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寫信馬拉松

2020 寫信馬拉松

多年前國際特赦組織波蘭分會發起了一個瘋狂而浪漫的行動:24小時不間斷的寫信聲援人權受侵害的人們,如今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人權行動盛會!國際特赦組織的「寫信馬拉松」活動每年大約於國際人權日12月10日開始進行(紀念《世界人權宣言》於1948年通過),目標是幫助受苦受難、面臨人權侵害的人們或社群,並為他們帶來改變。寫信馬拉松包含許多行動:國際特赦組織將個案告知能夠改善情況的決策者;組織示威和大眾行動以提高個案能見度;透過媒體和網路曝光吸引國際注意。 寫信馬拉松主要活動為召集全球數百萬人書寫信件,這項國際行動往往讓官員被信件轟炸。受酷刑者、良心犯、死囚或其他人權受侵害者,也能獲得世界各地的成千上萬人支持。人權受到侵害的人們知道自己的案件受到大眾關注,他們知道自己沒有被世界遺忘。
Photo: © Amnesty International
©Amnesty International
【我們邀請你一同加入寫信/連署行動】 單薄的一封信、一筆簽名或許會被掃到角落,被忽視,但是成千上萬信件所帶來的影響卻不容小覷!

 

 ————想加入2020寫信馬拉松,我們可以這麼做 ———— 
●線上連署,立刻行動 http://marathon.amnesty.tw/
 
●自己揪團寫信,馬上報名【個人寫信派對】 
 
●教育工作者,歡迎加入【寫信馬拉松教師計畫報名】
 
●來寫信吧!官方寫信活動【台北場】 【台中場】 【台南場】 【花蓮場】
 
 
 —————瞭解所有馬拉松個案————— 
【哥倫比亞】哈妮.席爾瓦 JANI SILVA 
哈妮.席爾瓦(Jani Silva)出生於哥倫比亞的亞馬遜地區中心,一生致力於捍衛從小生長的叢林和土地,而這塊區域對當地的每個居民來說,都是生命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從16歲開始,哈妮就和普圖馬約省(Putumayo)的農民站在同一陣線,一起捍衛這片位於哥倫比亞南部、富有獨特生物多樣性的土地。然而,2006年,哥倫比亞石油公司(Ecopetrol)取得開發執照,得以進入保留區內的部份地帶開採石油,這也讓哈妮因此槓上了這間公司… 
我們要求哥倫比亞總統伊萬.杜克先生 President of the Republic of Colombia, Mr Iván Duque 
請他保護哈妮及所有「亞馬遜珍珠整體永續發展協會」的成員,讓他們能安全地捍衛人類所仰賴的自然資源,不遭受危險與威脅。
【蒲隆地】傑曼.盧哥其 GERMAIN RUKUKI
2017年7月的某個早晨,正當傑曼和妻子艾美林.穆法索尼(Emelyne Mupfasoni)熟睡之時,家門口傳來沉重的腳步聲,有人大力敲門,兩人因此驚醒。門口出現數十名維安警力人員,紛紛湧進傑曼的家中。那時艾美林已懷了第三胎,再過幾個禮拜這個孩子就將來到世上。由於傑曼和艾美林皆在非政府組織工作,警方因此找上他們,來到家中訊問兩人。就在這一天,警方逮捕了傑曼,不久後便將他押進蒲隆地北邊的恩戈齊(Ngozi)監獄,自此之後,傑曼就再也沒有被放出來。
我們要求蒲隆地總統 President of Burundi
立即無條件釋放傑曼。
【南非】波比.古瓦貝&邦潔卡.馮古拉 POPI QWABE & BONGEKA PHUNGULA
2017年5月的某個週五晚上,波比.古瓦貝(Popi Qwabe)和邦潔卡.馮古拉(Bongeka Phungula)相約出門,就像20多歲的年輕人一樣,這一晚她們想好好放鬆玩樂。兩人都在夸祖魯–納塔爾省(KwaZulu Natal)的德爾班(Durban)研讀戲劇,後來結識成為好友。她們都是非常有才華的青年,夢想有天能成為演員發光發熱。那個夜晚,她們攔下了一台計程車。搭上車後,卻再也沒有回來過。
呼籲南非警察部長 Minister of Police 
要求警方針對波比和邦潔卡的案件進行完整、徹底、公正的調查。
【緬甸】班斐敏 PAING PHYO MIN
班斐敏(Paing Phyo Min,又稱De Yay)喜愛唱歌、彈吉他,也很喜歡偶像泰勒絲(Taylor Swift)。正值22歲的班斐敏除了是學生領袖,也是孔雀世代(Peacock Generation)的一員;孔雀世代是結合詩作和舞蹈表演的劇團,主要表演名為「妲恰」(Thangyat)的傳統說唱藝術。2019年4至5月間,班斐敏和其他孔雀世代的團員因表演妲恰時扮演軍人而遭到逮捕。他們的表演諷刺軍方,指軍方承受不了批評、貪戀權力,並指高階將軍家財萬貫,但國庫都快被掏空。班斐敏遭定罪並被判刑6年…
呼籲緬甸國務資政 H.E. Aung San Suu Kyi, Myanmar’s State Counsellor
要求她立即釋放班斐敏及其他孔雀世代團員。
【智利】古斯塔沃.加蒂卡 GUSTAVO GATICA
智利先前因物價上漲與社會不平等,國內各地爆發示威,當時心理系的學生古斯塔沃.加蒂卡就像成千上萬人一樣,當時也走上街頭。這起示威延續數週,世界逐漸注意到這件事。2019年11月某次示威,警方在槍枝裝填了橡膠散彈,並朝示威群眾開槍。就如同其他場示威一樣,幾乎每天都有數百人受傷、數十人眼部遭到攻擊。但是高層並沒有下令警方停止這樣的作為。相反地,他們繼續縱容這樣的暴力行為。古斯塔沃就是當時的示威者之一。他的雙眼皆遭子彈射擊而永久失明,新聞登上全球各大媒體版面。
要求智利國家檢察官 Jorge Abbott Charme, National Prosecutor
調查和古斯塔沃案件有關的高層指揮官,他們有責任防止警方出現濫用危險槍彈的行為,卻沒有做到這點。
【沙烏地阿拉伯】納斯瑪.薩達 NASSIMA AL-SADA
納斯瑪一生中的大部分時間都在沙烏地阿拉伯為女性爭取自由;為了讓他人擁有自由,她失去了自己的自由。她曾是提倡女性駕駛權和強調女性有權自行處理日常生活而不用男性「監護人」同意的著名社運人士之一。雖然近期這些法律已有所放寬,但為了終止監護人制度而奮鬥的女性仍然被關在牢裡。納斯瑪因從事和平的人權工作而在2018年7月被捕,並在獄中遭受不人道待遇。2019年2月至2020年2月期間,她受到單獨監禁,完全與他人隔離。她被允許每週打一通電話給家人,但家人不能探望她,甚至連律師都不能見她。
要求沙烏地阿拉伯國王 King Salman bin Abdul Aziz Al Saud, King of Saudi Arabia
要求他立即無條件釋放納斯瑪與其他女權運動者。
【阿爾及利亞】卡利.德拉倫尼 KHALED DRARENI
記者卡利.德拉倫尼(Khaled Drareni)與許多阿爾及利亞人一樣,夢想著自由與平等。因此,人們在2019年2月走上街頭要求自由與平等時,卡利也加入了他們。他確保世界知道阿爾及利亞內部正在發生的事情。他透過新聞重點報導名為「人民運動」(Hirak)的示威運動,該運動擁護自由並提倡對權利和自由的尊重。在「人民運動」剛出現時,卡利是最早開始報導每週示威活動的獨立記者之一,這些新聞報導確保抗爭中的警察暴力事件被記錄下來;視卡利為眼中釘的阿爾及利亞政府因此多次將他逮捕。3月27日,卡利在報導示威遊行的過程中被捕。儘管他只是在做記者的工作,卻被控煽動非武裝集會。如果被判有罪,他將面臨最高10年刑期。
要求阿爾及利亞總統 Abdelmadjid Tebboune, President of Algeria
要求他立即無條件釋放卡利.德拉倫尼,並撤銷對他的一切指控。
【馬爾他】El Hiblu 三人組 EL HIBLU 3
在被稱為「El Hiblu 三人組」(El Hiblu 3)之前,這三名青年是足球和籃球的愛好者。當時他們分別是15歲、16歲和19歲,希冀更安全、更好的生活。這讓他們三個從幾內亞和象牙海岸來到了利比亞。他們急於逃離利比亞專門關押、以暴力、酷刑對待難民移民的牢房,與其他一百多人一起登上橡膠艇,前往歐洲。這艘橡膠艇很快就在海上陷入困境,爾後被油輪「El Hiblu號」所救援。儘管El Hiblu號的船員曾承諾這群獲救者不會把他們送回利比亞,卻仍試圖遣返他們,且這樣的遣返行為已經違法。船上因此爆發示威。這三名青年為雙方翻譯,捍衛獲救者的權利,讓他們不用被送回利比亞面臨酷刑。船員接著把船開往歐洲。然而,當El Hiblu號開進馬爾他海域時,馬爾他當局卻衝上這艘船,聲稱這三名青年以武力劫持該船⋯
要求馬爾他總檢察長 Malta’s Attorney General
要求他撤銷對 El Hiblu 三人組的所有指控,並結束這起案件。
【土耳其】中東科技大學驕傲捍衛者 METU PRIDE DEFENDERS
從入學第一天起,生物學系學生梅莉凱.巴爾甘(Melike Balkan)和歐茲古爾.古爾(Özgür Gür)就致力於捍衛LGBTI+權利。作為土耳其安卡拉中東科技大學(METU)LGBTI +團結小組的主要成員,他們兩人舉辦了許多遊行、會議和其他活動。小組自2011年起每年都會舉辦一次驕傲(Pride)校園遊行。然而在2019年,校方卻告訴學生,必須停辦原定於5月10日舉辦的校園驕傲遊行。LGBTI +團結小組並沒有放棄,改而舉辦驕傲靜坐活動。校方叫來警察作為回應,警察對和平示威者使用催淚瓦斯等過度武力,並逮捕了包括梅莉凱和歐茲古爾在內至少23人,包括22名學生以及一名學者。某些被拘留者甚至沒有參加示威活動。現在那位學者及18名學生正在接受審判⋯
要求土耳其司法部長 Mr Abdülhamit Gül, Turkey’s Minister of Justice
學生和學者當時是在行使其和平集會的權利,因此對他們的一切指控均應撤銷。
【巴基斯坦】伊德里斯.哈塔克 IDRIS KHATTAK
伊德里斯是巴基斯坦強迫失蹤問題的專家。他多年來為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記錄這種國際法罪行。但是,伊德里斯也被消失了。2019年11月13日,伊德里斯正從首都伊斯蘭瑪巴德回家,他租的車忽然被攔截。此後再也沒有人見到他。在巴基斯坦,政府利用強迫失蹤來讓伊德里斯這樣的人權捍衛者和其他批評者噤聲。6月時,巴基斯坦政府承認他們關押了伊德里斯,並將根據《官方機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起訴他。政府仍然沒有透露伊德里斯被關在哪裡。伊德里斯的家人擔心他可能會受到間諜罪的指控。如果被判有罪,他可能會被判入獄14年甚至被處以死刑。
要求巴基斯坦總理 Prime Minister Imran Khan
要求他釋放伊德里斯,或者若有可信且可被採納的證據指出他犯下國際公認的罪行,應將他繩之以法,讓他在法庭上接受公正審判。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