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維族研究生返回中國後 不明失蹤

古麗給娜•塔什麥麥提(Guligeina Tashimaimaiti)是個充滿熱忱、人緣極佳的年輕學子。對她而言,一切都很順利美好。
 

不久前,她才在馬來西亞工藝大學(Universiti Teknologi Malaysia)完成碩士論文,也剛剛獲得大學的博士生錄取。才華洋溢的她,以優異成績畢業;然而,她卻未能出席自己的畢業典禮。
 

 

說不出口的麻煩

 

31歲的古麗給娜是馬來西亞工藝大學唯一一名來自中國的維族學生,2010年,她在此開始自己的學業。
 

她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北部的伊犁地區出生。在她於馬來西亞留學7年的時間,她的父親付出大量心血以支付女兒的學費,古麗給娜也偶爾教電腦程式設計以賺取額外收入。

然而,她的生活在去年2月返回伊犁之後發生重大改變。她獲悉自己的父親被員警找去長時間問訊。因為家中有兩名生活在國外的成員:古麗給娜和在德國生活的姐姐古麗孜豔(Gulzire),因此成為被針對的目標。

 

馬來西亞華人「薩米」(為保護其身份使用的化名)是古麗給娜的好友之一,據她所述,古麗給娜曾告訴她,伊犁員警要求她交出護照和學位證書影本,並採集她的血液、DNA樣本,還被要求提供書面承諾,保證在學業完成後返回中國。古麗給娜的父親告訴過她,當局曾威脅,若古麗給娜在畢業後不回家,就會把他關進監獄。

 

焦慮不安的古麗給娜回到馬來西亞,拼命在最短時間內完成課程學業。她僅告訴朋友自己需要儘快回家。

 

薩米說大家都很欽佩古麗給娜,不僅因為她有熱誠、成績優異,也因為她參與志工工作。
 

見到古麗給娜日以繼夜不停投入學業,薩米也對她表達關切,但古麗給娜對什麼都不願多談,僅說家人需要她。薩米於是開始研究瞭解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正在發生的事,便漸漸意識到自己的朋友也許正面臨一些說不出口的麻煩。
 

古麗孜豔,古麗給娜的姐姐在德國生活了20年,在當地結婚育有兩子女,提及她從朋友和鄰居間耳聞政府對有家人在國外的維吾爾族人實施打壓。
 

因此,當古麗給娜決定在完成碩士論文後返回伊犁時,古麗孜豔和薩米試圖勸她不要回去。薩米知道許多維族人回到中國後將面臨極大危險,因而擔心古麗給娜回國後的命運。

 

準備回家

 

古麗孜豔說古麗給娜堅決要回國,因為她擔心父親會被送進「再教育中心」。
 

自2016年起,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境內設立了多家被稱為「去極端主義中心」或「教育轉化中心」的拘押場所。人們在沒有明確期限的時間裡被恣意拘押在這些場所中,被迫學習中國的法律和政策。
 

古麗給娜告訴古麗孜豔和薩米,由於她從未參與過任何政治或「分裂國家」的活動,所以相信政府會公平地對待她。
 

她的姐姐表示,透過電話和微信聯繫父母變得越來越困難,許多朋友開始在微信上刻意封鎖她們姊妹。

 

這些是古麗給娜當時籌畫伊犁之行時發生的事。她很確定的跟朋友說自己很快就會回到馬來西亞。

 

薩米最後一次見到古麗給娜是在士乃(Senai)國際機場。她陪古麗給娜候機並和她約定好,每週換一次微信頭像,以表示她的安全。

 

古麗給娜於2017年12月26日離開馬來西亞,自此以後便杳無音訊。

 

在抵達伊犁的一週後,古麗給娜曾更換自己的大頭照,但在那之後,她的頭像在幾周內都沒有換過,直到有一天,她的背景圖片忽然換成了一張深沉灰暗的黑白色照片,看起來像是監牢。

 


她的姐姐試圖透過微信聯絡古麗給娜,她在馬來西亞的朋友也發訊息給她,也嘗試聯絡鄰居和友人,但這些人都只是保持沉默。

 

一位鄰居在古麗孜豔多番追問下暗示古麗給娜可能已被送到「學習營」,之後便封鎖她的微信。

 

隨著所有人,包括鄰居、朋友、家人在內,逐漸在微信上封鎖古麗孜豔,她的擔憂越來越加深。她說到:「我在微信上沒有任何連絡人了,每個人都封鎖了我。」

 

古麗孜豔表示在2017年開始聽聞有關「教改營」的事,有家人在國外或從國外回去的維族人都會成為目標並被送去接受「再教育」。

 

她擔心古麗給娜被送進了這些地方:「沒有其他的解釋了,她有學歷,還剛被錄取為博士生,為何要切斷我或在馬來西亞朋友們的聯繫?」

 

維族人被大規模拘禁

 

古麗給娜這次的失蹤原因不明,但卻正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展開廣泛鎮壓的時候。被中國政府形容為「去極端主義」和「反分裂國家」的運動持續不斷,導致維吾爾族人及其他主要為穆斯林的族群遭到大規模拘押。 
 

來自新疆的報導指出,居住在國外或有家人在國外的維族人在返回中國後成為被針對的目標,被威脅並被送進各類拘押場所。
 

雖然境外媒體對新疆境內發生的鎮壓有所報導,但在該地區進行獨立採訪依然困難重重,有關「教改營」的詳細資訊難以掌握和證實。

 

憂慮的同學和老師

 

古麗給娜本應於2018年2月18日回到馬來西亞的大學開始博士學業。
 

然而,不論是古麗孜豔或在馬來西亞的同學、教授到現在為止都沒有她的消息。
 

她的同伴、同學和導師已要求馬來西亞工藝大學校方幫忙尋找古麗給娜的下落。他們在寫給吉隆坡中國大使館的信中表示,古麗給娜和所有來自中國的朋友都保持著良好的關係,也和來自不同國家的國際學生關係密切。
 

信中寫道:「她非常平易近人,並積極推廣中國文化。」

 

「我們用盡了一切辦法聯繫她。她多年來用功學習,克服重重障礙,終於被馬來西亞工藝大學錄取為博士生。」

 

對妹妹的下落毫無頭緒而深感憂慮,古麗孜豔說到:「她很文靜、內斂,喜歡乾淨的環境,全心投入在學業上,也從未參與任何政治活動,被送入教改營只會讓她精神受創。」
 

古麗給娜的好友兼校友—薩米,為古麗給娜保管她沒能領取的碩士學位證書和大學頒發的榮譽獎狀,「我們只希望她的生活能重回正軌,然後回到馬來西亞繼續學業。我們都非常擔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