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希臘邊境發生什麼事?

 
希臘與土耳其的邊境發生什麼事?
 
2020年2月27日,土耳其當局宣布將不會再阻擋境內難民越過邊境逃往歐洲。在此之前,土耳其自2016年以來一直都封鎖邊境。
 
土耳其境內有360萬的敘利亞難民,是難民人數最高的國家。自2019年12月起,敘利亞政府持續空襲轟炸伊德利卜省(Idlib Province),當地平民受到嚴重波及,導致成千上萬人試圖越過封鎖的邊境逃往土耳其。
 
然而歐洲及其他國家對於逃離敘利亞的男女老幼,並未一併分擔責任。土耳其官方表示國內無法再負荷這麼龐大的難民人口。
 
土耳其政府的聲明將帶來必然的結果——那些至少從2016年起就非法困在土耳其的無助人民,將會奔向重新開放的邊境——但這條邊境只有土耳其單方面開放。抵達邊境時,人們將會發現另一邊的希臘已大舉部署邊防軍,備好催淚彈、橡膠子彈和刺網。
 
 
希臘政府如何應對?
 
希臘卻採取非人道的手段來應對,完全違反歐盟法與國際法。維安部隊會使用催淚彈擊退試圖靠近希臘濱海的小艇
 
希臘政府也宣布暫停受理尋求庇護的申請,並表示對於任何非常規入境者,將不顧案情一律驅逐出境。然而,希臘為1951年於瑞士日內瓦簽署的《關於難民地位公約》(Convention Relating to the Status of Refugees)締約國,現已違背其必須承擔的責任。
 
 
「歐土協議」(EU-Turkey deal)是什麼?
 
2016年3月,歐盟與土耳其達成協議,將逃往希臘的尋求庇護者遣返回土耳其境內。土耳其也同意防止境內人口逃往歐洲。對此,歐盟給予土耳其數十億元作為報酬。
 
但是這項協議頗具瑕疵。認為土耳其對尋求庇護者是安全之地,這個前提本身就是個錯誤。儘管如此,希臘的庇護機構在許多案件中,皆判定土耳其符合「安全第三國」(safe third country) ,足以提供敘利亞難民有效保護,因此將許多難民遣返至土耳其。
 
今日有數千名女性、男性、孩童依然困在希臘小島上,等候遲遲未決的庇護申請結果。許多人睡在帳篷,忍受著寒冷氣候和危險的生活狀況。
 
 
歐洲其他國家如何應對邊境情形?
 
歐盟各領導人公開支持希臘不友善的應對手段。歐盟委員會主席形容希臘為歐洲的「盾牌」,能夠阻擋欲進入歐洲的人們,甚至還承諾提供希臘財務與物資支援,以及協助部署歐盟邊防軍。
 
但是這些發言極具誤導性。歐洲並不需要阻擋尋求安全的人。在邊境的難民與移民想要尋求幫助,根據歐盟法與國際法,他們有權對外尋求援助。
 
 
為什麼敘利亞難民不能待在土耳其?
 
在土耳其,難民的生活情況極為艱難。其中一項主要問題是,土耳其並沒有完全遵守國際難民法。舉例而言,只有歐洲人可以在土耳其取得難民身分,對於非歐洲人的其他人來說,他們能得到的保護是有限、或是有條件的,要取得安全合法的身分更是不可能。
 
問題當然不只這樣。符合工作年齡的敘利亞難民中,僅有1.5%的人有工作許可證,也就表示多數的敘利亞難民不是失業,就是從事極易遭到剝削的黑工。包含伊斯坦堡在內的許多土耳其省分皆停止受理登記,導致許多敘利亞人無法申請合法身分,也因此無法取得基本生活服務。
 
國際特赦組織詳細記錄土耳其當局強迫人民返回敘利亞,毆打、或是脅迫他們簽署文件,逼他們聲明「自願」回到敘利亞。
 
被迫返回敘利亞就必須再次面臨猛烈的戰火攻擊,難民千方百計想離開土耳其逃往安全的地方,這並不令人意外。
 
 
在邊境的所有人都是敘利亞難民嗎?
 
不是。土耳其邊境有許多來自各國的人,有些人居住於此,有些人則是旅遊經過該地。
 
雖然土耳其境內的難民大多來自敘利亞,其中依然有部分是阿富汗人、伊拉克人、以及伊朗人,他們想離開土耳其前往歐洲的原因有很多。有可能是家人在其他國家,或是想搬到能夠安全並合法工作的地點生活。
 
土耳其應對敘利亞危機的政策,卻也造成境內其他難民人口的資源被剝奪。舉例來說,非敘利亞難民不得住在土耳其大城如伊斯坦堡、安卡拉、伊茲密爾。2019年,國際難民組織針對土耳其境內的阿富汗難民表示擔憂,他們要取得身分證極為不易,而且沒有身分證的話,也就無法得到合法的工作和基本生活服務,如醫療健保、房屋居住、及教育。
 
 
為什麼歐洲也該接收不是逃離戰爭的人?
 
試著想像拋下你原本的生活——你的房子、你的家人、所有你認識的人——前往一個新的國家,踏上充滿危險與未知的路途。這不是一件簡單事,需要非常大的勇氣與智謀。
 
不管這些人因為什麼原因離開家園,每個人都有權受到有同理心及尊嚴的對待。除了戰爭因素,尋求庇護者很可能因為種族、宗教信仰、國籍、政治觀點、或特定族群身分而面臨迫害。
 
媒體和極右派的政治人物往往過分渲染不當言論,說這些人來到歐洲只是想「白吃白喝」。事實上,歐洲各國政府對移民和難民採取嚴厲政策,往往違反其承擔的人權義務。
 
歐洲持續阻擋來自北非和土耳其的人進入,造成救援船隻屢屢遭扣押,人道志工遭到逮捕。邊境被封鎖的滴水不漏,導致許多難民擱淺在希臘小島,身處惡劣環境中,或是在利比亞拘留中心面臨酷刑的威脅。
 
 
國際特赦組織的想法是什麼?
 
歐洲各國並未盡到對難民的責任。相反地,他們築起高牆抵擋只想尋求安全和更好生活的人。但是這些牆不會阻止人們前進,只會加劇人力成本。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歐洲各國政府尊重國際法,並確保所有尋求庇護者都能得到公平與有效的庇護程序。與此同時,歐洲各國必須停止非法的邊境管制措施,例如推回人民入境、集體驅逐、非法遣返。
 
歐洲各國必須立即採取行動,透過家庭簽證或是人道主義簽證,協助重新安置希臘的尋求庇護者。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