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證詞:俄羅斯部隊非法處決平民,明顯構成戰爭罪

國際特赦組織4月初在實地研究後發佈新證詞,表示俄羅斯軍隊在烏克蘭非法處決平民,明顯構成戰爭罪。

國際特赦組的危機應對調查員訪問了超過20名來自基輔周邊鄉鎮的人,其中數人目擊俄羅斯軍隊犯下的駭人暴力行為,或有相關第一手資訊。

他們重複講述俄羅斯軍隊對基輔地區手無寸鐵的平民,犯下蓄意殺害、非法暴力和大規模恐嚇的行為。

證詞指出烏克蘭手無寸鐵的平民,在自己的住家和街頭遭到殺害,殘忍的行徑令人難以啟齒、殘暴的程度令人震驚。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Agnès Callamard)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Agnès Callamard)表示:「近幾週,我們收集了俄羅斯軍隊犯下非法處決和其他非法殺害的證據,必須以疑似戰爭罪加以調查。」

「證詞指出烏克蘭手無寸鐵的平民,在自己的住家和街頭遭到殺害,殘忍的行徑令人難以啟齒、殘暴的程度令人震驚。」

「蓄意殺害平民是侵犯人權的行為,已構成戰爭罪。這些死亡事件必須徹底調查,也必須起訴該為此負責的人,包含指揮系統的高層。」

至今,國際特赦組織已取得證據,顯示平民在卡爾可夫(Kharkiv)和蘇梅州(Sumy Oblast)的無差別攻擊中喪命,也記錄到切爾尼戈夫(Chernihiv)一場空襲造成排隊買食物的平民喪生,更收集到平民在卡爾可夫、伊久姆(Izium)和馬里烏波爾(Mariupol)遭到圍困的證據。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到俄羅斯軍隊犯下非法處決和非法殺害的地點
1.波達尼夫卡(Bohdanivka),3月9日:一名手無寸鐵的男子在家人面前,被俄羅斯士兵朝頭部開槍。
2.沃爾澤利(Vorzel),3月3日:卡特琳娜・特卡科娃(Kateryna Tkachova)的父母在住家外遭槍殺。
3.霍斯托梅(Hostomel),3月3日:市長尤里・普里利普科(Yuryi Prylypko)在發送食物和藥品到防空洞時遭槍殺。
3.霍斯托梅(Hostomel),3月13日:弗拉基米爾・札赫留帕尼(Volodymyr Zakhliupanyy)的兒子被俄羅斯軍隊「帶走」。隨後被發現他頭部中彈,已經死亡。
4.布查(Bucha),2月底:一名女子從自家圍籬往外看俄羅斯軍車時遭射殺。

地圖:©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22

「他們對他的頭部開槍」

來自波達夫尼卡(Bohdanivka)的一名46歲女子表示,俄羅斯軍隊在3月7日或8日進入她的村莊,將他們的坦克停在街上。

3月9日傍晚,這名和丈夫、10歲女兒及婆婆同住的女子,從樓下的窗戶聽到槍響。她和丈夫大喊他們是平民,也沒有武器。他們下樓時,2名俄羅斯士兵將他們和10歲女兒推進一間鍋爐房。

她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們強迫我們進房,然後用力甩上門。一分鐘後他們開門,問我先生有沒有煙。他回答沒有,他已經好幾週沒抽煙了。他們對他的右手臂開槍。另一個人說:『解決他吧。』然後就對他的頭部開槍。」

「他沒有馬上斷氣。從晚上9點半到清晨4點,雖然他沒有意識,但還在呼吸。我求他:『如果你聽得到我說話,拜託動一下手指。』他沒有動手指,但我把他的手放在我的膝蓋上用力握著。血不斷從他身上流出來。他嚥下最後一口氣時,我轉向我的女兒然後說:『爸比好像走了。』」

一名鄰居目擊俄羅斯軍隊那天晚上闖進該名女子家中,也證實自己看到她丈夫的遺體倒在鍋爐房的角落。那天稍晚,該名女子帶著女兒逃離波達夫尼卡。她81歲的婆婆因為行動不便而留下來。

「我父親的背上有6個大洞」

3月3日,18歲的卡特琳娜・特卡科娃和父母在沃爾澤利的家中,那時有幾輛車身寫著字母 「Z」 的坦克車開在他們住的街上——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時使用字母 「Z」 來標記他們的車輛。

她的母親娜塔莉亞(Nataliya)和父親瓦萊里(Valeryi)要卡特琳娜待在他們躲藏的地下室,而她的父母前往街上。卡特琳娜接著就聽到槍聲。 

娜塔莉亞和瓦萊里・特卡科娃。© Private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娜塔莉亞和瓦萊里・特卡科娃。© Private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坦克車離開後,我跳過圍籬前往鄰居家。我想確認他們是否還活著。我從圍籬上方看過去,看到母親仰躺在路邊,父親趴在路的另一側。我看到他的大衣上有幾個大洞。隔天我走到他們身邊。我父親的背上有6個大洞,母親的胸口有一個比較小的洞。娜塔莉亞和瓦萊里

 

卡特琳娜表示她的父母當時穿著平民的衣服,也沒有武器。3月10日,一名協助基輔周邊區域居民撤離的志工,幫助卡特琳娜離開沃爾澤利。志工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有看到卡特琳娜父母的遺體躺在她家附近的街上。在國際特赦組織已經證實的一支影片中,可以看到志工和卡特琳娜兩人,將卡特琳娜父母的名字、出生和死亡日期寫在一塊板子上,然後放在他們用毯子蓋住的遺體旁。

「他們發現我們之後馬上開火」

俄羅斯佔領霍斯托梅的前幾天,塔拉斯・庫茲馬克(Taras Kuzmak)四處開車遞送食物和藥品到平民聚集的防空洞。

3月3日下午1點半,他和市長尤里・普里利普科(Yuryi Prylypko)及另外2名男子在一起,他們的車遭到槍擊,方向來自俄羅斯軍隊佔據的大型住宅區。他們試著跳車,但其中一人伊凡・佐立亞(Ivan Zorya)當場喪命,尤里・普里利普科中槍後摔在地上。塔拉斯・庫茲馬克和另一名仍生還的男子躲在一輛挖土機後方數個小時,期間槍擊仍然持續。

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發現我們之後馬上開火,完全沒有警告。我只有聽到市長 [普里利普科] 的聲音。我知道他受傷了,但不曉得傷勢是否致命。我只叫他躺著不要動⋯⋯下午3點左右,他們再次朝我們開槍,大概半小時後又開槍一次,我知道他沒機會活下來了。有一種呼吸,是人在死前才會有的,是他們的最後一口氣。伊凡・佐立亞的頭和身體分離了,我猜他們用的是大口徑的槍。」

預設圖片
尤里・普里利普科。© Private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我知道他受傷了,但不曉得傷勢是否致命。我只叫他躺著不要動⋯⋯下午3點左右,他們再次朝我們開槍,大概半小時後又開槍一次,我知道他沒機會活下來了。有一種呼吸,是人在死前才會有的,是他們的最後一口氣。伊凡・佐立亞的頭和身體分離了,我猜他們用的是大口徑的槍。塔拉斯・庫茲馬克

另外2名霍斯托梅居民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幾天後他們在一座教堂附近看到尤里・普里利普科的遺體,當時為他舉辦了一場臨時葬禮。其他居民證實,在尤里・普里利普科過世前幾天,他一直在市内到處送食物和藥品,而且總是開著平民車輛。

非法殺害與強暴

國際特赦組織收集到另外3起非法殺害平民的資料,其中包含1名強暴倖存者,她的丈夫遭俄羅斯軍隊非法處決。

一名居住在基輔東邊村莊的女子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3月9日,2名俄羅斯士兵進入她家,殺了她的丈夫,然後用槍指著她並多次強暴她,她年幼的兒子就躲在附近的鍋爐房。該名女子後來成功帶著兒子逃離村莊,抵達烏克蘭控制的領土。

24歲的米蓮娜來自布查,她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自己看到住在同一條街的女子遺體躺在她家外面。女子的母親告訴米蓮娜,她的女兒在入侵的前幾天被射殺,當時她從圍籬往外看一輛俄羅斯軍車。國際特赦組織危機證據研究組獨立證實了一段影片,確認了埋葬她的淺墳位置。

弗拉基米爾・札赫留帕尼和妻子在入侵前幾天就逃離霍斯托梅市,但他們39歲的兒子謝爾西(Serhiy)下定決心要留下來。

起初,他們每天通電話,謝爾西描述城市內激烈的戰鬥。3月4日開始,弗拉基米爾開始聯絡不上兒子。當時還留在市內的朋友試著找尋謝爾西,於是前往他躲藏的地下室。

弗拉基米爾向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他們詢問鄰居,鄰居回答俄羅斯在3月13日將我兒子 [從地下室] 帶走。他們去找謝爾西時,在某棟樓的車庫後面發現他⋯⋯他們說他的頭部中彈。」

俄羅斯佔領下的生活

受訪者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們在入侵前幾天就無法取得電、水和瓦斯,取得食物的管道非常有限。手機訊號非常差,有些受訪者表示俄羅斯士兵看到居民帶著手機,便會將其沒收或銷毀,或因為居民有手機而以暴力威脅他們。

暴力和恐嚇等威脅也相當普遍。霍斯托梅的一名男子表示,他看到整棟在住宅躲避砲擊的人被迫離開建築,而俄羅斯軍官立刻朝他們的頭部上方開槍,強迫他們趴在地上。2名來自布查的男子也表示,他們前往住家附近被破壞的雜貨店找食物時,狙擊手經常朝他們開槍。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阿格妮斯・卡拉馬爾表示:「在俄羅斯的佔領之下,這些駭人的生命經驗不斷湧現。烏克蘭受害者必須知道國際社會決心替他們的折磨追究責任。」

戰爭罪和其他違反國際人道法的行為

蓄意殺害平民、強暴、酷刑和不人道對待戰俘,屬於人權侵害行為且構成戰爭罪。直接犯下戰爭罪的人,應追究其刑事責任。根據指揮責任的原則,上級長官——包含軍隊指揮官平民領導者,例如部長與國家元首——若知道或有理由知道自己的軍隊犯下戰爭罪,卻沒有試著阻止或懲罰犯罪的人,也應追究其刑事責任。

國際特赦組織正在記錄烏克蘭戰爭中侵犯人權和違反國際人道法的行為。國際特赦組織至今發佈的所有內容——包含新聞、簡報和調查——都能在這裡找到

相關資訊

因為你 我們有改變世界的力量

鼓舞人們 挺身關切不義 驅動人性 心存同情同理 攜手人群 讓世界更親近 致力人權 全球普世共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