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上千人遭恣意拘留 面臨酷刑風險

  • 上千名被捕人士中包含年僅15歲之孩童
  • 被拘留者遭到強迫失蹤且面臨酷刑待遇
  • 據可信資料指出,超過304人於示威中遭到殺害
國際特赦組織於12月16日表示,11月15日伊朗爆發全國示威,當局隨後便惡劣地發起鎮壓行動,逮捕數千名示威者、記者、人權捍衛者以及學生,讓他們無法對政府殘忍的壓迫行為發聲。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伊朗國內數十位民眾,他們描述示威時與示威後近數日、甚至數週的時間,伊朗當局如何對被拘留者進行禁止通訊拘留、強迫失蹤、行使酷刑及不人道待遇。
 
根據可信報告顯示,11月15日到18日間,當局以致命武力掃蕩示威,造成超過304人死亡及數千人受傷。資料由國際特赦組織彙編而成;伊朗當局拒絕給出傷亡的確切人數。
「目擊者所指出的種種駭人證據都顯示,伊朗當局幾乎就在屠殺完上百名示威參與者後便規劃了大規模的鎮壓行動,意圖散佈恐懼,讓人民不敢發聲。」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及北非地區研究主任Philip Luther表示。
 
某個經過國際特赦組織數位驗證組織(Digital Verification Corps)驗證過的影片,顯示伊朗維安部隊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開火,而該名示威者當時並未形成任何即時的威脅,影片內容亦經目擊者證實。絕大多數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下的死亡案例,原因都是頭部、心臟、頸部或其他重要器官中彈,這表示維安部隊開火意圖明確——殺害示威者。
 
聯合國發布聲明表示他們的資料顯示死者中超過12位是兒童。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結果,15歲的Mohammad Dastankhah,在法爾斯省希拉茲市(Shiraz, Fars province)心臟中彈,當時他正從學校返家而經過示威現場;另一名為17歲的Alireza Nouri,在德黑蘭省沙赫里亞爾市(Shahriar, Tehran province)遭到殺害。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及北非地區研究主任Philip Luther表示:「比起繼續殘暴鎮壓,伊朗當局應立刻無條件釋放所有被恣意拘留的人士。」
 
「國際社會必須立刻採取行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應針對伊朗的情況舉辦特別會議,授權調查當局非法殺害示威者、大量逮捕、強迫失蹤及實施酷刑的行為,並確保伊朗當局負起責任。」
 
 
大量逮捕
2019年11月17日為示威第三天,據國內媒體報導,超過1000名示威者遭到逮捕。11月26日,伊朗負責國家安全及對外政策的國會委員會(parliamentary committee)委員Hossein Naghavi Hosseini表示已有7,000人被捕,但當局目前仍未提供官方數據。
 
某些獨立資料來源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維安部隊目前仍四處突襲民眾的住所和工作場所,並將他們逮捕。
 
某些監獄除了拘留成人外,也將15歲的孩童一同監禁,包含德黑蘭省因酷刑及不人道待遇而惡名昭彰的Fashafouyeh監獄;其他拘留地點還包含軍營及學校等等。
 
有數名政府官員稱示威者為「惡棍」和「叛亂份子」,並認為他們與外國勢力有關。國內媒體甚至要求以死刑處置示威領導人。
 
除示威者外,被恣意逮捕的還有記者、學生及人權捍衛者,包含少數族群及勞工權益倡議者以及少數民族團體。
 
11月23日,記者Mohammad Massa’ed在推特發布一則推文後隨即被捕,推文內容提及當局於11月16日至24日間,幾乎將全國的網路封鎖。他在被捕數日後獲准保釋。
 
11月18日,多位學生於德黑蘭大學的示威中被捕,其中一位為社運人士Soha Mortezaei,她被捕後完全沒有管道能聯絡律師或家屬。設於該大學的維安單位曾威脅要對她施以電擊酷刑、將她關到精神病院裡。
 
被逮捕的少數族群權利捍衛者有Akbar Mohajeri、Ayoub Shiri、Davoud Shiri、Babak Hosseini Moghadam、Mohammad Mahmoudi、Shahin Barzegar,以及Yashar Piri,他們都在辦公處所被捕,地點位於東亞塞拜然省大不利茲市(Tabriz, East Azerbaijan province)。
 
目前已經傳出有些監獄和拘留中心監禁人數過多的情況。11月25日,德黑蘭省雷伊市(Rey)市議會的議長向記者表達擔憂,稱Fashafouyeh監獄已人滿為患,並再無空間、設施來容納更多被捕人士。
 
已有超過2位示威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因為擔心生命危險只能躲藏度日,而有許多人也面臨相同情況。
 
其中一人表示:「自從示威時被維安部隊拍到後,我就一直躲躲藏藏。他們在我逃走前用警棍將我毒打一頓,所以我現在帶著我很嚴重的腿傷躲了起來。他們曾到我的住所拘捕我,現在的我根本與坐牢無異。」
 
儘管有些被捕人士已經獲釋,仍有許多人被禁止通訊拘留,無法與律師或家屬聯繫。有幾位家屬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非常擔心被拘留但需要醫療照護的家人,因為當局有多次拒絕讓被拘留者接受醫療照護的駭人紀錄。
 
 
酷刑及不人道待遇
根據目擊者證詞及影片證據顯示,有些被拘留者受到酷刑及不人道待遇,包含毆打、鞭打等。其中一人提到,自己的家庭成員保釋後,帶著滿頭滿臉的瘀青及割傷現身,更因那次經驗帶來嚴重的心理創傷而拒絕步出家門。
 
某部經過數位驗證組織驗證及定位的影片顯示,數名銬上手銬的被拘留者進入位於法爾斯省希拉茲市(Shiraz, Fars province)的Mali Abad警局,並在那裡遭到維安部隊拳打腳踢。
 
可信證據指出,包含兒童在內的數百名被拘留者用卡車載運的方式被帶到艾布士省卡拉季市(Karaj, Alborz province)的Raja’i Shahr監獄。遭上銬和蒙眼的人除了受到拳打腳踢外,每天都遭到維安部隊鞭打和警棍攻擊。
 
受害者和目擊者也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伊朗維安部隊突襲全國的醫院和醫療中心,逮捕受傷的示威者並將他們移送拘留中心,進而阻止他們獲得能挽救性命的醫療服務。
 
某項資訊來源表示,情報官員逼迫胡齊斯坦省(Khuzestan)的醫院管理階層提供新入院的傷患名單。
 
另一名男子描述他遭便衣警察逮捕的過程,當時他正結束腹部的槍傷治療,準備從阿爾布爾省(Alborz)某間醫院出院。他表示他看見拘留中心「許多人身上都帶有槍傷或其他外傷」。
 
Philip Luther提到:「當局有義務保護所有被拘留者不受到酷刑及不人道待遇。有鑑於伊朗當局系統性地使用酷刑,當局必須立刻讓聯合國官員、相關負責人及相關領域專家進入拘留中心和監獄調查真相。」
 
「若國際社群不立即施壓,數千人將持續受酷刑及其他不人道待遇的風險。」
 
 
強迫失蹤及禁止通訊拘留
國際特赦組織獲報的數起案件中,被拘留者因為遭到逮捕而幾乎無法(或完全不能)與家屬聯繫;有些人遭監禁的情況形同強迫失蹤,根據國際法已構成犯罪。
 
被捕人士的家屬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踏遍警局、檢察署、革命法庭(Revolutionary Courts)、監獄、其他拘留中心來尋找他們的摯愛,當局卻讓這些人強迫失蹤,且拒絕提供相關資訊。
 
數名少數權益捍衛組織的社會運動者,在東亞塞拜然省(East Azerbaijan)及西亞賽拜然省(West Azerbaijan)的突襲中被捕。這些社運者的母親們敘述,當局表示「無意」提供她們任何資訊。「我們可以對你的小孩做任何事,想關他們多久就關多久,甚至關10年也沒問題。我們就算處決你的小孩,你也不能做什麼」其中一名官員如此表示。
 
遭強迫消失的人有庫德族(Kurdish)勞權倡議者Bakhtiar Rahimi,他的辦公室位於庫德斯坦省馬里萬市(Marivan, Kurdistan province)。11月27日,他於辦公室被捕,此後便了無音訊。更令人擔憂的是,Bakhtiar Rahimi有腎臟及心血管問題,必須每日服藥,也需要特別醫療照護。
 
「伊朗當局持續以殘忍手段打壓異議份子,面對這種侵害人權的舉措,世界絕不能袖手旁觀。」Philip Luther表示。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