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為設立「安全區」,敘利亞難民遭非法送回戰區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10月的新報告《送往戰區:土耳其非法驅逐敘利亞難民出境》指出,土耳其為了在敘利亞側的邊界建出所謂的「安全區」,耗費數月將軍事入侵行動轉移至敘利亞東北部,並強制驅逐逃難的難民回到他們戰火蹂躪的國家。
 
在國際特赦組織與難民碰面或談話的過程中,他們提到土耳其警方會毆打或是威脅他們簽署文件,聲明他們是自己要求返回敘利亞;然而事實上,他們是被土耳其強制遣返回戰區,生命處於嚴重的危險中。
「土耳其聲稱敘利亞來的難民自己選擇回到戰火衝突地區,這非常危險也非常不誠實。我們的研究顯示,那些人根本是被欺騙或是被強迫返回的。」
國際特赦組織難民與移民權利研究員安娜.席亞(Anna Shea)認為。
「超過八年來,土耳其收容了超過360萬的敘利亞女性、男性與兒童,這值得表彰,但並不代表土耳其能以這樣慷慨的舉動為藉口,輕視國際與國內法律,把人民驅逐至戰火衝突地帶。」
缺乏官方統計使得估計遭強制驅逐出境的人數困難重重。不過根據2019年7月至10月訪談數百人的報告《送往戰區:土耳其非法驅逐敘利亞難民出境》,國際特赦組織估計過去幾個月來,人數很可能已達上百人。土耳其當局宣稱總計有3,1500人返回敘利亞,而且他們全都是自願回去的。
 
驅逐人民回敘利亞,使他們處在人權受到嚴重侵害的風險之中,這樣的行為實屬違法。
 
席亞(Anna Shea)表示:「土耳其與俄羅斯達成協議,同意將難民『安全並自願遣返』回尚未建好的『安全區』,這實在令人心寒。到目前為止,遣返一點都不安全也非自願——現在有超過百萬的敘利亞難民正面臨這樣的風險。」
 
 
 
以「自願」偽裝強制遣返
 
土耳其政府聲稱所有返回敘利亞的人都是自願回去的,但國際特赦組織的研究顯示,很多人都是被強迫或誤導簽署那些稱作「自願返回」的文件。
 
有些人說他們被毆打或遭暴力威脅、強迫他們簽署文件;其他人則提到他們被告知簽署的是登記文件,確認已從拘留中心收到毯子,或是簽署表示他們想留在土耳其。
 
國際特赦組織記錄了20件證實為強制驅離的案件,每件的受害者都被巴士乘載送出邊境,車上載著幾十名手被塑膠條綁住的人,看起來也都是被迫驅逐出境。
 
來自敘利亞阿勒坡39歲的父親喀席姆(Qasim)*說,他在科尼亞的警局被拘留6天,當時警察跟他說:「你只有兩個選擇:進監獄待一兩個月或一年,不然就回去敘利亞。」
 
一名敘利亞基督徒約翰(John)則表示,土耳其移民處官員跟他說:「如果你要找律師,那麼我們會拘留你6、7個月並會傷害你。」
 
在他試圖逃往希臘時,他被土耳其海警抓到並遭驅逐,他說回到敘利亞後,跟蓋達組織有關的伊斯蘭主義團體征服沙姆陣線(Jabhat al Nusra)在伊德利卜拘留他一個禮拜。
 
他說:「我能活著逃脫真的是奇蹟。」
 
土耳其警方或移民處官員的處理方式,似乎都置敘利亞難民於拘留或是驅逐出境的風險中,像是面談更新有效文件,或是在街上要求出示身分。
 
被驅逐出境者最常聽見的說法就是:他們並未被登記,或是人不在他們登記的省分。然而,即使是擁有居住省分有效身分識別的人也遭驅逐出境。
 
被驅逐的大多數人都是成年男性,被送上巴士運經土耳其哈塔伊省,到敘利亞伊德利卜省的巴布哈瓦過境站。
 
不過來自敘利亞阿勒坡23歲的男性卡里姆(Kareem)說,他是從伊斯坦堡被送走,同行的還有兩名分別15歲跟16歲的小孩,他們因為沒被登記而驅逐。當時小孩坐在車上,他們的媽媽在車外懇求不要將他們送走,但據說軍警表示這兩名男孩因為沒有身分證而違法,因此遭驅逐出境。
 
一名年輕男性納比爾(Nabil),家中有妻子跟兩歲的兒子,他告訴國際特赦組織他和家人在2019年6月被拘留在安卡拉,當時有超過100人跟他們一樣被拘留。除了三名男性隻身一人,其他被拘留的人幾乎都是和家人一起。納比爾說過了三天後,他們被告知要被送往哈塔伊省的一處營地,但相反地,他們都遭驅逐出境,被巴士送往敘利亞伊德利卜。
 
「土耳其政府必須停止強制遣返人民回敘利亞,並確保所有遭驅逐出境的人都能安全地再次入境土耳其,且能重新獲取必要的服務。」席亞表示。
「歐盟以及其他國際社群應盡快提升對難民重新安置的承諾,盡力幫助從土耳其離開的敘利亞難民,而不是只把心力放在幫助人民在自己的領土尋求庇護。」
 
 
※為保護研究中訪談的當事人,人名皆使用化名。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