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戰爭下的兒童,永遠都不應成為政治談判的籌碼

 
6月23日,國際特赦組織在一場討論兒童權利的公開辯論開始之前表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應立即修訂有關受武裝衝突影響的兒童之監測與報告機制;聯合國的監測與報告機制在迎合政治敏感問題的同時,卻使弱勢的生命遭受更大的威脅。
 
6月發表的《聯合國秘書長兒童與武裝衝突年度報告》(UN Secretary-General’s annual report on children and armed conflict,CAAC)將沙烏地阿拉伯徹底從侵害兒童權利的交戰國與武裝團體名單中除名。
 
國際特赦組織紐約聯合國辦公室主任Sherine Tadros表示:「秘書長最新的決定——從侵犯兒童權利的名單上移除沙烏地阿拉伯,已充分顯示聯合國機制無法保護武裝衝突下的兒童。相反的是,兒童在其廣泛的政治討論中被當作談判籌碼。」
「葉門的孩子坐校車上學跟在家睡覺時,遭到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主導的聯軍槍林彈雨的攻擊,他們甚至使用國際上禁止的集束炸彈,其威力仍可在未來幾年內殘害和殺害兒童。國際特赦組織也記錄了該聯軍的附屬武裝團體成員性侵與虐待兒童事件。」
「此次的除名為時過早,揭露了聯合國機制在武裝衝突中做出許多讓步。該機制必須接受全面而透明的審查。我們看到這個機制年復一年地被削弱, 因此亟需修正機制以確保若干國家能準確而持續地列入該名單。只有在秘書長古特瑞斯(António Guterres)啟動全面、獨立的審查,才能改善這個機制。」
 
「我們必須謹記,設立該機制的目的是為了在武裝衝突中保護兒童。若該機制正在失靈,國際社會需要積極探究聯合國應該做哪些事情、提供什麼樣的計畫,兒童才能受到保護。」
 
6月22日,國際特赦組織與其他24個非政府組織,共同發表一封致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瑞斯的公開信,要求他重新考慮是否將沙烏地阿拉伯與緬甸政府軍(Tatmadaw)從列表中除名;啟動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程序以確保年度報告的附件精準而一致地反映出聯合國蒐集的證據;並與利害關係人商議聯合國機制的新程序。
 
 
 了解更多|事件背景 
 
2015年,沙烏地阿拉伯因在葉門戰爭中侵害兒童權利而被納入CAAC報告中。然而隔年,時任秘書長潘基文(Ban Ki-moon)將沙國從名單中移除,並隨後公開指出沙烏地阿拉伯透過威脅從聯合國計畫中撤資,迫使聯合國為其除名。2017年與2018年CCAC報告再次輕描淡寫沙烏地阿拉伯危害葉門兒童的行為。
 
過去五年來,國際特赦組織大幅報導了葉門衝突中各方人馬違反國際人道法的情形,包含可能對兒童及平民犯下的戰爭罪行。
 
國際特赦組織近期展開新研究,調查武裝衝突以何種方式影響兒童,並持續監測伊拉克北部、奈及利亞東北部與其他地區兒童的情形。
 
 
 了解更多|延伸閱讀 
 
經過數月的談判,聯合國安全理事會於7月1日一致通過了一項決議,要求世界各地的衝突暫停90天,進行「人道主義停戰」,以利各國應對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國際特赦組織紐約聯合國辦公室主任Sherine Tadros對此回應:
 
「現在,世界各國必須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團結,以戰勝病毒。聯合國要求的全球停火旨在讓各國將心力聚焦在這項重要的工作上。這是一項重要的提醒:不論在戰爭或和平時期,國家都有義務確保人民的安全並提供醫療服務。」
 
「武裝衝突確實增加了弱勢族群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但是,國際特赦組織也記錄了醫療衛生和社會保護制度的不足,如何使高風險族群(移民、原住民、年長者、遊民等)面臨更加惡劣的挑戰,並嚴重損害他們的健康及權利。」
 
「當前的疫情以及即將到來的金融危機應該喚起國際社會的警覺。若要戰勝這些問題,所有國家都應該表現出決心和做出承諾,不帶歧視地捍衛每個人的安全、健康權以及其他人權,並致力於建造能夠達成此目標的社會。」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