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Welcome】富裕國家的自利 讓難民危機越來越惡化

 
國際特赦組織於今日發佈的一份完整評估世界難民危機報告中指出,富裕國家完全缺乏領導力與責任心的表現,讓全世界僅僅10國(佔全世界國內生產毛額總額2.5%以下)承擔全球56%的難民。
 
《因應世界難民危機:從逃避到分擔責任(Tackling the global refugee crisis: From shirking to sharing responsibility)》報告紀錄世界上2,100萬名難民面臨的危境。其中許多人分布在希臘、伊拉克、諾魯島或者敘利亞和約旦邊境,他們急需安身之處;其他在肯亞和巴基斯坦的難民則面臨政府日漸加重的騷擾。
 
世界上193個國家中,只有10國收容全球超過一半的難民。」——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
 
這份報告解釋了一項公平且實際的全球難民危機解方,這項解決方案提議一套系統,利用客觀且相關的標準制定世界上每一個國家應該接收多少難民才算公平分擔,以此為基礎,每一年為世界上10%的最脆弱難民尋找安身之所。
 
報告指出:「世界上193個國家,卻只有10國收容超過一半的難民。一小群國家已經被迫做得太多,只因為他們與危機比鄰。現在的情況本質上不永續,使數百萬逃離戰爭與迫害的人們處於令人難以容忍的悲劇和折磨之中,他們可能來自敘利亞、南蘇丹、阿富汗和伊拉克等國家。」
 
「領導者必須挺身而出,展開嚴肅且具建設性的對話,探討我們的社會該如何幫助這些因為戰爭和迫害,被迫逃離家鄉的人們。各國領袖需要解釋為何世界可以為銀行開脫危機、為了新興技術挑起戰爭,卻不能為2100萬名難民尋找安全的家,而他們僅佔了世界人口0.3%。」
 
「如果各國互相合作,並且分擔責任,我們可以確保那些不是因為個人錯誤而逃離家國的人們,在安全之處重建新生活。如果我們不行動,人們就會死去,他們可能會溺死、在環境惡劣的難民營或收容所,因為可預防的疾病死去,或者因為被迫回到當初逃離的衝突地帶而死去。」
 
 
 
全球難民的急迫需求
 
國際特赦組織的難民研究報告強調政府必須立刻大量增加接收的難民人數,這份報告記錄了世界各大洲的難民困境:
 
 
遭遣送回衝突地帶&人權侵犯
 
由於衝突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多自阿富汗逃離的難民來到巴基斯坦和伊朗。在巴基斯坦的阿富汗難民遭到政府騷擾的情況越來越多,超過10,000人已經被迫回到戰火蹂躪的阿富汗。
 
肯亞達達阿比難民營的難民面臨遭遣送回索馬利亞的壓力,肯亞政府希望2016年底前,將難民營的人數減低至150,000人。超過20,000名索馬利亞難民已經自達達阿比遣送回索馬利亞。
 
 
 
收容環境惡劣
 
在東南亞,來自緬甸的羅興亞難民與尋求庇護者長時間活在被逮捕、拘留和迫害的恐懼之中,甚至可能遭到遣返。在馬來西亞的收容所中,羅興亞難民和其他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忍受著一連串嚴酷的處境,包括過度擁擠、疾病感染、肢體或性侵犯,甚至可能因為缺乏適當醫療而生命垂危。
 
這份報告指控一些歐盟國家和澳洲政府,利用「系統性侵犯人權與虐待作為政策工具」將難民拒之門外。2016年7月,國際特赦組織發現1,200名女性、男性與孩童住在澳洲政府的設在諾魯共和國的離岸收容中心,在收容中心中承受嚴重的虐待、不人道待遇以及忽視
 
歐盟試圖與他國(特別是利比亞和蘇丹)達成限制難民與移民流量的協議,藉此逃避責任。難民在移民收容中心承受各式各樣的虐待,他們遭到非法拘留在收容中心,無法聯繫律師。
 
立刻採取行動,呼籲澳洲政府停止秘密虐待難民:https://www.amnesty.tw/petition/2233
 
被迫踏上危險的路程
 
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紀錄,2014年1月至2015年6月期間,便有1,100人喪生於東南亞海域,大多數為羅興亞難民。雖然真實數字非常有可能更高。 
 
2015年,超過100萬名難民與移民透過海路抵達歐洲,超過4,000人可能因此喪生。2016年前9個月間,死亡人數已經超過3,500人。
 
2016年,取道利比亞來自撒哈拉非洲以南的女性難民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走私沿途強制性交十分常見,因此她們在上路之前會服用避孕藥,以免因此懷孕。難民與移民稱走私販子扣押他們當人質,向家屬勒索贖金。他們被關押的環境極其惡劣骯髒,不但沒有食物與飲水,還常常遭到毆打。
 
難民與尋求庇護者逃離中美洲北三角逐漸增長的暴力,在取道墨西哥通往美國邊境的路上,他們常常面臨綁架、勒索、性暴力與謀殺的危險。
 
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表示:「難民危機並不只存在於地中海。全世界的難民都生活在危機之中,被載上擁擠的船隻、生活環境惡劣不堪且可能遭到剝削,或者踏上危險的旅途,沿途任由走私販子和武裝團體擺布。各國領袖必須想辦法找一套公平的機制分擔責任,幫助難民。」
 
「難民危機並不只存在於地中海。」——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
 
與戰爭衝突地帶比鄰的國家接收世界上大多數的難民
 
報告指出,接收難民責任分配不均正導致全球難民危機惡化,同時使難民處境更加惡化。報告呼籲所有國家都要接受公平比例、來自全世界的難民,比例分配奠基於客觀標準,這套標準應反應各國收容難民的能力。
 
報告指出,若運用基本常識評估一國收容難民能力的標準,譬如財富、人口與失業率,基於這套標準的系統可以讓那些沒有盡到應盡責任的國家一目了然。
 
這份報告凸顯那些與敘利亞比鄰的國家接收的敘利亞難民人數,與其他人口相近的國家相比,數字大到不成比例。
 
舉例來說,自2011年起,英國接收不到8,000名敘利亞難民;然而約旦(全國總人口數幾乎少於英國的十分之一,國內生產毛額只有英國的1.2%)卻收容了超過655,000名來自敘利亞的難民。
 
黎巴嫩(人口約450萬,國土面積10,000平方公尺,國內人均生產毛額10,000美金)收容了超過110萬名敘利亞難民;然而擁有相近人口數、國土面積268,000平方公尺、國內人均生產毛額42,000美元的紐西蘭,目前卻只接收了250名敘利亞難民。
 
人口約460萬,國土面積比黎巴嫩大7倍,經濟規模比黎巴嫩大5倍的愛爾蘭,目前只迎接了758名敘利亞難民。
 
 
這份報告顯示,以目前世界上脆弱難民總數來說,全球的富裕國家能夠負擔更公平的責任。譬如利用一套總人口數、國家財富和失業率的標準來看,紐西蘭應該要接收3,466人,這完全是在管理能力範圍內的數字。相較之下,人口較少的黎巴嫩接收的難民人數十分龐大,造成明顯對比,目前在黎巴嫩居住且已經於聯合國難民署註冊的難民人數是110萬。
 
薩里爾•謝蒂表示:「問題不是全球有多少難民,而是世界上許多富裕的國家接收的人數最少,做得最少。」
 
「如果世界上這些富裕國家願意按比例(人口數、財富與失業率)接收難民,為世界上的難民尋找安身之處完全是可以被解決的事情。現在缺乏的是合作和政治意願。」
 
 
必須有更多政府展現領導力
 
報告舉加拿大為例,解釋只要有領導力與遠見,國家有能力及時重新安置大量的難民。
 
自2015年11月以來,加拿大重新安置將近30,000名敘利亞難民,稍微超過一半的人是獲得加拿大政府補助,其餘將近11,000人是透過私人捐助安排抵達。2016年8月底,另外受理了18,000件敘利亞難民的申請,其中主要來自黎巴嫩、約旦以及土耳其。
 
報告指出,今天,只有約30國擁有類似難民重新安置的申請計畫,根據聯合國統計的所需數量,每年的重新安置名額根本供不應求。如果有60國或90國擁有類似的計畫,便能大大地改善這場危機。
 
為了鼓勵更多國家採取有效的行動,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一項新的重新安置脆弱難民的機制,和一項新的全球移轉機制,以因應如敘利亞衝突般的緊急狀況。如此一來,鄰近的國家就不用因為人們為了活命逃離家鄉時,被大量人潮淹沒。
 
 
「世界不能再繼續讓這些收容國獨自承擔過多,只因為這些國家是衝突國的鄰國,世界其他地方沒有提供協助,讓少部分的國家收容上百萬名難民,而大多數的國家完全沒有伸出援手。」
 
「世界領袖已經未能同意一項保護世界上2100萬名難民的計畫,但當領導人失能時,擁有良善之心的人們務必向各國政府施加壓力,展現人性,難民與我們的唯一分別只是他們被迫逃離家鄉。」
 
Warning!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
Get Firefox
Get Chrome
Get Ope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