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信馬拉松】艾未未加入行列 呼籲歐巴馬特赦史諾登

 
立刻加入2016寫信馬拉松線上連署:http://marathon.amnesty.tw
 
國際知名的中國藝術家艾未未加入國際特赦組織行動,動員全球各地數百萬名支持者,以聲援艾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的訊息淹沒白宮,作為今日開跑的世界最盛大人權運動的一部份。
 
「寫信馬拉松(Write for Rights)」活動時間從12月2日至16日,其中還有其他10件人權個案,包括正在服刑、可能面臨死刑的埃及新聞攝影師,「沙甘(Shawkan)」、僅因塗鴉雕像而遭酷刑的亞塞拜然行動者,以及一名單純因揮舞旗幟而入獄的印尼教師。(完整個案請見:http://marathon.amnesty.tw/
 
艾德華‧史諾登表示:
「若一個世界沒有人為洩密者和行動者挺身而出,就是一個沒有人願意冒險捍衛公共利益、揭露政府濫權的世界。人們必須併肩團結,捍衛他們希望居住其中的社會。」
 
國際特赦組織國際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表示:「藉由揭露全球大規模監控,愛德華‧史諾登開啟了21世紀極為重要的人權抗爭。若沒有他,關於大規模侵犯隱私,全世界仍會被蒙在鼓裡。所幸現在已新誕生一個全球運動,為網路上的人權奮鬥。」
 
「揭露政府濫權的代價不應是流亡。歐巴馬總統必須傾聽民眾的聲音,他們在世界各地支持史諾登。他們想住在一個能保有私人生活隱私的世界,而且人們不會因揭發人權侵害而被起訴。」
 
「史諾登的行為顯然是為了美國和全世界民眾的利益。美國當初就不該起訴他。歐巴馬若能赦免他,便能在卸任前打破美國總統向來的潛規則,也就是將政府機密置於人權之上。」
 
國際特赦組織一直將艾德華‧史諾登視為洩密者(Whistle-Blower),並相信沒有人應由於揭發人權侵害事件而受到指控。2016年9月14日,國際特赦組織與PardonSnowden.org、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CLU)以及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共同發起一項連署,呼籲歐巴馬總統特赦史諾登。
 
根據源於第一次世界大戰時代的反間諜法,即便是為大眾利益而洩密,也視同將機密賣給美國的外敵,因此史諾登仍面臨數十年的刑期。由於不能保證他會受到公正審判並以公共利益為論點辯護,他不得不滯留俄國。
 
艾未未支持人權倡議運動
 
艾未未為今年寫信馬拉松的11件個案,創作了他著名的樂高肖像畫。今年12月2日至16日,他將加入數十萬名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的行動,寫信支持人權遭侵犯的受害者,並呼籲國際領秀採取行動,如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與印尼總統Joko Widodo。
 
艾未未表示:「我加入這個倡議運動,是為了支持受苦的人們,他們不過從事或發表了一些不為他們政府贊同的行為與言論。身為一名藝術家,言論自由對我來說相當重要,我也曾親身與當權者發生衝突,因此深深體悟,當國家試圖讓你消音時,來自全球各地的聲援有多麼關鍵。現代社會與野蠻社會最大的差別,就在於是否允許人民自由表達想法。」
 
去年寫信馬拉松參與者採取了370萬次行動,他們透過信件、電子郵件、簡訊、傳真、推特等方式支持這項活動,使寫信馬拉松成為全世界最盛大的人權運動。
 
今年參與者將表達的訴求包括:
 
呼籲加拿大總理杜魯道停止英屬哥倫比亞省和平河谷的大壩工程。若大壩建成,將會淹沒超過80公里的土地,並危及當地原住民狩獵、打漁和下葬的場所。
 
呼籲亞塞拜然總統Ilham Aliyev釋放兩名青年行動者。在亞塞拜然稱為「花節」(Flower Day)的前總統(即現任總統Aliyev的父親)誕辰紀念日前,他們在前總統的雕像畫上政治塗鴉「奴隸節快樂」,因此入獄並受到酷刑。
 
呼籲喀麥隆總統Paul Biya釋放已入獄10年的學生伊佛(Fomusoh Ivo Feh)。他轉寄給朋友一封開玩笑的簡訊,內容提及「連博科聖地也只聘雇學業優良的年輕人」,旨在諷刺年輕人沒有相應資格證書,要獲得好工作是多麼困難。
 
呼籲中國當局釋放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他是一名經濟學教授,也因批判中國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XUAR)的民族與宗教政策而知名。他因「分離主義」罪名被判處終身監禁。中國當局常以「分離主義」罪名,將反對人權侵害的維吾爾族人入罪。
 
薩里爾.謝蒂表示:「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大家,莫對不公不義置身事外。拿起筆寫一封信,參與直接行動是再好不過的方式,告訴那些勇敢的人,你與他站在同一陣線,或讓當權者知道你正在監督他們的行為。」
 
「我們的倡議運動向全世界傳達了一則訊息,無論發生於何處,人們已準備好要對抗濫權。揭露不公義是我們的責任,而政府不能再繼續忽視這些事情。」
 
團結倡議讓囚犯獲釋或被赦免
 
2015年來自超過200個國家的數十萬人,在寫信馬拉松中完成共370萬次行動(相較2014年的320萬,該年行動次數更加成長),表達支持並呼籲為人權遭侵犯的個人或社群採取行動,對象包括墨西哥及緬甸個案。
 
全球各地寫信馬拉松的成功案例:
 
剛果民主共和國:2016年8月30日,青年行動者佛萊德(Fred Bauma)和伊夫(Yves Makwambala)保釋出獄。他們當初在一場記者會上遭逮捕,遭控組織犯罪集團與試圖顛覆政府。直到獲釋前,佛萊德和伊夫還在面臨可能判處他們死刑的審判。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採取了超過17萬次的行動,表達支持或呼籲釋放他們。
 
墨西哥:2016年6月7日,入獄4年之後,葉塞妮亞(Yecenia Armenta)宣判無罪並獲釋。2012年,在長達15個小時的酷刑中她遭到毆打、強暴甚至幾乎窒息,直到她被迫「自白」,承認涉入她丈夫的謀殺案。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為她採取了31萬8千次行動。
 
緬甸:2016年4月8日,法院控告學生領袖翁斐斐(Phyoe Phyoe Aung),在協助組織大型和平學生抗議後她遭到監禁一年。全球國際組織支持者寫了超過39萬4千封信件、電子郵件、推特和其他訊息,支持並呼籲釋放她。翁斐斐表達了她的感謝:「像國際特赦組織這樣的國際組織,永遠不會忘記因竭力爭取民主和人權而面臨不公義的人們。我們必須堅強,並謹記在我們的奮鬥之路上團結一致是多麽重要。」
 
美國:在法院三度推翻亞伯特(Albert Woodfox)的判決後,2016年2月19日,經過長達44年的單獨監禁,路易斯安那州釋放了他。2015寫信馬拉松期間,超過24萬人為亞伯特採取行動。
 
薩里爾.謝蒂表示:「一封來自陌生人的加油信,能給予曾失去希望的人們力量,並使曾失去憐憫的當局者產生不一樣的想法。我們要告訴這個世界:寫一封信能改變一個人的生命。今年12月,和你的阿公阿嬤、朋友、鄰居、同學、同事一起寫信,因為每個人都可以促成改變。」
 
「即便在一個數位通訊的時代,寫一封信給某個面臨嚴重不公義的人,仍是一個充滿力量的支持行動,能夠造就巨大改變。寫信馬拉松向受害者傳達了一個訊息:『我們與你同在』,同時提醒當局我們正在監視他們。」
 

 

 

Warning!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
Get Firefox
Get Chrome
Get Op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