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WIRE】捷克境內羅姆族兒童遭種族歧視的真實故事

©ElizaGoroya

 

撰稿/Catrinel Motoc

 

住在捷克共和國的羅姆族兒童缺乏應有的受教權,他們僅僅因為外表不同,就飽受霸凌、遭同學孤立、甚至被編入「輕微心智障礙者」的學校。我們採訪了2名羅姆族學童和1名母親,聽他們講述種族隔離與歧視如何毀壞他們的生活。

  • 他們笑她是「黑嘴妞」

我和我妹珍娜(Jana)是學校裡少數的羅姆族學生。我曾經覺得這是間好學校,但是其他人都霸凌我們,尤其對珍娜欺負得更凶。

 

他們會推擠珍娜,叫她「黑嘴妞」,笑她什麼都不會,說她長得很噁心,還有其他類似的辱罵。其他人無時無刻都在霸凌她,有一次大家把她的鞋子藏起來,那天正下著雪,所以我只好背她回家。

 

珍娜因此害怕上學,媽媽會做早餐給我們、帶我們去上學,但路上珍娜就會開始大哭,無緣無故發脾氣,連我也跟著哭了。這種場面每天都在上演。

 

後來,我跑去告訴導師霸凌的事,但她卻不聽。所以我決定靠自己,跟他們打架,但被老師發現後,老師往往只責罵我一個人。我們的成績也慢慢下滑,所有老師都跟全班說,我們又髒又臭,那些老師甚至說珍娜無法融入校園生活。

 

從那時起,我們開始不去學校,後來我們常常翹課。社工人員來我們家,把我們從家裡接走,我們現在住在兒童之家。


受訪者:凱羅(Karel),15歲

 

  • 「他們把我們當白痴」

我來自斯洛伐克,以前在學校都踢足球,也贏得很多獎盃,我曾夢想成為足球員。

 

後來我們搬家到捷克,當時我不會講捷克語,覺得學校的課好難。我被當了之後,學校讓心理醫生測試我。他們叫我配對一些圖片,這測驗也太簡單了,這讓我覺得,學校的人把我當成蠢蛋。

 

後來,他們送我去讀「實用學校」,我的朋友都在那裡念書,所以我也願意過去,那裡至少一半的學生都是羅姆族人。

 

但我那時沒發現,這間學校其實是給心智障礙者就讀的學校。我的奶奶不想讓我念這樣的學校,但校方卻告訴她,我沒有能力念一般學校。


在實用學校裡,我們都被當成白癡來教,課程實在過度簡單,學校的教學進度也很慢。若繼續在這裡唸書,我根本沒辦法上好高中。

 

受訪者:安德烈(Andrej), 15歲

 

  • 「校方不收羅姆族學生」

我只是想讓我的兩個兒子帕維爾(Pavel)還有法蘭提賽克(František)可以上學。我想幫他們註冊,讓他們唸附近的主流學校,但卻被校方拒絕。

 

我們之所以選這間學校,是因為離家最近,可以省下交通費。我的兒子可以回家吃中餐、下午再回學校上課。不過,學校卻說他們不想收羅姆族學生。

 

學校甚至跟我說,他們有文件證明我的其中一個兒子法蘭提賽克,是個弱智兒童。但很明顯,他才不是什麼弱智,他只不過以前曾被編入實用學校,而當時我還沒拿到監護權。

 

此外,他們說學校沒有名額給帕維爾了,這件事從頭到尾都是學校主任在安排的。

 

這名主任跟遠在城市另一邊的學校聯繫,那間學校願意接受帕維爾。而法蘭提賽克被編入同一個社區裡的實用學校。但現在,他們要花40分鐘搭公車,而不是只走10分鐘就可以上學。這讓我們多花很多錢。

 

學校主任有跟社工講這件事,我不意外,這名副主任說:「所有的男孩一輩子,只要學會算錢買東西就好了。」

 

受訪者:羅姆族母親艾蓮娜(Elena)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