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教育】What are human rights? 什麼是人權 ?

 
人權的本質是什麼?這是個大哉問,但總是必須有人回答。
 
今年的世界人權捍衛者高峰會,我們詢問了11位著名的人權捍衛者,
他們這麼說:
 
 
巴西—安妮埃爾.佛朗哥 (Anielle Franco)
 
安妮埃爾是一位老師、記者和社運者。她是人權捍衛者—瑪莉埃爾.佛朗哥的妹妹(瑪莉埃爾在2018年遭到射殺身亡)。安妮埃爾決定為她的姊姊伸張正義,並挺身而出,說出黑人女性在巴西所面對的種族歧視和挑戰。
© AI
人權,是捍衛我們所相信的事物的機會。對我來說,愛與教育是發展人權的根基;它們能夠拯救我們。
瑪莉埃爾和我生來便是人權捍衛者,我們沒有其他選擇。在貧民窟長大是非常危險的,男人會殺害妻子。我們無法對這種不公不義的事情袖手旁觀;我們必須有所行動。
 
我的姊姊瑪莉埃爾教了我非常多事—當我還是個青少年,我就不斷從她身上學習。16歲時,我移居美國,她說:「不論你到哪裡,你都必須為某件事情奮鬥。」她給予我正義感,從那時起,我加入了National Coalition of 100 Black Women,並受訓成為記者。在巴西,瑪莉埃爾總是為正義發聲。不論我身在何處,我永遠支持著她;見證她成為一位如此有影響力的女人,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她持續奮力爭取正義,直到被殺害那天。
 
在巴西,身為一位黑人女性是很艱難的事情,因為我們是最邊緣的族群。我知道我所要面對的種種困境,對此我感到很害怕;我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事。我知道他們會試圖抹去我們的聲音,但我們必須團結一致,絕對不會投降。
 
 
 
 
美國—伊娃.路易斯(Eva Lewis) 
 
伊娃.路易斯是一位19歲的人權捍衛者和藝術家,來自伊利諾州,芝加哥南方。她是The I Project的創辦人和執行長。
對了,我們還沒跟你說。她超級酷!
© AI
人權是建立永續發展的必要工具。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對我來說,芝加哥南部就像是一個魚缸。裡面有許多魚和一種食物。人們不能建造自己的魚缸,所以我們待在同一個魚缸裡,分享著同一樣的食物。然而,如果我們能各自擁有自己的魚缸,我們能活得更好。人權就是建造自己魚缸的工具。
 
身為一位黑人女性,我住在一個注定不會帶給我優勢的國家;在芝加哥南方長大更是明顯。我的家人參與幫派活動,有些則是成為黑色、棕色皮膚種族壓迫的受害者。
 
為了獲得解放,我知道我必須尋求資源,比如說接受良好的教育。我的母親確保我能得到這些資源,但這過程其實非常艱辛。為了上學,我每天早上五點起床,晚上只剩四到五個小時睡覺,但我別無選擇,因為我居住的區域裡沒有好學校。
 
就讀芝加哥北部的學校,將我形塑成一位人權捍衛者。我很快了解到美國教育是講就實質平等,而非齊頭式平等。能夠待在芝加哥北部已經是一個特權,我有責任好好發聲,因此我更必須說出我們族群所經歷的掙扎。透過努力發聲,我已經獲得成為人權捍衛者所需的技能了。
 
現在,我就讀一所長春藤盟校。我正在組織一個由年輕有色人種組成的女性團隊,她們來自那些權利被剝奪的社區,對所受的壓迫進行抗爭。我也設立一個非營利組織—The I project。它是一個透過藝術來倡議人權的組織,而對此我感到非常驕傲。
 
 
剛果—弗雷德.包馬 (Fred Bauma) 
 
弗雷德.包馬是社會正義、人權和親民主青年團體LUCHA的領導人,主要提倡剛果改革。他在2015年3月時遭到逮捕,已在獄中服刑18個月,且可能面臨死刑。在各個國際組織,如國際特赦組織的施壓下,弗雷德在2016年獲得釋放。
© AI
對我而言,人權的定義相當簡單。它讓你覺得自己是人,也讓你覺得別人就和你一樣,是活生生的人。它並不存在於法律或是聯合國中,而存在於愛、同情和同理心之中。
 
成長的過程中,我在自己的國家目睹了眾多的暴行。人民正在受苦受難,國家常存一種低迷的無力感。許多人流離失所,包括我自己。我並不想要看見其他人有同樣的遭遇,有些事需要改變。這就是為什麼我成為一位人權捍衛者。
 
我必須克服的第一個挑戰,便是國家的暴行和壓迫。我和我的家人每天都在經歷這些事。我被逮捕後,就被貼上「危險人物」的標籤。除了家人和朋友,沒有人願意承認認識我,對我的態度及想法也改變了。但我的家人和朋友仍勇於為我發聲,即便別人對他們的態度也跟著改變。他們非常勇敢。
 
無懼且勇於自由發表意見的這些人們,我為他們感到驕傲。雖然壓迫一直持續,但人們終於察覺到我們所能擁有的力量。對我來說,為人民找回權利與聲音將是最大的成就。
 
 
 
烏克蘭—維塔莉娜.科瓦爾  
 
維塔莉娜.科瓦爾是烏克蘭LGBTI社群中,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人權捍衛者。她創立了一個提供LGBTI族群安全的社群中心,並無所畏懼地對抗仇恨。
© AI
對我而言,人權是身為人最基本的價值。它們是社會開放和包容的基礎。
 
我在25歲時出櫃。在那之後,我發現我不需要再對自己有任何保留。我想要為LGBTI族群和女性爭取權利。在參加烏克蘭的「尊嚴革命(烏克蘭革命)」後,我真正了解到自己是一位人權捍衛者。我花了兩個半星期在獨立廣場(基輔的主廣場)上倡議,這件事讓我成為一位人權捍衛者。
 
現今烏克蘭有兩個重要的議題和兩個必須持續倡議的理由。首先,最近幾年,極右派團體的活躍度急遽上升,身為人權捍衛者,除了必須對抗他們也必須保護彼此。第二,警察並未起訴那些攻擊社運者的罪犯,當這些犯罪者犯罪卻不需受到刑罰,他們只會犯下更多的暴行。我們必須和執法單位合作,立法對抗仇恨犯罪。
 
我個人的成就是公開女同志身分,因為我實在不想再躲躲藏藏了。我和其他人擁有相同的權利。我值得活得快樂、活得自由。
 
 
 
南蘇丹—慕達威.易伯拉罕.亞當博士 (Dr Mudawi Ibrahim Adam) 
 
慕達威.易伯拉罕.亞當是一位人權捍衛者與工程師,他數年來揭露無數達爾富爾人權侵害事件。他曾多次因為人權工作而遭起訴、入獄。
© AI
 
對我來說,人權是平等、正義、集會自由和不受壓迫的權利,也是生活的權利、飲食和居住的權利。
我從小就討厭不公義,想要支持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於是我發現自己開始對抗不公義,發現自己是一位人權捍衛者。南蘇丹是一個多元的國家,人民擁有不同的信仰和文化。我打擊貧窮和人權侵害、爭取平等,但這些皆不是容易的抗爭。我的人生中有好多時間是被剝奪自由,以及待在監獄裡的。我仍為我的成就感到驕傲,尤其是當我看見在年輕人身上所帶來的影響,和他們為正義奮鬥的決心。
 
 
 
瓜地馬拉—羅莉塔.查薇絲 (Lolita Chavez) 
 
奧拉.羅莉塔.查薇絲,也就是羅莉塔,是一位女權捍衛者和瓜地馬拉原住民領袖,她領導著保護土地的戰鬥。
© AI
 
人權是正義、是自由、是在同個世界一起生活的方式。這不只是場為了人民的戰鬥,更是為了自然、山嶽和河流。
 
我的母親是一位人權捍衛者,因此我也成為了人權捍衛者。我的村落遭受威脅,而我知道我必須戰鬥。為了獲取利益,企業仍試圖搶走我們的土地。我敢於發聲,但我現在無法回到我的村落。我收到死亡威脅,被指控犯下一些我從未做過的事。我無法回去。
 
 
 
英國—瑪麗亞.穆尼爾 (Maria Munir) 
 
身為演說家、人權捍衛者、多才多藝又聰明的瑪麗亞.穆尼爾,為跨性別者權利和酷兒歧視之議題發聲。
© AI
人權,是人人生而應得的自由,這些自由讓人們擁有更多的機會。它是構成一個人生活所需的基礎,例如:衛生設備和住宅;當我們談及這些生活所需的事物,人權便成為全人類皆可感同身受並理解的事。它打破「人權只會在別的地方發生」這樣的想法。事實上,人權是人人皆享有的權利。
我一直都對平等的重要性有種強烈的感受。每個人都有取得資訊的權利,社會階級、教育和金錢都不該阻止人們去了解世界是怎麼運作,也不該阻止人們去了解如何確保自己受到保護。
 
身為人權捍衛者最大的挑戰之一便是我自己,我經常陷入自我懷疑。即便我做了非常多的事,仍然懷疑並質問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夠好。如今,與其質問自己由他人來捍衛人權是否會比較好,我問我自己:為什麼沒有更多人權捍衛者?為什麼我們不允許更多人為人權議題發聲?
 
我第一次以酷兒的身分公開出櫃是在歐巴馬總統面前,在倫敦一個問答講座上。英國的平等法案並不涵蓋酷兒族群,因此我們在法律上是沒有人權的。原本我打算問歐巴馬是否後悔干預利比亞內戰,但接著我想這是個好時機,把目光聚焦在備受忽視的議題上。
 
但我從不覺得訪問歐巴馬這件事情是我最大的成就。對我而言,真正重要的是有很多人告訴我,我所做的工作真的帶來實質改變。我收到好多推特訊息和電子郵件,和許多新朋友展開過去沒有機會發生的對話,這就是最有價值的事情了!
 
 
 
馬爾他—馬修.卡魯納.加麗奇亞 (Matthew Caruana Galizia) 
 
馬爾他籍普立茲獎記者馬修.卡魯納.加麗奇亞持續為他一年前遭刺的母親,達芙妮(Daphne Caruana Galizia),伸張正義。
© AI
人權就像空氣,如果不把它抽離,你不會知道你擁有的那些都是人權。只有在不能呼吸的時候,才能體會空氣的珍貴。
我並非自願選擇成為一位倡議人士。我母親和我都是記者,但我們遭受太多攻擊,造成我們花去大部分的時間在捍衛記者的身分和工作。
 
我的母親因為記者身份被謀殺。在被謀殺前就已經長期受到攻擊,面臨超過五十件民刑事誹謗案的指控,銀行帳戶也被政府官員凍結。
 
在馬爾他,貪贓枉法的情形極為嚴重,也是所有問題的根源。我們舉報貪腐的官員,但完全沒有用。他們繼續逍遙法外,然後攻訐我們,最後釀成謀殺。
 
捍衛人權的工作對我來說不是一個選擇,而是我必須做的事情。
 
 
 
土耳其—努將.拜撒 (Nurcan Baysal) 
 
努將.拜撒是一位庫德族人權捍衛者,也是一位來自土國庫德區Diyarbakir的記者。努將屢次面臨死亡威脅,收到暴力訊息,甚至被當局拘禁。儘管如此,努將仍有繼續戰鬥下去的決心。
© AI
人權很基本,也很重要。沒有人權的話我們甚麼都不是。如果你不能自由發言,不能接收訊息,不能說出內心的想法,不能上街抗議,不能用自己的語言和朋友團結起來挺身而出,人生還剩下什麼?生命因為人權才有了意義。
我捍衛女性及兒童權利超過二十年。我是一名記者,但我也成為了人權捍衛者。
 
內戰在我的故鄉持續超過四十年,我是在戰爭中長大的第二或第三代庫德族人。我不想要我的孩子過同樣的生活,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斷追求和平,確保我族的權利受到保障。這完全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面臨許多挑戰,大部分來自土耳其當局施壓。我的存在對掌握政權的人來說就像是眼中釘一樣。
 
緊急狀態的宵禁實施之後,土耳其媒體對發生在庫德族區域的所有事情視而不見。我是讓土耳其大眾了解現況的少數人之一。我真的很努力想扭轉現況,現在回顧我所做的一切,我想我們拯救了一些人。
 
 
紐埃島及紐西蘭—芙埃麗莎 
 
芙埃麗莎已在愛滋防治部門及LGBTI社群中服務超過二十年。她也是亞太跨性別網絡 (APTN, Asia Pacific Transgender Network) 的共同主席,以及F'INE Pasifika Aotearoa的執行長。
 
© AI
人權是什麼?這是很基本又很有份量的問題,人權對不同人來說有多重涵意。對我來說人權屬於所有人,它確保所有人都被保障,能安然享有相同的機會。
 
我生下來就注定成為一位人權捍衛者。從我小時候、青少年時期到成為大人,身為跨性別女性和原住民權利倡議者,我總是想站出來說些什麼。我相信我要為自己的信念挺身而出。我在眾多撐起社群和文化的女性身上尋找獲得支持,他們長期以來都是我的後盾,鼓勵我站出來發聲。
 
我的人生面臨許多挑戰,因為我是一個跨性別女性——還需要解釋更多嗎?如果你了解身為跨性別女性的實際情形,最大的挑戰就是那些想重新定義你的人。許多人就是不能接受或理解,性別並不是像他們想的只有二分法。
 
除了好好活著,我還達到很多成就,其中一項是參與第二屆的世界人權捍衛者高峰會,我是南太平洋區的唯一代表。雖然只有我一個人的聲音,我希望藉由這個機會,往後能有來自家鄉的更多聲音。
 
 
 
新加坡—韓慧慧 (Han Hui Hui) 
 
韓慧慧是部落客及人權捍衛者,她用部落格和社群網站呼籲人們關注社會服務的漏洞,及新加坡人權受侵害的情形。她曾受到肢體上的攻擊和騷擾,曾經因為關注公眾事務就被單獨監禁。
© AI
做為新加坡人,我相信人權是實質存在的。像是提供足夠的住宅給所有家庭,提供醫療服務讓人不懼怕生病死亡,以及合理的退休金使所有人在退休後安享晚年。
 
我不認為自己是人權捍衛者,我只是一個普通的新加坡公民,想用部落格記錄我的生活和這個國家的教育制度,但發表有關新加坡教育制度的文章讓我陷入麻煩。
 
2013年,新加坡政府來函控告我誹謗。我飽受驚嚇,根本沒有資源對抗政府,開始尋求海外的幫助。從那時起我才體會到何謂言論自由,以及我有權利質疑政府。
 
我持續發表文章,但受到許多謾罵及批評。人們質疑我到底是不是一個女孩,他們認為女孩只需要關注衣服和化妝品,他們覺得女孩不該聰明到能寫部落格。
 
到現在我仍持續受到騷擾,被禁止在新加坡舉辦各種活動。我遭到單獨監禁,甚至面臨被驅逐出境的危機。但我終究只是一個充滿好奇、想要人們好好關注公眾事務的人罷了。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