年5月,馬木提在親戚的社群帳戶上看到兒子的影片,兒子在影片中興奮地喊:「我媽媽已經畢業了!」他看到影片後,終於安心了一些,他相信這表示妻子已經從營中被放出來了。

2019年8月,馬木提決定冒險打給父母看看,他想著那支影片或許表示他們一家的悲慘處境說不定已稍有改善。

當他的母親接起電話時,馬木提激動不已,他說道:「我只想說開齋節愉快(Eid Mubarak),很久沒跟你說到話了。」

他的母親卻聲音顫抖地說:「家裡有幹部」,接著就掛掉電話了。

馬木提在那之後不斷地撥電話,但通話永遠忙線中。馬木提相信他的父母為了不讓他再打過去,所以故意切斷電話,因為他們害怕如果和海外人士聯繫,可能會被拘留或受到其他懲罰,所以避免再和他有任何來往。

過去一年來,馬木提陸續從朋友收到由暗語寫成的零碎訊息,暗示木艾熱木仍被拘留著。有名朋友告訴他,他的妻子「五歲」,馬木提相信這應該是暗示妻子被判處五年刑期;另一名朋友則說木艾熱木被送去了「醫院」,這可能是維吾爾人使用的暗語所指的拘留營或監獄。

馬木提的好友探訪了他的家鄉,試圖獲得更多關於他家人的資訊。雖然馬木提無法聯絡到任何家人和親戚,但根據好友傳來的兩支影片,他相信兒子可能和岳母住在一起,女兒則是跟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馬木提說道:「我們不該承受如此巨大的痛苦。這就像只因我們是維吾爾人,或與中國多數人不同,就失去了四、五年的人生。」

馬木提呼籲中國政府結束針對新疆的高壓政策:「如果中國當局還保有任何人性的話,就應該停止這樣對待人民,讓人民能回到家人身邊。我們完全沒有犯任何罪,我希望他們可以意識到這種對待人民的蠻橫行為有多殘忍…這種令人折磨痛苦的不公不義,沒有文字可以具體形容。」馬木提目前居於澳洲,他已向澳洲的內政部求助,但他們表示因為馬木提不是永久居民,所以無法幫助他。

土耳其:一連串的可怕消息
 

2017年3月,買日帕提.買提尼亞孜(Meripet Metniyaz)與丈夫托里洪(Turghun Memet)從新疆前往土耳其伊斯坦堡,照顧買日帕提生病的父親。買日帕提原先在新疆西南部城市和田(Hotan)擔任超音波醫生,托里洪則是在新疆投資房地產與寶石的商人。他們當時用效期一個月的簽證出境,想著很快就會回中國。而他們不在中國的時候,由托里洪在烏魯木齊的母親照顧他們6歲、8歲、9歲和11歲的四個孩子。

夫妻在土耳其照顧買日帕提父親的期間,家人開始傳來令人擔憂的訊息,提到曾去過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後來遭到拘留,還被送去拘留營。夫妻兩人決定延後回國。

買日帕提解釋道:「我們當時覺得先耐心等候幾個月,等烏魯木齊的情況好轉再回去。結果在我們等待的同時,情況卻變得更糟。不僅是出國的人,就連祈禱、蓄鬍的人都被逮捕了,我們聽到很多關於家鄉監獄的事情,非常害怕回去。」

接著托里洪在2017年底發現,母親與孩子們被迫離開烏魯木齊,橫跨1,500公里搬遷到和田,也就是母親正式的戶口登記所在地。不幸的消息接踵而來,托里洪從姊姊阿米娜(Amina)那裡得知,母親回到和田沒多久,就被送去拘留營。而孩子們回到和田後不到五天,就被帶去了等同是育幼院的「愛心幼兒園」。

買日帕提難以接受這個消息,她說:「在我失去孩子們(的聯繫)後,我的精神狀況大受打擊。」她常常在夜裡從惡夢中哭著醒來。「有句俗語說『孩子是心臟,孩子是生命』,我覺得我就像失去了心和生命。」她流淚著說:「孩子是我生命的意義,我一直惦記著他們是否平安、健康、還有他們的遭遇。」

在後續幾個月內,托里洪的姊姊持續以暗號傳來零碎訊息,通知他有關孩子們的消息。阿米娜一開始還可以每週探訪孩子們,但是幾週後,她就不再被允許探望孩子們。2018年6月,托里洪突然無法聯絡到阿米娜。

過了幾個月,他的小姑告訴他阿米娜遭到警方拘留,在審問期間遭到殺害。托里洪和買日帕提感到無比震驚與極度悲傷。不久之後,他們發現小姑在2018年底也被帶去拘留營。已經沒有人可以幫忙他們探聽孩子的消息。

買日帕提和托里洪寫了很多封信給土耳其外交部、土耳其總統顧問和中國駐伊斯坦堡的大使館,但是沒有得到任何回覆。

我唯一的願望是,所有失去孩子、父母、親戚和摯愛的無辜者,都可以和他們重聚一起生活。

買日帕提說道。

訴求與建議

中國早應結束在新疆持續進行的嚴重人權侵害和高壓政策,尊重該國背負的人權義務,包含國際法所規定的兒童權利。中國在1992年正式批准了《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CRC),根據該公約第9條與第10條,中國必須確保兒童不在違背自己意願的情況下與父母分離,且應以兒童最佳利益為優先考量(第3條)。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UN Committee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已證實,若家庭在原籍國無法團聚,無論原因為何,居住國與原籍國雙方都應適當考量兒童及父母的人權,包含離開個人國家的權利,基此盡最大努力協助家庭在另外的地點團聚。

兒童若與父母分離,仍具有與父母保持個人關係及定期直接聯繫的權利。若兒童由國家監護,例如交由育幼院或寄宿學校照護,則必須提供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員有關兒童的消息。

基於表達自由、隱私、家庭生活等權利,包含兒童在內的所有人都必須能定期聯繫國外的家人,也有權尋求、接收及傳遞訊息,不受國界限制。

2016年10月,有多起報導提及新疆當局沒收維吾爾人的護照,藉此進一步限縮他們的行動自由。而行動自由權,包含離開自己的國家、取得必要旅遊文件的權利在內,都不得被恣意限制,唯一例外的情形為具有明確法律依據、必要且符合比例原則以達到某合法目的、標準與其他人權一致,例如免受歧視的權利。

國際特赦組織訪談的父母表示,中國的領事館拒絕他們申請換發護照,告訴他們要回到中國才能申請。國家以不必要的法律規範或行政措施拒絕發放護照或延長有效期間,很可能構成對個人行動自由權的侵害。

中國政府必須履行其所肩負的義務,以正面、人道、迅速的方式來處理這些兒童或父母的申請,尤其是涉及家庭團聚的申請,讓他們能自由出入中國。此外,中國政府必須確保父母或兒童申請和家人團聚時,不會遭受任何負面後果。強制家人分離的政策,尤其是維吾爾兒童被強制安置在育幼機構的政策,已侵犯了兒童的權利,包含兒童不因父母信仰或行為而受歧視或懲罰的權利。

在家庭團聚之前,中國必須尊重維吾爾家庭的權利,讓他們能定期、直接地聯繫彼此。根據國際特赦組織記錄的案件,與海外親戚聯繫被認為是人們遭恣意拘留於新疆拘留營的主要原因之一。

除此之外,中國政府必須盡快透露海外維吾爾人的孩子及親人的下落,包含仍被關押在拘留營、監獄、或其他國家機構裡的人。拒絕提供這些資訊,可能構成恣意干預兒童在家庭生活所具有的權利(《兒童權利公約》第16條)。

 
建議 

 

致中國政府:

  • 如果孩童選擇出國,確保其獲准離開中國,能夠盡早和父母、居於國外的兄弟姊妹團聚。
  • 終止所有不合理限制維吾爾族與其他穆斯林族群權利的措施,使其能自由出入中國。
  • 讓聯合國人權專家、獨立研究員及記者全面和不受限制地進入新疆,針對該區的情況進行獨立調查。
  • 關閉政治「再教育營」,並立即無條件、毫不偏頗地釋放被拘留人士。
  • 確保中國外交人員、領事機構、其他國家官員與機關維護所有中國公民的合法權益,尤其應適當協助人們尋找在中國的家人。
  • 確保來自新疆的所有人都能不受任何干預、定期與家人及其他人通訊,包含聯繫那些住在他國的人;若欲有所限制,則必須具有符合國際人權法的特定正當理由。
  • 根據《兒童權利公約》和其他人權義務,停止強迫維吾爾孩童與父母或監護人分離,除非主管機關依據所適用之法律及程序,經有效司法審查後,判定兒童與其父母分離係屬維護兒童最佳利益所必要之最後手段。
  • 當務之急是立即釋放所有未經父母或監護人同意而被關在國營機構的兒童。

致第二國政府:

  • 確保所有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及其他人可以盡速取得公正且有效的庇護程序、法律諮詢,對於回國後可能面臨的人權侵害或其他虐待行為進行徹底的評估,並讓他們有能力挑戰任何遣返令;
  • 無論移民身分為何,盡最大努力確保所有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及住在該國的其他中國少數民族,都能得到領事和其他適當協助,以查明其孩子們的下落並能保持聯繫,並留意這些民族目前所處的特殊情況;
  • 透過正面、人道、迅速的方式處理孩童或其父母以家庭團聚為由的入境申請,適當考量適用的人權義務,尤其應遵守《兒童權利公約》,做出關於家庭團聚的決定。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