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人工流產除罪化行動日】反人工流產法侵犯尊嚴及身體自決權

 
文/ Jaime Todd-Gher, 國際特赦組織及國際婦女遊行組織(Women’s March Global)成員
 
各國政府禁止人工流產時,並沒有足夠的措施降低中止懷孕的數量。事實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儘管政府制定嚴格法令,人工流產比率始終維持一致而未趨緩。當安全的人工流產途徑遭到限制或阻礙,利用衣架或有毒藥草進行墮胎,或讓不合乎資格的人執行流產的情形就會發生;同時,能提供適當照護的專業醫療人員卻遭到入罪處置。
 
像薩爾瓦多、波蘭等國,以及近期愈來愈多的美國各州(包含路易斯安那、俄亥俄、肯塔基、密西西比、喬治亞、阿拉巴馬及密蘇里等州),人工流產或全數禁止或條件嚴苛,這些法令皆設計成要控制女性於刻板性別角色的框架中,已侵犯女性的人權及尊嚴,構成性別歧視。對於需要人工流產管道的跨性別者及酷兒來說,如此嚴苛的法令成為一系列侵犯他們權利和自由的最新手段。
 
許多捍衛人權的組織記錄了世界各地嚴苛的流產法令帶來的痛苦和絕望。其中最悲慘的案例為「Y女士」:她在自己的國家遭到準軍事組織成員毆打及強暴,前往愛爾蘭後獲得庇護。她因強暴而懷孕,在得知不能終止懷孕後屢次試圖自殺。最終,她被迫剖腹產下嬰兒。整個過程中,愛爾蘭當局對胎兒的維護已完全超越對Y女士身心健康的考量。
 
2018年,愛爾蘭加入近50國的名單隊伍,將過去數十年來禁止的人工流產合法化。這是歷史上重大的舉措,儘管對Y女士而言已經太遲,但在未來能保護其他人免於受到創傷。
 
我們也見證將人工流產入罪化帶來的可怕影響,有些女性承擔懷孕所帶來的併發症狀,卻必須遭到法令的懲罰。在薩爾瓦多,意外流產或胎死腹中的女性不斷被懷疑進行人工流產,並遭殺人罪名處置。
 
一位21歲的薩爾瓦多女性Evelyn Hernández在家中遇到緊急情況,最終流產。她遭到逮捕,受審後以加重殺人罪名判處30年有期徒刑。高等法院隨後翻轉這項裁決並決定再審—最終判Evelyn Hernández無罪。然而,2019年9月6日,薩爾瓦多檢察辦公室宣布將針對判決提出上訴—顯示出當局執意要將她治罪於如此嚴厲的法規之下。
 
我們必須持續對抗政府用以掌控女性身體權利的手段。
 
根據非營利組織Guttmacher研究所(Guttmacher Institute)2017年最新的報告指出,42%正值生育年齡的女性住在人工流產限制極為嚴苛的國家中,國家數量達125個(包含完全禁止、或只限於危及孕婦性命及健康時得以人工流產)。各國對人工流產資格的限制過於嚴苛,已剝奪女性及其他得以懷孕者的人權及身體自主權。
 
任何沒有身體自主權的人都無法真正的自由。關於人工流產的爭論不應僅限於討論懷孕是否危及一個人的性命。這項議題的核心不只有關生育自由,也有關一個人身體自主的權利。這項權利極為重要,得以受孕的每一個人因此能行使自己的人權,同時有尊嚴地活著。政府不只要將人工流產除罪化,也必須創造社會環境,讓人民能夠自由進行任何與受孕相關的決定,免於壓迫、歧視、污名、脅迫、暴力,甚至被剝奪機會或受到懲罰。
 
儘管有諸如美國數州或波蘭等地,對生殖權利的意識因為反對自由墮胎的團體遊說及支持相關法令的政客而正嚴重倒退,但全球愈來愈多國家已經甦醒。過去25年來,已有約50國修法放寬人工流產的限制。儘管各國情形各異,卻有一共通點將所有倡議行動成功串連,進而改革人工流產法令:女性挺身而出發聲。從愛爾蘭南韓,社運者透過分享案例幫助剷除污名及地下人工流產的環境。在阿根廷波蘭,超過百萬女性走上街頭要求國家聽到她們的聲音。
 
需要人工流產,或者曾有過人工流產的人們值得我們支持和聲援。無論是貢獻時間及資源到國家人工流產網絡,或是走上街頭示威,教育身邊親友安全人工流產的重要性,每一個人在拿回人權的路上都扮演重要角色。
 
同時,政府應當給予人民更多安全、合法且負擔的起的人工流產管道。這不僅是人道的表現,更是國家在國際法規範的義務,能夠防止無數死亡、一輩子的創傷,及人生劇變的傷害。
 
本故事原刊登於時代網站。
 
 

和阿根廷人民站在一起 支持墮胎除罪化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