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遭不公監禁的人權律師納斯林:獄中絕食抗議

 
2019年3月,伊朗人權律師納斯林.索托德(Nasrin Sotoudeh)因其和平的人權工作,包含替反抗「強制頭巾」示威者辯護,遭受不公審判而面臨38年監禁及148下鞭刑。她的丈夫瑞薩.肯鄧(Reza Khandan)在2020年7月27日於Facebook表示,納斯林的銀行帳戶已被伊朗德黑蘭檢察署凍結。
 
肯鄧寫到,他認為這些程序是檢察署搶占納斯林家庭財產的開始,目的是在伊朗「遇上危機和經濟崩潰時,透過經濟上的癱瘓對這個家庭施加經濟壓力」,他說伊朗的經濟崩潰是「政府機關的無能和不足」所導致。
 
自2020年5月納斯林的銀行帳戶被凍結以來,肯鄧和納斯林的律師數次造訪該銀行位於德黑蘭的法律部門、埃溫(Evin)監獄的檢察署和德黑蘭檢察署,卻沒有得到帳戶被凍結的理由。他在貼文的最後提到:「面對這種不人道的舉動,我們不會保持沉默」。
 
8月11日,肯鄧在Facebook上表示,納斯林開始在獄中絕食抗議,要求當局釋放伊朗的政治犯。貼文中包含以下納斯林的聲明:
 
各位人權運動者:
 
在席捲伊朗和全世界的疫情危機中,政治犯遭遇的情況變得如此艱鉅嚴苛,在這些充滿壓迫的環境下,政府不能繼續拘留他們。
 
在伊朗,政治犯所遭受的指控包括間諜罪、在世界散播腐敗(spreading corruption on earth)、危害國家安全、貪腐和賣淫、透過通訊軟體Telegram的頻道組成非法團體,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罪名可被判處十年有期徒刑或死刑。 
 
從案件成立一直到法院發布判決期間,許多被告無從與獨立律師接觸,或無法與自己的律師自由聯繫。革命法院(Revolutionary Court)的法官不斷胡亂地告訴政治犯被告:法院只會根據情報單位和安全機構提供的報告進行判決;審問者則在逮捕被告的當下就告知他們法官的判決結果。
 
律師若對革命法院法官的作為表達憤怒,就會被送入監獄。被告面臨不可思議的嚴重罪名並被判處最高刑罰,在某些案件中,法院甚至對他們判處超過法定上限的刑罰。接著,在這種極不公正的條件下被判刑的政治犯,只能難以置信地等待前方能出現一條合法的道路。
 
伊朗曾經承諾提供政治犯上訴法院的管道、假釋、暫緩執行、緩刑,以及確立一條強調判處最低刑罰的新法律。但在法庭之外,被告能否適用這些合法的權利都由審問者自行決定。因此,政治犯的最後一扇門也被關上了。這些囚犯中有許多人現在已獲得假釋的資格,而且依據新法律許多囚犯都可以獲釋,但這些人卻沒有得到新法律賦予的待遇,也無權獲得這種法律救濟的機會。政治犯請求尋找可行的司法救濟途徑,卻得不到回應。
 
為了這些不被理會的請求,為了要求伊朗政府釋放政治犯,我將進行絕食抗議。
 
希望在我的國家伊朗,正義得以伸張。
 
納斯林.索托德,埃溫監獄女性牢房,2020年8月11日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