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寫信馬拉松】文字力量的十次證明!

 

一句話有什麼力量呢?更精確地說,一封信又有什麼力量呢?寫信原是與愛的人溝通、或傳達思緒的方式,但隨著日子推演、越來越少人願意提筆了。

 

然而,在每年十二月十日世界人權日這天,總有許多人會聚在一起寫信。寫給那些遭受無妄牢獄之災的人以及他們的家人,也寫給政府高官、要求釋放那些不該待在監獄裡的人。

 

來自全世界、像你一樣的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2017年在「寫信馬拉松」、總共有550萬次行動次數,創下空前紀錄。每一封精心完成的信件、圖畫和明信片,不僅帶來能量和慰藉,也提供足夠的力量去打開那些監獄的門。大家集體攜手促成的影響,不容小覷。

 

1. 馬哈定自由了

馬哈定的兒子正在閱讀聲援信。© Amnesty International

 

歷經18個月的冤獄,查德共和國的網路行動者馬哈定(Mahadine)在今年四月終於重獲自由。他因為在臉書分享一則批評政府的影片而被判無期徒刑;支持者們為他進行了超過69萬次的行動聲援。包括照片中這張他兒子正在閱讀的聲援信。

「我要向所有人表達我的謝意。謝謝你們,我愛你們,我尊敬你們。這就是人性的光輝啊。」-查德的網路行動者馬哈定

2. 倪玉蘭的處境比以往更安全了

© Sophie Matysek

 

過去幾十年來,中國的倪玉蘭不間斷得為遭迫遷者發聲,也因此持續遭受政府的暴力騷擾。多虧有了數以千計的人寫信支持她,她的處境終於有所改善。她說:「由於國際間對我的關注,警察減少了對我的攻擊、語言暴力和權利侵犯。」

 

因為情況轉好,今年10月份她更來信認為不用再為她發起倡議行動。倪玉蘭和先生董繼勤感謝國際特赦組織的行動,他們相信是在國際特赦的倡議及遊說幫助下,生活得以大幅改善,例如警方騷擾恐嚇的次數明顯減少。兩人也表示從國際特赦組織的為他們發起的行動中,得到許多支持的力量。

「謝謝所有為我寫信的人,你們的慷慨支持不但幫助了我、也推進了中國的人權現況。」

 

「親愛的國際特赦組織夥伴,感謝你們的關心、協助以及支持。今年七月我要租房的時候,警方召來房東並警告她不要把公寓租給我們。但因為有你們的關注與支持,警方稍稍退讓了一步。八月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們終於順利租到房子並搬進新家,兩個月來警方沒有再騷擾我們。謝謝你們的共同努力,現在我們的內心獲得平靜。我誠摯的感謝你們為我們所做的一切!」  -倪玉蘭

 

3. 哈南獲得緊急醫療照護

© 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

 

自從她的丈夫於2013年七月被埃及政府帶走而失蹤,哈南(Hanan Badr el-Din)便不斷要求當局出面回應解釋。她的經歷促使她成立一個協會,幫助其他有親人失蹤的相似埃及家庭。但2017年五月,當局誣陷並逮捕她,她的一切努力因此被迫中斷。哈南的健康情況在獄中惡化,還好有超過50萬人為她展開行動,她最終獲得了所需的醫療照顧。她的家人說,國際間透過「寫信馬拉松」傳遞的支持,是讓哈南情況得以改善的直接原因。

 

4. 克洛維斯的環境保護行動獲獎肯定

「寫信馬拉松」寫給克洛維斯的明信片© Amnesty International Taiwan


克洛維斯(Clovis Razafimalala)為馬達加斯加珍貴的熱帶雨林不遺餘力的奉獻、使他陷入生命危險。「寫信馬拉松」為他帶來全球媒體的關注,改變了他在自己國家裡的處境。時至今日,許多地方組織公開支持他,更頒獎肯定他的環境保護行動。克洛維斯說,「我不知道我總共收到了多少信,但至少是數以千計的。」


「我甚至收到來自加拿大學童的信,還有大老遠從阿姆斯特丹寄來的。這真的很感人,也給了我勇氣。國際特赦組織的這個倡議活動為我帶來了極大的改變,它讓世界上的人聽到我的故事。我現在正要去領我的2017Brave Malagasy獎,我覺得非常驕傲,也讓我想要持續奮鬥。」
 

5. 舒哈茲的家人獲得支持

© Stephen Fry

 

孟加拉的舒哈茲(Xulhaz Mannan)勇於捍衛LGBTIQ族群的權利,最後卻在自己的客廳裡遭人殺害身亡。他的故事感動了全世界的人:成千上萬的人要求為他伸張正義,也傳遞許多友誼和支持的話語給他的家人。

「我剛收到一些包裹,裡面都是卡片和信件。真棒。」他的兄弟Minhaz說。「好多人為舒哈茲獻上愛與關心,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謝謝你們所有人的祝福。」

6. 蘭卡族原住民獨立運動得以繼續存活奮鬥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宏都拉斯的蘭卡族原住民運動堅定捍衛自己的家園,反對外來企業為了經濟利益而開發土地,他們同時也要面對各種威脅恐嚇。幸好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支持,這些社運人士的安危得以獲得改善。

「因為有國際特赦組織及其他國際組織的努力,我們才得以繼續活下去。」

「我們還沒讀完全部的信,它們來自好多世界上的國家。我們很開心、也很驕傲,能有這麼多世界各地的朋友,有小孩、青年和大人。謝謝你們的支持,給了我們很多力量,讓我們感到不孤單。我們會帶著你們給予的勇氣,繼續為人權和環境奮鬥。」

 

7. 沙克里斯獲得上千人的支持



寫給沙克里斯的聲援信件© Tomi Asikainen /Amnesty International

 

來自芬蘭的沙克里斯(Sakris Kupila)是醫學院學生、青年社運人士和跨性別人權行動者。一開始與我們合作時,並不容易:他被騷擾、被孤立、遭受許多人的敵意-即便在大學裡也是。「寫信馬拉松」提供給他一個平台,他也因此獲得應有的尊敬。

「我不再只被當成一個樣版或奇怪的物件,而是一個剛好是跨性別者、同時擁有許多不同面向的完整的人。」他說。「我真不敢相信有這麼多人關心並採取行動。」

8. 夏奇利亞的訊息被全世界聽到了

© Amnesty International

 

超過50萬人響應夏奇利亞(Shackelia)的呼籲,要求牙買加政府為她被警察射殺的弟弟納奇亞(Nakiea)伸張正義。回首她多年努力的倡議、以及「寫信馬拉松」帶來的影響力,夏奇利亞說:「這不再只是單一個國家的連署,而是全球的。人們寫信給牙買加總理這樣的承諾、以及隨之而來可達成的結果,都讓我感到自己站在追求正義路上最好的位置。我意識到我的行動需要怎樣的資源,而非常開心能有國際特赦組織的支持。」

 

9. 法利德和伊薩感到受保護

© Farid al-Atrash

 

人權鬥士法利德(Farid al-Atrash)和伊薩(Issa Amro)致力於非暴力活動,希望終止以色列在希伯侖及約旦河西岸其他區域的非法屯墾行為。多年來他們面臨騷擾、因為行動遭不斷地逮捕。但因為有「寫信馬拉松」帶來國際間對以色列當局的關注,使他們感到受保護。法利德說:「我們從來不知道,原來我們擁有來自世界各地的這麼多支持。」

 

「在這條路上有許多人跟我們站在一起、對以色列當局施壓,要求他們撤銷對我們的告訴,並停止騷擾在巴勒斯坦佔領區的人權捍衛者。謝謝國際特赦組織與其支持者與我們同行,並透過『寫信馬拉松』強調我們的處境。」

 

10. 泰納和伊斯坦堡10人知道這個世界與他們同在

© Jennifer Nestrud

 

接近87萬5千人寫信要求土耳其政府,把自由還給國際特赦組織土耳其分會理事長泰納・齊李克(Taner Kiliç)和「伊斯坦堡10人(Istanbul 10)」。目前泰納和「伊斯坦堡10人」目前都已從獄中釋放,但是泰納依然面對不實指控,指他隸屬恐怖組織。我們會持續奮鬥,直到泰納所有相關訴訟案被撤銷。
 
而「伊斯坦堡10人」中的Günal Kurş un告訴我們,1月份的聽證會上,為求好運,他在口袋裡放著收到的第一封聲援信。
 
「我記得,大約十五、二十年前,我寫過許多明信片和信件參加國際特赦組織在哥倫比亞、埃及和越南的倡議活動。二十年後的今天,輪到我收大家的信件。非常謝謝你們,這些信對我而言非常珍貴。」
 
 
現在,你也想寫一封信,改變生命了嗎?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