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示威:人權捍衛者的故事

香港:鄒幸彤(Chow Hang-tung)

人權律師兼勞權倡議者鄒幸彤目前遭受監禁,2021年9月,她被控《國家安全法》下的「煽動顛覆罪」,面臨高達10年有期徒刑。她和其他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支聯會)的核心成員,僅因和平紀念1989天安門事件就遭受針對。

人權律師兼勞權倡議者鄒幸彤目前遭受監禁,2021年9月,她被控《國家安全法》下的「煽動顛覆罪
人權律師兼勞權倡議者鄒幸彤目前遭受監禁,2021年9月,她被控《國家安全法》下的「煽動顛覆罪

 

2020年6月,國安法在香港通過並實施。此法對「國家安全」的廣泛定義仿效中國中央當局的定義,缺乏明確性和法律可預測性,且一直被恣意用來限制表達、和平集會與結社自由等權利,以及打壓異議聲音和政治反對派。

自1990年6月4日起,香港支聯會每年規劃全球最大的天安門事件紀念活動,數以萬計的人們參加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晚會,紀念那些遭到殺害的人們。活動已經持續30年,參加人數有時高達數十萬人。

2021年9月8日,鄒幸彤與梁錦威、鄧岳君和陳多偉等3名前支聯會領袖不願配合當局的要求,他們在拒絕提交支聯會成員、員工和合作組織的相關資料後被捕。另一名前領袖徐漢光在兩天後被捕。

由於核心成員遭到起訴,加上政府施壓日益加劇,香港支聯會隨後於2021年9月25日解散。

鄒幸彤長期以來都是人權捍衛者。在成為人權律師之前,她是中國勞權倡議者。身為香港大律師,她曾替遭國安法針對的政治社運人士辯護。

辛巴威:瑟希莉亞・欽比里(Cecillia Chimbiri)、喬安娜・馬蒙貝(Joanah Mamombe)和內賽・馬洛瓦(Netsai Marova)

2020年5月13日,政治社運人士瑟希莉亞・欽比里、喬安娜・馬蒙貝和內賽・馬洛瓦,因為領導一場抗議當局的Covid-19疫情措施以及國內大規模飢荒的反政府示威,在辛巴威首都哈拉雷一處警察路障被捕。

這3名女性都是反對派「民主變革運動聯盟」(MDC-Alliance)的青年領袖,她們被帶到哈拉雷中央警察局,在那裡又以要帶她們前往另一處警局為藉口,要求她們搭上另一台車。這3名社運人士表示,她們被戴上頭套後載往不明地點,並在那裡遭受酷刑,包含性暴力。

2天後,這3名社運人士被發現遭遺棄在距離哈拉雷87公里遠的地方,且需要住院治療。她們在住院期間被控「發表或傳播對國家有害的謊言」以及「有意推廣公共暴力而聚會」,目前正在進行審判。她們遭遇的強迫失蹤和酷刑並沒有開啟任何調查。

2020年6月10日,她們在律師辦公室時再度被捕。她們被控謊稱自己遭受酷刑,也被控「傳播或發表對國家有害的謊言」以及「打擊或妨礙司法公正」。她們的保釋遭拒,被拘留至6月26日,期間也不准她們取得親戚送的食物。

2020年6月26日,高等法院在繁瑣的條件之下准許她們保釋,包含每週向警方報到3次,以及禁止她們直接或以其他方式與任何公眾和/或私人媒體交流她們的事件,包含社群媒體。2020年7月31日,她們3人再次被捕,隨後獲釋。

智利:古斯塔沃.加蒂卡(Gustavo Gatica)

2019年,智利發生大規模示威,人們要求促進平等和人權。當局以暴力鎮壓和定罪、過度使用武力,以及以歧視性且不符合比例原則的方式使用審前拘留作為回應。當局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並將軍隊和「卡賓槍騎兵」(Carabineros)憲兵隊一起部署在街頭。

© Edgard Garrido
© Edgard Garrido

3人因此死亡、數百人重傷,其中347人眼部受傷,多數是遭裝填了高動能衝擊彈藥的鎮暴散彈槍射出的子彈擊中而受傷,這種彈藥被軍警以幾乎不受控制且無差別的方式使用。

在許多情況下,這種彈藥被用來對付對員警性命不構成威脅的示威者;員警朝在承受巨大衝擊時可能造成重傷或死亡的部位開槍,例如頭部和胸部。

其中一位受害者是21歲的心理系學生古斯塔沃.加蒂卡。在2019年11月8日聖地牙哥的一場示威中,卡賓槍騎兵朝一群示威者開槍,擊中古斯塔沃的雙眼,導致他永久失明。

示威期間,軍方也以不符比例的方式使用榴彈發射器發射催淚彈驅散民眾。許多時候,催淚彈直接朝向民眾的身體發射造成傷害,而非用作驅散人群的工具。

國際特赦組織發布證據,指出卡賓槍騎兵憲兵隊中代號G-3的高階軍官應對古斯塔沃.加蒂卡的失明負責。2個月後,這名軍官被捕並起訴。他仍在等待審判。

土耳其:「星期六母親」(The ‘Saturday Mothers’)

在土耳其,自1995年5月起,在警方拘留期間「消失」的人的親屬長期在伊斯坦堡市中心每週舉辦晚會,要求當局說明親人的下落。他們每週六中午聚集在獨立大街的加拉塔薩雷高中(Galatasaray High School)前,手持「消失的」兒子、女兒、丈夫、妻子、父親、兄弟的照片,因此得到「星期六母親」的稱號。

Fırat Doğa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Fırat Doğan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在此期間,許多參與者面臨恐嚇、騷擾、過度武力、恣意拘留和不公正起訴。1999年,主辦方決定停止舉辦每週晚會,2009年晚會又重新開始,要求真相、正義和賠償所有遭到強迫失蹤的案例。

當他們在2018年8月25日進行第700次晚會時,警方與主辦方聯絡,告訴他們必須離開,因為內政部長管轄的區長已經禁止該集會。參與者拒絕離開,警察便使用催淚彈、水砲和橡膠子彈強行驅散人群。包括失蹤者親屬在內共有46人因參加晚會而受到審判。

2022年6月,鎮暴警察透過逮捕參與者,包括著名的人權捍衛者和失蹤者的親屬,阻止他們舉辦第900次和平晚會活動

© Private
© Private
伊朗:瓦希德・阿夫卡里(Vahid Afkari)

在伊朗,2017年至2018年之間,數十萬人走上街頭,抗議貧窮、腐敗、鎮壓和威權主義。大約5,000名示威者在1月的示威活動中被恣意拘留、25人被殺;超過100人在7月、8月的示威活動中被捕、至少1人被殺。

瓦希德・阿夫卡里在和平參與這些示威活動後被恣意拘留。他遭受多次身體與心理折磨,包括毆打、言語侮辱和對家人的威脅,而在經過嚴重不公平的審判後,瓦希德被判處33年9個月的監禁以及74下鞭刑,他現在正在服刑中。

瓦希德的兩個兄弟:納維德・阿夫卡里(Navid Afkari)和哈比卜・阿夫卡里(Habib Afkari)也因參與示威活動而被捕。2020年,納維德被秘密處決;哈比卜在他的家人、國際特赦組織和世界各地的社運人士持續進行倡議後,於2022年獲釋。

伊朗當局對2021年和2022年的示威活動持續以軍事化的手段作為回應。當局不但沒有將肇事者繩之以法,反而延續國家掩蓋和矢口否認的長期模式,讚揚安全部隊並傳播虛假陳述來否認和扭曲真相,扭曲安全部隊在示威期間侵犯人權的情形和規模。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