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寫信馬拉松】今年各國政府挺身捍衛人權的機會

 
◎國際特赦組織寫信馬拉松於全球正式開跑。11月19日,台灣分會舉辦寫信馬拉松記者會。
圖左:創作歌手克里夫 Cliff  中: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青年代表 林知瑜 右: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秘書長 邱伊翎
 
 
國際特赦組織寫信馬拉松於全球正式開跑,藉由這項全世界最大的人權活動,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各國政府改正錯誤以救援全球遭到不公拘留或起訴的個人,並以身作則建立一個更公平公正的後疫情時代。
 
「COVID-19疫情雖然破壞了我們的生活,但也顯現了人們最好的一面。我們看到無數人在各自的社群團結起來,發揮惻隱之心和聲援行動來幫助需要的人們。但是令人難過地,許多政府卻和人民背道而馳,利用拘留或起訴壓制為人權挺身而出的人民。」國際特赦組織代理秘書長Julie Verhaar表示。
 
「我們正面臨抉擇的時刻,我們能夠選擇以仁慈、團結、包容、人權為核心打造未來。而政府必須在這個緊要關頭,展現導正錯誤的能力來推翻一切不公行為,釋放良心犯、停止起訴人權捍衛者,並支持人人的表達自由權。」
 
 
寫信馬拉松──全球最盛大的人權活動
 
每年12月,寫信馬拉松集結全球各地的支持者,寫下數百萬封信、電子郵件、推文、臉書貼文、和明信片聲援那些人權遭到攻擊的人,而這項活動在今日已是世界最大的人權盛事。2020年寫信馬拉松的個案為10名人權捍衛者和個人,他們分別來自阿爾及利亞、蒲隆地、智利、哥倫比亞、馬爾他、緬甸、巴基斯坦、沙烏地阿拉伯、南非、土耳其。
 
伊德里斯.哈塔克(Idris Khattak)──來自巴基斯坦的研究員,曾為國際特赦組織和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研究強迫失蹤議題,然而命運卻開了殘忍的玩笑,他在2019年11月13日也被迫失蹤,現正很可能面臨間諜罪的控訴。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巴基斯坦當局立即釋放他。
 
在馬爾他,三名來自幾內亞和象牙海岸的青年正因不實指控面臨審判;先前這三名青年和其他上百名移民搭乘橡膠艇在海上陷入困境,在船隻下沉之際,一艘馬爾他的油輪及時救援了他們。由於船長和油輪船員間的語言隔閡,這三名青年便擔起溝通的橋梁為他們翻譯,但卻沒想到這樣的義舉竟被冠上恐怖主義的罪名。
 
起初,船長欲將船上的114人,包含20名女性和至少15名孩童,帶回利比亞的加拉布里市(Garabulli),但若回到該地,這些人將面臨各種侵害虐行,例如被監禁在不人道的環境、勒索、以及酷刑。然而在與這些移民討論後,船長和船員同意將他們帶到馬爾他。
 
可是卻沒想到當船隻一抵達馬爾他,這三名擔任翻譯的青年隨即遭到逮捕,被冠上涉嫌劫持船隻、逼迫船長開往馬爾他的指控。只因為不願回到非法的酷刑深淵,他們現正被以嚴重的罪名起訴,且將可能面臨無期徒刑。國際特赦組織為「El Hiblu三人組」要求正義,並呼籲當局撤銷針對這三名青年(分別為21歲、18歲、16歲)的控訴。
 
今年寫信馬拉松的其他個案還有:
  • 傑曼.盧哥其(Germain Rukuki)──來自蒲隆地的人權捍衛者,也是面臨32年刑期的良心犯。他為人權工作卻因此遭到當局定罪。國際特赦組織呼籲蒲隆地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他。
  • 哈妮.席爾瓦(Jani Silva)──哥倫比亞普圖馬約省(Putumayo)的環境捍衛者,她捍衛自己與數百位農民(campesino)的權利,但卻不斷遭到武裝團體、軍方、走私毒販、和跨國企業的威脅。在哥倫比亞,人權捍衛者極有可能遭到迫害、鎮壓、威脅、定罪、和殺害。國際特赦組織呼籲保護哈妮.席爾瓦以及所有像她一樣的人權捍衛者。
  • 中東科技大學(METU)的LGBTI聲援團體因行使表達自由權與和平集會權遭到土耳其政府判刑。位於安卡拉(Ankara)的中東科技大學,該校的LGBTI學生歷年都會在校園舉行年度驕傲遊行,從未面臨限制。但在2019年,這起和平的活動卻遭警方壓制。參與的學生和一名學者被拘留和毆打,而這起案件目前正在法庭審理。國際特赦組織呼籲土耳其當局將這些被起訴者判定無罪,並針對警方過度使用武力的行為展開調查,以及維護學生在校園內舉辦和平遊行的權利。
  • 智利的古斯塔沃.加蒂卡(Gustavo Gatica)是名心理系學生,在首都聖地牙哥(Santiago)念書。在2019年11月8日,他上街參與示威抗議社會不平等現象,當時智利國內各地興起大規模示威,不僅登上全球各國新聞頭條,也向外界展現了激勵人心的團結精神。但是智利警方卻暴力鎮壓示威,一再地動用裝填橡膠子彈的槍枝來攻擊示威者。古斯塔沃就在這樣的情形下遭到警方射擊雙眼,永久失明。國際特赦組織呼籲智利當局針對古斯塔沃受傷的案件展開全面調查,並要求下令的指揮官對此負責。
 
 
寫信馬拉松帶來的成功
 
在過去幾年的寫信馬拉松,我們看到寫信真的能為這些個案帶來改變,不僅如此,也帶給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極大的情緒支持和鼓勵。
 
奈及利亞青少年摩西斯(Moses Akatugba)15歲時,被指控偷了3支手機而遭逮捕並被判處死刑。不過在將近80萬名國際特赦組織的支持者聲援他後,摩西斯在2019年獲釋出獄。
 
摩西斯說:「原先我被判處死刑,只因警察說我偷了3支手機。」「但現在我自由了,因為有著像你一樣的人寫信支持我。我被關在獄中8年,直到世界各地的國際特赦組織支持者寫下80萬封聲援信,我終於獲釋出獄。那些信是我走下去的力量,我今日還能活著全因為這些信的支持,你的文字真的能挽救生命。」
 
2020年7月,南蘇丹一名青年的死刑判決獲得撤銷,這樣的成果部分來自寫信馬拉松的力量。當時馬蓋.馬地歐普.恩岡(Magai Matiop Ngong)在法庭上表示,他為了想阻止表親和鄰居少年打鬥,所以拿了父親的槍往地面射擊試圖勸退他。但卻沒想到子彈反彈傷到了馬蓋的表親,最後送醫急救但不幸身亡。那時候的馬蓋才15歲,不僅背負殺人罪面臨審判,也沒有律師協助他的官司。經審判後,他遭到定罪並被判處死刑。
 
但是根據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發現,馬蓋的死刑判決並不符合比例原則,而且當局有意藉死刑來對付貧窮和弱勢人口。根據國際法以及南蘇丹法律,判處未成年孩童死刑是違法的行為。
 
2019年的寫信馬拉松,共計超過765,000人採取行動和提筆寫信,向南蘇丹政府表達對馬蓋的聲援。終於,南蘇丹法院針對馬蓋犯案時還未成年的事實,決定撤銷他的死刑判決,並將他送回高等法院重新酌情審案。
 
國際特赦組織代理秘書長Julie Verhaar表示:「人們為了挽回生命和要求政府負責而行動的力量,永遠不容小覷,每一年我們都看見,僅僅寫信或email就能帶來強大的影響力。」
 
 
寫信馬拉松在台灣
 
地理面積小小的台灣,巨大的人權動能卻年年為全球所敬佩。2019年,全台有近500所學校、近800位教育工作者、領著超過10萬名學生、加上全台民眾共同寫了數十萬封信。2020寫信馬拉松於10月5日開放報名,截至目前一個半月的時間已有超過1050位教育工作者及民眾,預計與超過13萬名學生或朋友共同寫信、捍衛人權,更有超過4萬7,000人在街頭簽署聲援沙烏地阿拉伯人權捍衛者納斯瑪的連署。
 
「寫信馬拉松的精神就是伸出援手幫助他人,透過這樣的方式來表達我們共通的人性,不僅非常重要也深具意義。各國政府必須回應這些要求改變的廣大聲音,並為人權遭受攻擊的人實現正義。」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秘書長邱伊翎表示。
 
除了為各地的教育工作者舉辦說明會,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更將於台北(11/21)台中(12/12)台南(12/20)及花蓮(12/26)舉辦盛大的寫信活動,邀請民眾聆聽人權講座、觀賞表演,與記者阿潑、作家李牧宜等人共同省思,傾聽吳志寧、林生祥、以莉 ‧ 高露等表演者為人權、土地而唱,進而寫下一封信聲援人權捍衛者並造成改變。
 
從今年開始,台灣各地的青年朋友,分別在北部、中部、南部和東華大學成立國際特赦組織校園小組。集結來自不同高中、大學對人權有興趣的學生,一起在校園內推動人權議題,舉辦寫信馬拉松人權展覽、人權野餐,透過不同的活動,除了讓更多學生、青年更了解人權議題之外,也希望讓青年了解到自己可以為人權理念實踐並行動。
 
「今年寫信馬拉松個案中就有土耳其中東科大的學生,他們像很多台灣的青年一樣,關心性別平權,在自己的校園舉辦驕傲遊行,卻遭到校方刁難和警方施暴,甚至面臨高達三年的刑期。透過參與寫信馬拉松活動,我們不僅可以告訴土耳其和世界各地的人權捍衛者,他們並不孤單——在捍衛人權的路上,他們有著來自台灣青年的支持。青年們可以透過互相支持、串連以發揮影響力,改變現況。」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青年代表林知瑜表示。
 
 
 活動背景 
 
每年寫信馬拉松都會動員世界各地的百萬人民一起行動,支持身處危險的個人並改變他們的生命。去年共計有超過650萬起行動,連續18年來,每年的行動數量都再創新高。而單是伊朗的亞絲曼.阿莉亞尼(Yasaman Aryani)就得到超過100萬起行動支持。
 
2020年寫信馬拉松的活動期間為11月至12月31日,欲了解更多資訊請至: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