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強迫失蹤者日】這些女性不惜犧牲一切也要找回摯愛

 

文/ 國際特赦組織人權捍衛者計劃研究員暨政策顧問Lisa Maracani

 

「在斯里蘭卡內戰中,女性成了所有強迫失蹤者的聲援代表。這些女性拒絕消失,代替她們消失的摯愛站出來。」

斯里蘭卡女權與酷兒社會運動者Subha Wijesiriwardena

這些撼動人心的話語來自斯里蘭卡女權與酷兒社會運動者Subha Wijesiriwardena。斯里蘭卡是全世界強迫失蹤率最高的國家之一,至少有六萬人不知去向。
 
強迫失蹤所影響的家庭承受著難以想像的折磨。當有人銷聲匿跡,國家又默許這一切、拒絕提供任何線索時,家屬不可能繼續他們的生活。每一天,這些被失蹤者的家屬都在疑惑,他們的摯愛到底在哪裡。沒有真相,他們就沒辦法尋求正義,甚至也沒辦法好好哀悼;而有時探求真相會使他們自身陷入危險。然而,這不代表他們會停止嘗試。全世界都有人在為找出他們的摯愛奮鬥,他們決心尋求正義,拒絕沉默。 
 
​由於大部分強迫失蹤者是男性,通常都是女性領導爭取正義—失蹤者的妻子、母親和女兒。在國際強迫失蹤者日這一天,我們頌揚這些女性所領導團體的勇氣與決心,她們拒絕放棄她們的摯愛。在這些艱難的時刻,她們絕對不能被忘記。
 
Noura Ghazi就是這些女性的其中之一。在敘利亞,自戰爭開始後,有超過九萬人失蹤。Noura的丈夫—人權捍衛者Bassel Khartabil於2012年遭到逮捕,而2015年Noura與他失去聯繫。2017年,Noura收到通知,證實他已遭處決。
 
2017年,身為人權律師的Noura創立了Families for Freedom,是敘利亞首個由女性領導的運動之一。Families for Freedom集結來自全國的敘利亞民眾,進行倡議及遊說,致力於找回敘利亞的失蹤者。
 
Noura說:「我丈夫被處決後,Families for Freedom讓我能繼續生活下去。我覺得每個囚犯的案件都與我有關,而我有責任為他們抗爭。我認為女性最適合處理這些案件,不只因為她們是受影響最深的人,也因為她們在敘利亞的未來扮演重要角色。」
 
Sandya Eknaligoda的丈夫—記者暨漫畫家Prageeth Eknaligoda,於2010年1月在斯里蘭卡遭強迫失蹤。Sandya成了斯里蘭卡人權運動的著名人物,而她拒絕退讓的態度,也為她帶來許多死亡威脅。但Sandya不能放棄。她努力不懈地從事運動、爭取正義,成功使政府啟動調查,尋找Prageeth的下落。
 
她說:「Prageeth是我們家的主要經濟來源。他失蹤後,我們的家庭難以維持。這對許多其他強迫失蹤者的家庭也是一樣,我們需要能確保我們能得到補償的體制。」
 
有時候,爭取正義的抗爭持續數十年,但這些運動者的毅力令人敬佩。
 
在土耳其,一個叫做「星期六人民 (Saturday People)」,後來叫做「星期六母親 (Saturday Mothers)」的團體,自1995年起,每週都在伊斯坦堡進行和平的守夜活動;1999年到2009年期間,因警方騷擾而有十年的中斷。該團體為1936年至今(大多是在1980至1990年代)數百名在國家手中遭受強迫失蹤的人尋求真相與正義。數年來,他們曾被警方攻擊。而在2018年8月25日,他們的第700次守夜活動遭強制驅離,自此之後他們被禁止進入原本的活動區域。
 
土耳其的Emine Ocak已經八十多歲。她的兒子Hasan於1995年被強迫失蹤。58天後,Emine在法醫報告中看到Hasan的照片,他的臉部被毆打到難以辨識。
 
「我知道Hasan是被警方帶走的,這是身為母親才有的直覺。在找到他之後,我決定和其他失蹤者的家屬一起在加拉塔薩雷廣場(Galatasaray Square)靜坐。我不想再看到有人在拘留期間消失。」Emine說。
 
「隨著我們的聲音開始被聽見,在拘留期間消失的人數也開始下滑。我相信我們的努力讓更少的人失去生命。我們成為了人們生存權的捍衛者。」
 
由於她們的堅持,Emine這樣的女性成為了土耳其政府的眼中釘,而同樣的事也正在其他國家發生。
 
在阿根廷、巴西、伊朗、埃及、智利、墨西哥與黎巴嫩都有類似的運動。全世界都有女性拒絕沉默,進行抗爭。只要這些女性還活著,加害者就必須應付她們堅強的決心。要使國家認真看待強迫失蹤案件,就必須仰賴這些站在最前線的女性人權捍衛者。她們絕不能被遺忘,她們必須得到認可及保護。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