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政府,停止在太平洋島上秘密虐待難民!

2015年3月,被澳洲政府拘留在諾魯的孩子們,於諾魯收容所抗議惡劣的生活環境。 © 2016 Private

 

約1,200名前往澳洲尋求庇護的難民,遭澳洲政府強迫遣送至諾魯共和國以及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馬努斯島,澳洲政府在當地築起收容所,但卻沒有提供足夠支援,讓男女老少在收容所中飽受折磨,忍受慘無人道的生活環境。澳洲政府完全清楚這一切,卻不顧聯合國與專家建議繼續讓這些事情發生,並試圖隱藏事實。

 

諾魯收容所拒絕媒體進入,但國際特赦組織與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共同派研究員深入諾魯禁地,揭露收容所內種種人權侵犯事實,希望喚起世界關注。我們也需要您的行動支持!

 

立刻連署,告訴澳洲政府停止秘密虐待難民

 

巴布亞紐幾內亞馬努斯島:死亡事件無人調查 拘留所強制遷離

 
澳洲政府在巴布亞紐幾內亞馬努斯島的離岸收容政策導致另一起死亡,我們必須與處在生死邊緣的人們站在一起。
 
2017年10月2日發生最新一起悲劇,一名來自斯里蘭卡的男性在馬努斯島上死亡,當時他因為自殘受傷住院,他飽受心理問題困擾。不到2個月前,一名伊朗難民Hamed Shamshiripour才在東洛倫高難民中心附近的樹林裡被發現身亡。我們仍不知道他的死因。
 
數百名難民被困在巴布亞紐幾內亞馬努斯島,面臨持續的暴力攻擊以及虐待。難民被澳洲政府送到馬努斯島上,因為澳洲的離岸處理政策以及拘留系統。乘船至澳洲尋求保護的人不被允許尋求庇護,反而被送到馬努斯島以及諾魯共和國。
 
澳洲刻意將離岸處理系統設計成處處充滿虐待,使數百人被困在這些島嶼上數年。
 
最近幾個月,澳洲和巴布亞紐幾內亞政府嘗試關閉馬努斯島Lombrum的拘留中心。這可能使難民們更加靠近當地社區,使暴力程度增加。關鍵的難民支持服務,包括服務留在馬努斯島上數百名難民的醫療措施很可能停止。
 
9月25日,25名難民獲得美國的庇護資格,但馬努斯島上大多數的難民以及尋求庇護者仍對未來沒有明確規劃。
 
10月31日,澳洲政府撤離所有馬努斯島Lombrum拘留中心中的工作人員以及服務,該拘留中心的難民以及尋求庇護者因為澳洲政府殘忍而非法的離岸處理政策,被送往馬努斯島拘留中心。超過600人被告知要移到靠近市中心,所謂的「臨時安置」中心,使他們的人身安全陷入危險。在山丘大樓(Hillside Haus)以及西洛倫高(West Lorengau)的拘留中心尚未完工,因此沒有安全柵欄,也無法供給充足的電力。
 
11月23日,巴布亞紐幾內亞政府派遣配有棍棒和刀子的警察以及移民署官員,進入Lombrum巴布亞紐幾內亞馬努斯島上的拘留中心。官員宣布約420名留在拘留中心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有1小時的時間準備搬遷。然而,經過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數小時的和平抗議之後,官員毀壞他們的食物和雨水收集設備,強迫某些難民上巴士,將他們載往島上另一處的拘留中心。》閱讀最新緊急救援了解馬努斯島發生了什麼事
 
連署幫助捍衛馬努斯島難民與尋求庇護者的權利。呼籲澳洲政府與巴布亞紐幾內亞政府立刻供給飲水、食物和電力,停止虐待難民!
 

 

立刻連署,告訴澳洲政府停止秘密虐待難民

 

諾魯共和國:孩童也失去生存意念

 

事實一:澳洲政府基本上花錢外包離岸收容所

 

基於一份2012年澳洲與諾魯政府簽訂的備忘錄,澳洲政府開始將前往澳洲尋求庇護的人們強制送往約有1萬人口的諾魯,而諾魯的就業機會、飲水、基本設施(醫療、教育)原本就已經嚴重不足。經過40年的礦產開發,大部分的土地已經無法再種植任何農作物。該島嶼總面積比墨爾本機場還要小。

 

澳洲政府同意支付諾魯收容所的所有開銷,2015年澳洲政府花費約4.15億澳幣營運諾魯收容所,等同於一人一年需花費35萬澳幣(約合845萬台幣)。

 

他們好不容易逃離戰火與險境,渴望著安全的生活,卻再度被送往毫無尊嚴可言的收容所,不知道何時可以重獲自由。

 

超過400名尋求庇護者與難民生活在澳洲設在諾魯的難民處理中心擁擠的帳篷裡,帳篷內的溫度通常高達攝氏40-50度。© 2016 Private

 

那些患有嚴重身心疾病、飽受心理問題困擾、年屆學齡的孩童——日復一日地在收容所中等待,雖說是收容所,但大部分人擠在狹小的帳篷裡,不但潮濕,炎熱時更可達40度高溫,當地的社工與醫療人員忽視這些人的身心需求,而澳洲政府亦不必要地拖延或拒絕他們急迫的需求,縱使是性命攸關的時刻也一樣。

「世界上沒有哪一個國家像澳洲這樣,只為了嚇阻其他人前來尋求庇護而做到這樣的地步。」——國際特赦組織資深研究主任Anna Neistat

澳洲政府非常清楚在諾魯收容所發生的一切,然而卻選擇忽視—這是澳洲政府有意為之的政策。

 

澳洲政府對諾魯收容所掌有權力,卻未能處理一連串的人權侵犯,這代表這是澳洲政府有意實施的一項政策,為了嚇阻其他難民前來澳洲尋求庇護,而以這1,200人的性命當作籌碼殘酷地展示。

 

事實二:除了對難民權利的侵犯,這也是對兒童人權的侵犯

 

國際特赦組織與人權觀察派研究員至諾魯探訪當地收容澳洲政府送來的難民,訪問84名遭拘留者並收集證詞、記錄影像與照片。這些難民缺乏適當的飲水、衛生設備,得不到需要的醫療救護,甚至遭到暴力與性侵犯。在諾魯,犯下這些罪行的人極少受到法律制裁。

讓(諾魯收容所的)大人甚至小孩不斷承受虐待,面臨崩潰邊緣,似乎成為澳洲政府營運諾魯收容所的目標之一。——人權觀察兒童權利資深顧問Michael Bochenek

「人們沒有真正的生活。我們只是存活。我們是行屍走肉,只有軀殼。我們失去了希望和動機。」
 

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告訴我們,他們不斷地與醫療人員溝通希望獲得治療,並給我們的研究員看了許多處方籤,然而這些醫生的處方籤也都無法幫助他們獲得所需的藥物。© 2016 Anna Neistat/Amnesty International

 
在諾魯,甚至有9歲的孩童公開表示想自殺結束生命
 
一名男性尋求庇護者說:
 
「當我們來到這裡時,發現叢林裡的帳篷。他們把8個家庭安排在一個帳篷裡,總共有6個小孩同住一個帳篷。每一天、每一個晚上我們不曾休息過。沒辦法睡覺。孩子們會打架因為太擠了。他們(所方)一天裡大部分的時間把水鎖起來。他們只會給我們一點點,太陽那麼炎熱,根本就不夠。有的時候我們兩三天沒辦法洗澡。孩子們的皮膚狀況變得很糟。我們忍受這樣的情形兩年。」另一名女性尋求庇護者說,這樣的情況讓孩子開始出現心理問題,甚至尿床。
在學校裡,所有的孩子都說:「難民、難民、難民」,而不是叫你的名字。他們打我們,當我們想跟老師說的時候,老師不會說:「你們這些諾魯小孩為什麼要打其他小朋友?」他們會說:「為什麼你要跟諾魯小孩打架?」我們想要解釋,但他們不聽。
——居住在諾魯收容所的10歲女孩

國際壓力與獨立專家要求澳洲政府改善 政府卻選擇無所作為

 

澳洲人權委員會(AHRC)聯合國難民署(UNHCR)澳洲參議院選出的委員會一名政府指派的獨立專家,均強調發生在諾魯的這些人權侵犯,並呼籲政府改善。但澳洲政府仍舊沒有解決。

 

針對這些嚴重的人權侵犯事件,國際特赦組織與人權觀察進行實地研究調查後,發表一份聯合聲明,希望喚起全世界對於發生在諾魯種種人權侵犯的重視。

 

加入連署,一起告訴澳洲政府:立刻停止秘密虐待難民!

 

To the Hon Peter Dutton MP 

To Minister for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

致親愛的澳洲眾議院議員暨澳洲移民和邊境防衛部部長Peter Dutton

我們呼籲澳洲政府立即採取以下行動:

  • 關閉位於諾魯的區域處理中心
  • 將諾魯的尋求庇護者立刻帶回澳洲
  • 即時並公平地評估諾魯尚未審查完畢的國際保護申請
  • 確保諾魯所有經審查後判定為難民身分者,有權利於澳洲安置 
  • 確保保障所有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的安全,不受地方社區、安全部隊或私人契約承包商的暴力。且警方應節制,不應逮捕和平行動者;
  • 立刻將馬努斯島所有尋求庇護者和難民送到澳洲本土
  • 確保所有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均可以獲得適當的生活環境,包括適當的醫療、衛生、食品、飲水、用電及其他基本設施;
  • 確保所有獲得難民資格者,有權利安置在澳洲或其他國家
  • 停止任何使難民承受傷害或創傷的行動或政策
  • 在獨立調查馬努斯島上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死亡事件和舉報攻擊事件時時全力配合,並立刻向受害者家屬報告調查最新進度與結果。

 

澳洲政府,請停止秘密虐待諾魯&馬努斯島的難民與尋求庇護者

姓名與國家名可用中文或英文填入,線上連署時電子郵件之效力等同簽名

 

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將做為國際特赦組織倡議之用。就您所提供的個人資料,您可享有以下權利:(一)查詢或請求閱覽(二)請求製作複本(三)請求補充或更正(四)請求停止蒐集、處理或利用(五)請求刪除個人資料。若您希望查詢,請與本會聯絡。

CAPTCHA
此問題用於測試您是否為人類訪問者,並阻止自動提交垃圾內容。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