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焦點】集會自由權利蒙上陰影 智利執法人員過度使用武力

 

2019年10月中旬起,智利發生了一系列事件。起初是由學生發起的一連串示威活動,反對首都 地區公共交通費用的漲價。隨後新一波示威爆發,並迅速蔓延至整個國家。這種大規模的不滿情 緒要求更大程度的平等、尊嚴和社會及經濟權利的保障,例如獲得體面的退休金、住房、教育和 健保的權利。

 

智利總統皮涅拉(Sebastián Piñera)頒布緊急狀態作為回應,並在該 國一些地區部署為期10天的武裝部隊。他們與智利武警(the Carabi- neros de Chile)展開聯合行動維持治安。 然而,這項措施不但沒有緩和情況,反而更加激怒示威者。武裝部隊(其 職能不包含維持示威中的公共秩序)被控施以許多酷刑和其他殘忍、不 人道或有辱人格的懲罰。他們多次對示威者使用致命武器,並在示威活 動中殺害三人,其中一人被槍殺。智利武警則在許多情況下,不僅沒有 協助維持示威活動的秩序,也沒有適當處理暴力事件,反而使數千人受 傷、其中數百人傷勢嚴重。 雖然智利過去有許多警察侵犯人權的記錄,但從2019年10月開始發生 的國家暴力事件則是民主政府時期前所未有的。執法人員侵犯人身安 全的行為十分普遍,而且由於警察是負責維持公共秩序的機構,因此需 要採取深刻的結構性改革,以防止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示威者要求改善社會與經濟權利
 
智利自1990年皮諾契特(Pinochet)領導的威權軍事政權結束並恢復 民主以來,在制度、經濟和社會層面上取得了重大進步。根據聯合國開 發計畫署(The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UNDP)的 數據,智利的貧困率遠低於拉丁美洲的平均水平,而且該國的人類發展 指數是拉丁美洲中最好的。1990年至2015年期間的智利,生活在貧困 線以下的人口比例從68%降至11.7%,根據聯合國拉丁美洲和加勒比 經濟委員會(Economic Commission for Latin America and the Car- ibbean, ECLAC)的研究,智利是該地區在社會政策方面人均投資最多 的國家之一。 然而,儘管智利是拉丁美洲人均收入最高的國家之一,在不平等方面卻 排名中間,而且財富高度集中。2017年,50%的家庭只佔有全國2.1%的 淨財富,而最富有的10%家庭卻佔到66.5%,金字塔頂端的1%的家庭 佔到26.5%,這種社會經濟不平等體現在收入、資本獲取和就業方面, 並對其他權利產生負面影響,如受教育、政治參與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等權利。例如,2015年,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the Unit- ed Nations Committee on Economic, Social, and Cultural Rights, ESCR Committee)對智利《憲法》中的一些權利缺乏認可表示關切。經 濟、社會和文化權利委員會特別提到在以下權利方面缺乏進展:同工同 酬、基本社會保障、適當住房權、打擊社會隔離、獲得安全飲用水和衛生 服務(特別是在農村地區)、採掘業對水的過度和非永續的利用、低收入 者獲得健保服務,以及公共教育品質等。 2019年底,智利全國成千上萬人走上街頭表達訴求。
從10月7日開始, 該國首都聖地牙哥的學生發起「大規模逃票」運動。這是為了回應前一 天宣佈的聖地牙哥等地公車、捷運和郊區火車的票價上漲。10天後,成千上萬人加入示威活動,聖地亞哥數十個捷運站的基礎設施被毀,並被 放火焚燒,而維安部隊成員、學生和乘客之間則發生衝突。 10月18日,智利主要的電力公司大樓發生火災,皮涅拉總統下令在首 都地區實行緊急狀態。該法令允許限制行動和集會自由,並規定武裝部 隊可以執行公共秩序職能。然而,隨著示威和暴力事件在全國蔓延,不 同地區也發佈持續5至9天的緊急狀態法令。
 
 
智利警方過度使用武力
 
隨後幾天,全國各地發生了大規模示威和騷亂,包括搶劫和幾起火災,大多發生在超市。在這種情況下,人權侵害事件急劇增加,例如智利武 警和軍方發射子彈和鉛彈(由金屬及橡膠合金製成),造成了多起嚴重 的眼部損傷。 雖然智利過去有許多武警侵犯人權的記錄,但在10月18日之後,人權 侵害的程度達到了民主政府治理下前所未有的水平。
10月20日,皮涅 拉總統宣稱他是在「與一個強大的、無情的敵人作戰。這個敵人不尊重 任何東西或任何人,而且即使造成人命損失還是會做出無限制的暴力 和犯罪行為,他們的唯一目的就是造成最大傷害。」 同一天,智利醫學協會(Colegio Médico de Chile)通報了第一起眼睛 受傷的事件。此外,26歲的羅瑪里奧・韋洛茲(Romario Veloz)在參加遊 行時遭開槍射殺,據報開槍者為軍方人員。 另有數人死亡,大多數是在 搶劫和火災的背景下發生的。 國際人權標準明定,執法人員在維持示威秩序時,武力必須是最後的 手段,並應遵循合法性、必要性、比例原則和問責性。在不對第三方生 命或人身安全構成具體威脅的情況下,執法人員為維持秩序而使用致 命或可能致命的武力將被視為過度使用武力。武力使用必須與所追求 的合法目標相符,並以上述原則為基礎。在一個半月的時間裡,智利警 方不僅過度使用武力,更蓄意造成示威者的痛苦。這種廣泛的傷害,在 許多情況下對倖存者造成了嚴重的身心後果。
在國際特赦組織所追蹤的一個半月內,根據智利衛生部的統計資料, 因抗爭活動期間發生的事件,其中一所公立醫院有超過12,500多人接 受緊急治療。在同一時期,則有2300名警察受傷。而據國家人權研究所(Instituto Nacional de Derechos Humanos, INDH),至少有347人眼 睛受傷,主因是被子彈擊中。另外,總檢察長辦公室登記了5,558名暴力 的受害者,其中1,938人被槍彈擊傷,674人受重傷,其中285人為眼睛 受傷。在受害者中,有834名兒童和青少年。在所有投訴中,有4,170件針 對智利武警成員。除此之外,總檢察長辦公室還登記了246名性暴力受 害者,其中6人涉及用物體進行性插入,2人涉及強暴,其中1人被多次 強暴。而針對酷刑則進行了134次調查,對非法脅迫(相當於虐待)進行 了4,158次調查。
 
 
智利當局應進行就責並改革其武警制度
 

2019年示威活動的前一個半月,武警廣泛地侵犯示威者人權。因此,智利檢察總長辦公室應繼續調查,並特別關注策略和行動指揮官的責 任,他們作為責任擔保人卻默許或准許侵犯人權的行為一再發生。司 法部門也應對所有可能的責任者提起訴訟,以確保受害者及其家屬能夠獲得正義。

除此之外,國際特赦組織也建議對智利武警進行結構性改革。此一建議也符合智利參議院安全委員會在2019年年底提出的議案。當局需要 加強對國家警察的控制,並需要進行緊急改革,以確保其完全遵守國 際人權法。最後,國際特赦組織還認為,2019年11月商定的新憲法起 草進程是一個歷史性的機會,可以解決引發示威的關鍵性社會權利問 題。智利憲法未能充分保障人權,尤其是社會權利。如不進行這些結構 性改革以保障權利,克服健康、教育、社會保障和住房等權利方面的差 距和不平等,智利的人權危機將繼續存在。未來的制憲會議,不論是100%民選還是混合制(50%民選,50%由議會代表組成),都必須確保民間社會和公民的代表性和實質參與,包括市 政當局、民間組織、區域議會和人權捍衛者等。行政和立法機應仔細考慮歷史上面臨邊緣化、排斥和歧視等經驗的群體的配套措施。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