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寫信馬拉松】我們必須一同捍衛地球上的生命

文/ 哈妮.席爾瓦
 
我是哈妮.席爾瓦,來自哥倫比亞,我是個「campesina」,也可以稱作小農。我今年57歲,在普圖馬約省南部的亞馬遜珍珠農民保留區工作。我從小就堅持自己的信念,捍衛自己的信仰,這也是為什麼我堅持捍衛亞馬遜的環境保育和生物多樣性。
 
如今我因為捍衛家園、生活環境和生存方式而面臨死亡威脅,在我們居住領域內的武裝團體企圖掌控我們的作物、土地和整個社區。
 
我們還面臨石油公司漏油事件,這個問題不僅嚴重影響整片土地,也破壞了敏感脆弱的生態廊道,讓亞馬遜物種失去保護,而整個農民社區的生活方式也被迫劇烈改變。
 
儘管我們面臨種種困難和障礙,我們依然相信必須起身對抗。生而為人,人們必須瞭解,我們是生命、是水,保護亞馬遜區域就是保護現在和未來的世世代代。
 
我們這些農民就是亞馬遜,這塊土地是我們僅有的一切,代表著我們的身份與生命,在這塊地上生活、養育下一代,看著子孫長大。為了留在這片土地,我們努力奮鬥、捍衛生命、捍衛生態系統、捍衛歷史、捍衛整個農民文化。
 
我們肩負重任,因為每個人呼吸的氧氣都來自於這座森林和這片濕地。當我們的土地面臨威脅,不僅我們的社區,連全世界、水資源、草木和各個物種也都面臨絕種的風險。所以我們不能只顧自己的國家,更要想到他人,以及那些需要我們的人。每一個生態系統都很重要,因為所有的生態系統結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保護網,才能保護地球上的每個生命。
 
我們住在相同的家園,享有共同資源和環境,因此我認為人人都該是土地捍衛者。我們必須提高大眾對這個議題的意識,必須讓眾人瞭解亞馬遜的資源對所有人的生命都很重要,不能讓它被汙染或破壞。這也是為什麼捍衛者不該只是一個團體,全球都該加入,因為我們必須一同捍衛全球的生命。
 
 
捍衛環境的最大阻礙就是人們的貪婪和冷漠。我們不能一心想著摧毀所有東西,或是只在土地上種滿棕梠樹或穀物。我們的土地是多元化的,不該被單一作物覆蓋;我們希望土地保有原初的作物和自然生態多樣性。身為農民,我們必須保留我們的生活方式,修復森林、尊重自然循環和保護水資源。
 
我們每天都想著怎麼改善社區情況;挑燈夜戰,希望找出對人人最好的辦法,找出最佳方式對抗衝擊我們的經濟利益,包含對抗政府支持的商業利益行為。政府棄我們於不顧,將我們的土地拱手相讓,讓企業剝削殆盡。但是,自然環境受到的傷害無法用金錢和工作機會彌補,唯有尊重大自然才能改正犯下的錯誤。只要我們起身對抗,我知道改變能夠發生。
 
在哥倫比亞,人人都說有錢就是贏家、有權就是贏家,但我絕不輕易放棄。我們或許勢單力薄,卻也達到重大成就,例如成功讓石油公司延後3年才開始營運。但我們的社區如今已無淨水可用,我們必須倚賴下雨集水,因為過去供我們捕魚和全年用水的河川和溪流,現今已被石油公司的廢料汙染。我們以往用這些水源洗澡,但現在皮膚碰到水就會起水泡。我們失去了乾淨的飲用水,饑渴已成為許多家庭的問題。
 
此外,我再度受到死亡威脅。我聽到新的暗殺計畫,想我讓我噤聲。他們想粉碎我的心靈,奪走我內心的平靜,但最難的從來就不是面對威脅,而是放棄我所愛的事物。身為農民,我熱愛土地,我愛我養的雞、我住的家;我愛打赤腳,也愛鄉村和河川風光。我一天中最享受的時刻就是一早起床和家人喝杯咖啡,看著太陽升起,但現在面對這些威脅,我再也無法享受我熱愛的事。我被迫搬離,如今我再也不能住在自己的農場,也不太能離開現在待的地方。
 
充滿焦慮地活在恐懼中不能算活著,活在壓迫中也不能算活著,我們必須讓我們的聲音被聽見,尋找願意保護捍衛者的人。
 
於此同時我也會繼續捍衛家園和家人、捍衛我七個美好的子孫和他們的未來、捍衛我的人生。
 
哈妮.席爾瓦2020年寫信馬拉松的個案之一。寫信馬拉松是國際特赦組織每年舉辦的全球寫信倡議活動,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的人權活動。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