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謨&喀什米爾】呼籲政府釋放政治領袖 立即全面恢復通訊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印度政府必須立刻釋放查謨及喀什米爾所有被拘禁的政治領袖,並立即終止所有讓人民消音、噤聲的相關政策。
 
「查謨及喀什米爾人民的生活已經脫離常軌。切斷通訊、安檢管制、關押政治領袖、禁止媒體報導等措施,讓人權紀錄向來極差的查謨與喀什米爾地區形同一個資訊黑洞。無限期剝奪全體居民表達意見、移動遷徙的自由,嚴重違反國際習慣法和國際法規範。更糟的是,印度政府得以完全掌握該地區的資訊傳播。」
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秘書長 Aakar Patel表示。
 
幾週前,印度舉國歡慶第73個815獨立紀念日。但諷刺的是,查謨和喀什米爾地區(Jammu and Kashmir)在當時已被全面封鎖十天。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呼籲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立即解除封鎖,聆聽查謨及喀什米爾人民的意見,並讓他們參與決策。但莫迪竟在8月14日的媒體訪談中稱:「全體印度人民,無論政治立場為何,皆支持政府在查謨、喀什米爾及拉達克(Ladakh)所採行的措施。這非關於政治,而是和整個國家有關。」
 
「如果莫迪總理相信自己對查謨及喀什米爾所發布的命令,是出自於印度人民的支持,那他必須立刻解除該地的通訊封鎖。總理必須傾聽當地居民,讓他們參與討論,並在做出任何影響人民生活的決策前,充分諮詢他們的意見。但很遺憾的是,8月5日以來政府完全沒有做到這些事情。」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秘書長對此做出回應。
 
印度政府單方面廢止憲法370條,取消該法賦予查謨及喀什米爾的特殊自治地位後,旋即逮捕數名當地政治領袖,包括前首席部長法魯克.阿布都拉(Farooq Abdullah)、奧瑪.阿布都拉(Omar Abdullah)及墨布巴.穆夫蒂(Mehbooba Mufti),前官員暨政治家Shah Faesal及Ravinder Sharma等人。至今官方尚未發布任何遭捕政治領袖的任何消息,包括他們被關押的地點、被控訴的罪名,外界皆一無所知,家人及律師也完全無法與他們取得聯繫。根據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該區過去就曾不經任何起訴及審判程序,以行政拘留的名義,達到箝制政治動員的目的。拘捕行動不僅違反國際法,也嚴重打擊了該地的表達自由。
 
聯合國表達自由特派調查員及其他國際人權專家表示,完全切斷某地區的對外通訊,在任何情況下皆不合乎國際人權法規範。在查謨及喀什米爾地區,人民的集會結社和表達意見自由持續受限,通訊管制使政府幾乎能完全控制該地的資訊傳播。在當地,要取得教育及醫療資源更是處處受限。
 
阻絕通訊也使記者和倡議人士難以紀錄並傳播當地的情況,包括人權侵害通報。當地媒體網站最後更新的日期停留在8月5日,報紙的印刷版本也不再刊登社論,政府除了侵害民眾知的權利,更將記者的人身安全置於險境。當地記者有更高的機率受到騷擾、因政治考量而遭逮捕,甚至因履行職責而被定罪判刑。從更廣泛的層面而言,雖然查謨及喀什米爾人民才是印度政府修憲決策中最直接的利害關係人,但當地民眾的輿論卻在公眾領域中銷聲匿跡。
 
國際特赦組織印度分會也擔憂,當地通訊遭封鎖的狀況下,將會發生更嚴重的人權侵害。在危機時刻,查謨及喀什米爾人無法充分獲取資訊,取得緊急救援、醫療服務及教育資源的管道受限。全面封鎖也使政府能阻擋抗議相關的訊息,然而示威狀況對查謨及喀什米爾地區的居民而言是攸關安危的重要資訊。8月17、18日,部分區域的家用電話恢復正常,但室內電話的使用率及便利性之低,使該地的通訊毫無改善,首府斯里納加爾市(Srinagar)以外的地區仍處於完全隔絕的狀態。
 
根據路透社報導,8月5日至21日期間,共有152人因遭鎮暴彈或催淚瓦斯攻擊,而被送往斯里納加爾市的Sher-e-Kashmir醫學機構及Shri Maharaj Hari Singh醫院。但因通訊遭到阻斷,實際的死傷人數難以確知。
 
「我們擔憂查謨及喀什米爾地區許多人權侵害情事,因通訊困難而無法通報,使罪刑永遠無法受到追訴,加害者無須負起責任。即使印度政府口頭上承諾要改革這些陋習,這種有罪免責的風氣將持續增長。」
 
「印度政府必須瞭解到,打壓查謨及喀什米爾人民自由的措施只會造成情勢更加緊張,使該地成為一座孤島,人民權利遭侵害的風險升高。」

Aakar Patel表示。

 

 


 瞭解更多|延伸閱讀 

 

>>>印度政府阻絕通訊 我們呼籲安理會保障人權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