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新證據:維安部隊於11月的示威殺害至少23名兒童

 
國際特赦組織調查發現的新證據顯示,2019年11月伊朗的全國示威中,維安部隊至少殺害了23名兒童。
 
根據調查結果,其中至少22名是被伊朗維安部隊射殺,他們非法地向手無寸鐵的示威者和旁觀者發射真槍實彈。
 
被殺害的兒童中22名為男童,年齡在12到17歲之間,還有一名據稱約8至12歲的女童。國際特赦組織的新報告(英文版)《他們殺了我們的孩子:2019年11月伊朗示威中被殺的未成年人》(They shot our children’ - Killings of minors in Iran’s November 2019 protests)描述了他們被殺害的細節。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與北非研究暨遊說主任Philip Luther表示:「伊朗維安部隊去年非法使用致命武力鎮壓全國示威,駭人程度在這幾個月逐漸浮上檯面,但受害的兒童如此之多,還是非常令人震驚。」
 
「對於這些被殺害的兒童,一定要有獨立公正的調查;有命令和執行嫌疑的人也一定要透過公平審判起訴。」
國際特赦組織蒐集了影片、照片證據、死亡、下葬證明、目擊者和受害者親友的證詞以及人權運動者和記者的資訊。
 
國際特赦組織透過死亡或下葬證明中的傷勢描述、可靠來源提供的消息,發現其中十個案件的死因是頭部、胸部或腹部的槍傷,這表示維安部隊的確有射殺兒童。
 
其中兩個案件中,下葬證明詳細描述了兒童身體受到的嚴重傷害。其中一名死者出血、腦部和頭骨碎裂;另一名的死因則是大面積內出血、心臟和肺部穿孔。
 
一名死者的報告中,有兩個互相衝突的死因,一是遭維安部隊毆打造成的頭部重傷,另一則為臉部被金屬子彈近距離射擊所造成的傷害。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到的23名死者中,10名死於11月16日,10名死於11月17日,其餘3名則死於11月18日;而示威是在11月15日開始的。
 
依據紀錄,這23名兒童死亡的地點分布在7個省(伊斯法罕、法爾斯、克尔曼沙赫、霍拉姆沙赫爾、胡哲斯坦、庫德斯坦和德黑蘭)的13個城市,反映了血腥鎮壓的巨大規模。
「這些兒童絕大部分都只在兩天之內死亡(11月16至17日),證明伊朗維安部隊不計任何代價,用殺戮來壓制異議。」Philip Luther說。
「既然伊朗當局拒絕進行獨立、公正、有效的調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成員國必須授權,對伊朗11月示威中的示威者和旁觀者(包括這些兒童)的死亡進行調查。」
 
2月25日,國際特赦組織去信伊朗內政部長Abdolreza Rahmani Fazli,提供他死亡的23名兒童的姓名、年齡和死亡地,並詢問當局對這些死亡的說明。直至3月3日為止,我們還沒有收到任何回覆。
 
 
國家掩蓋真相、騷擾被害者家屬
 
死亡兒童的家屬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們受到騷擾和恐嚇,包括來自情報和安全機關的監控和訊問。至少一個家庭收到死亡威脅,暗示要對家中還活著的孩子下手,也有人警告他們如果對外張揚的話,會有「糟糕的事」發生在他們身上。
 
這對應到一個更廣泛的問題:示威中被殺害者的家屬被國家恐嚇,要求他們不要公開討論死者的事。多數人表示他們被迫簽署文件,保證不會告訴媒體;他們紀念死者的方式也受到限制,若不遵守就不能領回遺體。許多案件中,安全和情報機關監控家屬,還出席他們的葬禮和紀念儀式,確保他們有遵守限制。
 
被害兒童的家屬也表示,他們被迫在安全和情報機關的陪同下迅速下葬,避免他們進行獨立驗屍。這些行為看起來都像是在掩蓋罪證。
 
總體來說,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顯示,示威中死亡的死者都無法接受國家鑑識機構的驗屍,家屬也無法得知死亡發生的詳細情形,例如殺死他們的彈藥和武器等。
 
在一些案件中,官員沒有通知家屬就直接清洗和整理遺體,直到下葬前幾分鐘才把包裹在裹屍布裡的遺體交給家屬。國際特赦組織也得知,在這些案件中,安全和情報官員通常阻止家屬打開裹屍布查看遺體。因此,有些家屬表示他們沒辦法看到傷勢究竟有多嚴重。
 
其他案件中,伊朗當局拒絕把手機等死者遺物交給家屬,讓人懷疑當局擔心其中有國家違法的證據。
 
「失去心愛的孩子對家屬來說已經夠殘忍了,他們還受到無情的騷擾和恐嚇,不能向外發聲。」Philip Luther說。
 
「當局似乎也用盡一切方法不讓家屬知道死亡的全部真相,或不計代價的掌控足以追究責任的證據。這完全符合國家掩蓋真相的特徵。」
 
 
 瞭解更多|事件背景 
 
2019年11月15日,伊朗政府突然宣布油價大幅上漲後,隨即爆發示威。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收集的可信報告,11月15日至18日,當局使用致命武力鎮壓,造成至少304人死亡,數千人受傷。在示威發生的當下及其後,伊朗當局恣意拘留數千人,讓他們可能遭受強迫失蹤、酷刑和其他不人道待遇。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