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無法遠離的噩夢:海外維吾爾人面臨痛苦抉擇

 

努爾(化名)一直以來的夢想就是去日本求學。然而,當他在新疆與自己的父母道別並到東京開始學業時,卻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夢想會變為噩夢。
 
兩年後,即2017年4月,努爾接到了母親的來電,焦急地告訴他新疆的員警命令他回家。
不久後,他又接到了父親的電話,這次傳來的消息更加令人不寒而慄,他說:「別回來,也不要給他們寄任何資料。不要再和我們聯繫了。」
 
努爾感到既困惑又害怕,但他並非唯一,而是眾多面臨同樣處境的維吾爾人之一。這些維吾爾人雖已移居境外,但仍躲不過中國政府為打壓他們而伸展至四面八方的觸角。維吾爾族是一支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聚居於中國西北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自2017年初以來,中國當局將近百萬維吾爾人、哈薩克人及其他少數民族大規模羈押在拘禁營中,這些拘禁營被中國當局稱為「教育轉化中心」或「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被拘押在內的人遭到酷刑及其他非法對待。
 
對居於境外(無論是在日本還是其他地區)的維吾爾人而言,回家是把雙刃劍。一方面,他們得以與摯愛的親人相見,但另一方面,他們卻將自己置身於被任意羈押的風險中。
 
在努爾看來,父親傳來消息時正暗示了這樣的風險,使他面臨無法做出的抉擇:究竟是要冒著被送入拘禁營的風險回家,抑或是留在日本,但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家人?
 
在他接到母親的電話之前,新疆警方已與他母親聯繫了好幾個月,要她提供正式檔證明努爾在日本留學。中國駐東京大使館建議努爾取得這些檔後把它們寄回家。如今,他因為太過害怕而不敢與警方聯繫。
 
我們曾與其他在日本面臨相似處境的維吾爾人交談過,他們擔心家人的命運,卻因為害怕而不敢回家見他們。許多人表示,老家的員警向他們的父母詢問子女在境外的情況,一些員警甚至要求他們提供子女的住址和電話號碼。
 
對於身處境外的維吾爾人而言,另一層擔心是,即便他們在新疆不會被拘押,也有可能因為護照的問題被禁止再離開中國。
 
努爾表示,他在2015年離開中國前,要向新疆老家的員警支付4萬元人民幣(約5,800美元)才能申請到護照,但卻不知道護照過期後會出現什麼情況。
 
另一名在日本的維吾爾人對我們說:「我擔心的是一旦我進入中國大使館後會發生什麼事。我擔心他們會沒收我的護照。」
 
與我們交談的維吾爾人表示,這樣的事情已經發生在一些試圖更新中國護照的維吾爾人身上,這使他們無法離開日本。任意拒絕歸還或更新護照屬於侵犯行動自由的行為。
 
即使沒有中國護照,逾兩千名生活在日本的維吾爾人因為持有簽證,所以可以在該國無限期居留。不過,他們確實有可能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家人,而自己的親人或被送入拘禁營的恐懼揮之不去,也令面臨困境的他們愈發痛苦。
 
 
 
一名維吾爾婦女告訴我們,她有3名曾到日本探訪她的親人現被拘押在新疆西北部塔城的教育轉化中心內。她曾考慮過回新疆找他們,但擔心自己也會遭到拘押。
 
在她的中國護照過期後,中國駐日大使館的官員表示,只有她回到新疆才能更新護照。對許多人而言,這像個陷阱,是中國政府強迫維吾爾人返回新疆接受「教育轉化」的手段
 
「誰知道她回中國的話會遭遇什麼?我們想念在新疆的家人,但若我們回去的話便會以身犯險,我們不知道能做些什麼…」這名婦女的丈夫表示。
 
當問及是否想過有沒有機會再見到自己在新疆的家人時,與我們交談的維吾爾人無一樂觀。
其中一人說道:「我們有簽證可以在日本生活,但擔心在護照到期後能否更新,另外就是害怕如果我們回到中國會有何遭遇。我們根本別無選擇。」
 
努爾自接到父親那通電話後感到十分害怕,之後與父母只有極少的聯繫。他們之間的溝通亦僅限於簡短的微信資訊,確認他們的人身安全且未被關進教育轉化中心裡,他目前能寄望的就只有這樣了。
 
文章|潘嘉偉/國際特赦組織中國研究員
 
 
 瞭解更多|延伸閱讀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