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我15歲。為了讓我這一代能有工作和完好的星球,我決定擋住你的通勤路。

 
文/ 國際特赦組織會員 詹姆斯.梅爾 (James Mair)
 
上個月,一名女人面紅耳赤,最終忍不住對倫敦學生氣候示威遊行喊道:「你害我上班都快遲到了!你們這群人又不用上班!」我和其他學生佔領西敏橋時,的確造成了一些困擾,但這正是我們想達到的目的。通勤族可能會上班遲到,但除非我們的政府對氣候變遷採取立即行動,我們這一代可能會沒有工作,甚至失去這個健康宜居的星球。
 
那一天只有一小群學生參與,我也是其中一員,但我們響應的行動正不斷成長。超過125個國家、1,600個城鎮、100萬名孩童在5月參與罷課爭取氣候正義。而在上個月,「反抗滅絕」(Extinction Rebellion) 也在世界各地舉行引人注目的示威遊行。今天,「反抗滅絕」在英國發起「夏日起義」(Summer Uprising),行動目的為擾亂全國各地城市。
 
 
「你們為毀了我們的未來認錯,或許我們才會為你們上班遲到道歉。」
國際特赦組織會員 James Mair
 
你可能不同意佔領道路、干擾交通這種做法,但這些行動的確促使人們開始討論,也迫使政治議程納入氣候變遷議題。
 
我們大多都意識到氣候變遷所帶來的毀滅性影響,像是長期旱災、熱帶暴雨、熱浪、野火。但氣候變遷不只是影響自然界,它也會擴大不平等的情況,使我們的生命、健康、食物、水、居所、生計等權利受到威脅。就如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庫米·奈度 (Kumi Naidoo) 所言:
「氣候變遷已經對人權造成衝擊,這點十分清楚明顯。而未來幾年的衝擊只會越演越烈。」
 
氣候變遷並不是人們或政客能夠忽略的政治、道德議題,這項危機已使人類存亡和人權深陷危機。但稱為Z世代 (Gen Z) 的我們(目前 7歲-22歲),似乎比其他人更能看清局勢。
 
受美國呼籲槍枝管制的「為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 啟發,年僅16歲的格蕾塔.桑伯格 (Greta Thunberg) 創立了青少年氣候行動。
 
老一輩看著年輕一代沉迷於手機和社群媒體,便時常認為我們懶散、沒精神。但Z世代運用科技來動員號召,而我們也正在改變人們對年輕一代的看法。
 
Z世代伴隨著網路成長,資訊俯拾即是,可說是消息最靈通的世代。即時通訊和手機,使我們能夠更輕易地以共同理念大規模動員年輕人。輕輕點一下螢幕,便能夠集結年輕世代組成軍隊,團結抵抗氣候變遷,並參與和平示威、佔領等公民不服從行動。
 
過去世代也曾為重要理念做出貢獻,而Z世代同樣也走上街頭,為關心的議題爭取改變,只是方法有所不同。而有效運用社群媒體讓所有人都能參與行動。
「令人難過的是,拯救氣候的責任竟然落在學童身上,但我們樂意承擔這項責任。」國際特赦組織會員 James Mair
 
上個月佔領西敏橋示威中,一位警察嘲諷我們:「一項犯罪紀錄就能夠毀掉你們的未來。」但沒有穩定的氣候,我們一樣沒有未來。我寧願有犯罪紀錄,也不要成為未來災難的共犯。氣候變遷議題影響著所有人,尤其是我們之中最年輕的孩童。你們為毀了我們的未來認錯,或許我們才會為你們上班遲到道歉。
 
「遵守規則的話,我們將無法拯救世界,因為規則必須改變。」如同桑柏格最近所說的。
※ James Mair 是一名15歲男孩,為國際特赦組織會員。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