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報告:塔利班的「窒息式鎮壓」摧毀婦女和女孩的生活

  • 女性示威者遭受拘留、強迫失蹤和酷刑
  • 婦女和女孩因「道德敗壞」被逮捕和拘留
  • 童婚、早婚和強迫婚姻大幅增加

國際特赦組織在新發布的報告中,表示阿富汗婦女和女孩的生活因為塔利班鎮壓她們的人權而遭受重創。

塔利班自2021年8月掌權以來,持續侵犯婦女和女孩的受教權、工作權和行動自由權;塔利班也摧毀了給逃離家暴者的保護和支持系統,更因稍有違反歧視性規定而拘留婦女和女孩,且導致阿富汗的童婚、早婚和強迫婚姻率遽增。

《慢動作的死亡:塔利班統治下的婦女和女孩》(Death in Slow Motion: Women and Girls Under Taliban Rule)這份報告還揭露了和平抗議這些壓迫性規則的婦女是如何受到威脅、逮捕、拘留、酷刑和強迫失蹤。

這種對阿富汗女性的窒息式鎮壓正與日俱增。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

「在塔利班接管阿富汗的不到一年裡,他們的嚴厲政策正在剝奪數百萬婦女和女孩能有安全、自由和充實生活的權利。」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Agnès Callamard)表示。

「這些政策形成了一個壓迫體系,幾乎在生活的各個層面裡都歧視著婦女和女孩,歧視她們每一個日常生活的細節,是否可以上學、是否可以工作、怎麼工作、是否可以離開家以及怎麼離開家,都受到控制和嚴格的限制。」

「這種對阿富汗女性的窒息式鎮壓正與日俱增。國際社會必須迫切要求塔利班尊重和保護婦女和女童的權利。」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塔利班實施重大的政策改革和措施,以維護婦女和女孩的權利。包含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和所有聯合國成員國在內的各國政府和國際組織,都必須緊急制定和實施強而有力的協調策略,迫使塔利班實現這些改革。

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員於2022年3月造訪阿富汗。全面調查在2021年9月至2022年6月期間進行,調查內容包含訪問90名阿富汗婦女和11名女孩,年齡介於14至74歲之間,她們居住在阿富汗34個省中的20個省。

對和平示威者進行拘留和酷刑

自從2021年8月控制阿富汗以來,塔利班一直是該國實質掌權的當局。儘管塔利班最初公開承諾將維護婦女和女孩的權利,隨後卻實施了侵犯她們權利的系統性歧視政策。

阿富汗各地的婦女和女孩以一波示威活動對這次鎮壓作出反應;而塔利班以暴力手段作為回應,對示威者進行騷擾、虐待、恣意逮捕、拘留、強迫失蹤以及身體與心理上的酷刑。

一名阿富汗婦女在家中被拍攝。© Kiyana Hayeri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一名阿富汗婦女在家中被拍攝。© Kiyana Hayeri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了一名在2022年被逮補並被拘留數天的示威者。在描述拘留期間的待遇時,她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塔利班警衛] 不斷來到我的房間,向我展示我家人的照片。他們一直重複説……『我們可以殺了他們,所有人,而你什麼也做不了……別哭,別鬧。 抗議之後,你應該要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日子。』」

她還描述自己受到嚴重毆打:「他們鎖上門,開始對我大吼大叫…… [一名塔利班成員] 說,『你這個討厭的女人……美國不給我們錢就是因為你們這些婊子』……然後他踢了我一腳。這一腳力道非常大,讓我的背部受了傷,他還踢我的下巴……我嘴巴現在還在痛。只要說話的時候就會痛。」

一個走在我旁邊的士兵打了我的胸部,他說:『我現在可以殺了你,沒人會多說什麼。』
一名曾在塔利班拘留期間被施以酷刑的婦女

兩名婦女表示,在社群媒體上發布一名示威同伴受傷的照片之後,塔利班成員發展了一套新策略,來防止她們公開展示自己的傷勢。

其中一名婦女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毆打我們的胸部和雙腿之間。這樣做是為了讓我們無法向世界展示我們的傷處。一個走在我旁邊的士兵打了我的胸部,他說:『我現在可以殺了你,沒人會多說什麼。』每次我們出去的時候都會發生這種情況:我們會受到侮辱——無論是身體上、語言上還是情緒上。」

被拘留的示威者無法獲得足夠的食物、水、通風、衛生產品和醫療保健。為了確保自己能夠獲釋,這些婦女被迫簽署協議,保證她們和家人不會再次示威,也不會公開談論她們在拘留期間的經歷。

恣意逮捕和拘留的理由包括「道德敗壞」

根據塔利班管理的拘留中心的4名吹哨者,塔利班因為女性稍有違反歧視性政策而逮捕和拘留她們的情形越來越多,歧視性政策例如:禁止在沒有馬赫拉姆(mahram) [男伴侶] 的情況下出現在公共場合,或禁止與不符合馬赫拉姆資格的人出沒在公開場合。被捕者通常被指控犯下「道德敗壞」這種模棱兩可的「罪行」。

一名監獄工作人員解釋:「有時他們會從咖啡店裡帶走男孩和女孩…… [或者] 如果他們看到沒有與馬赫拉姆在一起的婦女,就可以逮捕她……在這類案件之前沒有發生在監獄裡……但這個數字每個月都在增加。」

一名在2022年被拘留的大學生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在受到與馬赫拉姆限制有關的指控而被逮捕後,受到威脅和毆打。

這名大學生說,塔利班成員「開始對我進行電擊……在我的肩膀、臉、脖子上,在他們可以電擊的所有地方……他們稱我為妓女 [和] 婊子……拿著槍的人說,『我會殺了你,沒有人能找到你的屍體。』」

吹哨者說,以前住在庇護所或在塔利班接管後試圖逃離虐待的性別暴力倖存者,現在被關押在拘留中心。其中一名工作人員表示:「有些人親自問塔利班,『你們的庇護所在哪裡?』 [塔利班] 沒有庇護所,所以他們最終進了監獄。」

這些婦女和女孩受到單獨監禁、毆打和其他形式的酷刑,並被迫忍受不人道的生活條件,包括過度擁擠以及冬季無法獲得食物、水和暖氣。

童婚、早婚和強迫婚姻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此研究得到在阿富汗運作的國家和國際組織、當地社運者和其他專家的證實),在塔利班統治下,阿富汗的童婚、早婚和強迫婚姻率正在飆升。增長的關鍵原因包括經濟和人道危機、婦女和女孩缺乏教育和職業前景、家庭強迫婦女和女孩嫁給塔利班成員,以及塔利班成員強迫婦女和女孩嫁給他們。

致力於解決童婚、早婚和強迫婚姻議題的組織「Too Young to Wed」秘書長Stephanie Sinclair解釋:「在阿富汗,童婚的情形真是糟到不能再糟。你有一個父權政府、戰爭、貧困、乾旱、失學的女孩——所有這些因素加在一起……我們知道童婚數量會飆升。」
 

阿富汗婦女的行動自由和工作權在塔利班的統治下受到限制。© Kiyana Hayeri / Amnesty International
阿富汗婦女的行動自由和工作權在塔利班的統治下受到限制。© Kiyana Hayeri / Amnesty International

 

來自阿富汗中部省份,35歲的 Khorsheed* 告訴國際特赦組織,經濟危機迫使她在2021年9月將13歲的女兒嫁給了30歲的鄰居,以換取60,000阿富汗尼(約合670美元)的「聘禮」。 她說,女兒結婚後她鬆了口氣,並補充說道:「她不會再餓肚子了。」

Khorsheed 說,她也在考慮嫁掉她10歲的女兒,但不願意這麼做,因為她希望這個女兒將來可以養家。她解釋說:「我希望她能學得更多。她會讀、會寫、會說英文、會賺錢……我希望這個女兒能有所作為,她會養家糊口。當然,如果他們不開放學校,我就得把她嫁出去。」

缺乏受教育的機會

塔利班持續阻止絕大多數中學女生接受教育。女學生原定於2022年3月23日重返校園,但在當天,塔利班以與她們制服有關的「技術問題」為由,將這些女孩送回家。4個月後,塔利班依然拒絕讓女孩接受教育。

楠格哈爾省(Nangarhar)的25歲高中教師 Fatima* 告訴國際特赦組織:「這些年輕女孩只是想要擁有未來,而現在她們看不到任何希望。」

在大學層面,塔利班對女學生的騷擾,以及對學生的行為、服裝、機會的限制,創造出一個不安全的環境,系統性地讓女學生處於不利地位。許多女學生現在不是停止上學,就是決定根本不上大學。

喀布爾大學的21歲學生 Brishna* 告訴國際特赦組織:「 [學校外面的] 警衛對我們大吼大叫:『把你的衣服、圍巾穿好……為什麼你的腳會露出來?』……我們的系主任來到我們班上告訴我們:『小心,我們只能在教職大樓內保護你們……如果塔利班成員試圖傷害或騷擾你們,我們將無能為力。』」

國際社會的責任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國際社會要讓塔利班為自己的行為嘗到苦果,例如透過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決議實施針對性的制裁或旅行禁令,或採用其他形式的影響力,以不傷害阿富汗人民的手段讓塔利班為其對待女性的方式負起責任。

「塔利班蓄意剝奪數百萬婦女和女童的人權,並對她們施加系統性的歧視。」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表示。

「如果國際社會不採取行動,就是將阿富汗的婦女和女孩棄而不顧,並破壞世界各地的人權。」

*名字受到變更以保護當事人身份。

附加檔案 Size
ASA1156852022ENGLISH.pdf 1.52 MB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