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川普穆斯林禁令實施兩年 難民仍被拒於門外

 
川普總統剛上任的第一週,就簽署了「阻止外國恐怖分子進入美國的國家保護計劃」(Protecting the Nation from Foreign Terrorist Entry into the United States),即所謂的「穆斯林禁令」(Muslim ban)。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會新發布的報告指出,從這項行政命令生效至今,政府一連串的行動使許多家庭活在危險之中。這些自2016年底至2017年初獲得美國入境許可的家庭,只能在國界間流浪,面對日趨嚴格的管制和敵意環境,且無法享有和美國公民或永久居民相同的權利。
 
 
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會新發布的調查報告《無處可去,亦無路可退》(The Mountain is in Front of Us and the Sea is Behind Us),訪問近50位現居黎巴嫩和約旦的難民,記錄這些家庭找尋安身立命之所的過程中,遭美國歧視性政策拒於門外,被迫遊走於生死之間,絕望宛如彌留狀態的生命處境。
 
「這些家庭在最絕望的時候,將希望寄託於美國,卻發現自己差一步就會落入災難的深淵。」
「他們做出離開故鄉的痛苦決定,現在又面臨美國的歧視性政策,生活每況愈下。美國政府必須履行對難民的承諾,履行保障難民權利的義務,置之不理形同惡意毀約。」美國分會研究員 Denise Bell表示。
 
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難民包括Ahmed Amari(化名)和他的家人。2013年他們從敘利亞逃到黎巴嫩首都貝魯特(Beirut),於2014年向聯合國難民署(United Nations refugee agency UNHCR)登記難民身分,並獲知2016年12月將能在美國維吉尼亞州展開新生活。但在2017年1月川普總統簽署穆斯林禁令後,Ahmed只能等到禁令取消,才有可能通過移民申請。
 
接獲美國入境許可後已經過了兩年半,Ahmed和家人即將喪失居住資格,隨時可能被恣意逮捕、拘禁、甚至強迫遣返敘利亞。他工作的地毯店幾個月後將歇業,但在沒有居住許可的情況下幾乎不可能找到新工作。Ahmed一家懼怕敘利亞持續的武裝衝突和軍方強迫徵兵,根本不敢返國。「逃到黎巴嫩的日子太艱苦,[就像夾在生與死之間的彌留狀態]。」Ahmed和妻子Amina向國際特赦組織美國分會表示。
 
另外一位難民Malik則懼怕家庭因信奉基督教而受到生命威脅,帶著妻子和兩個兒子從伊拉克首都巴格達(Baghdad)逃至貝魯特。獲得美國的入境許可後,他們已經完成移民培訓,並準備展開新生活;但因為穆斯林禁令,他的申請遭「安全檢查」的理由扣留。
 
當問到若能跟川普總統談話,會說些什麼,Malik說:「我們是難民,難民也是人。艱困的生活讓我們不得不逃出來…請讓我們能夠活下去。我們想活下去,和平的活著。」
 
美國曾是每年接受最多難民的國家,1980年頒布難民協助計畫(Refugee Resettlement  Program)之後,每個財政年度平均重安置80,000個難民。但2017年川普上任後首先簽署的法案之一,便是削減難民入境許可的數量,從歐巴馬政府時期的110,000人減至45,000人,為史上最低的限額數目。2018財政年度結束前,僅有不到22,000個難民獲得重新安置,和前三年相比驟降了71%。
 
川普的歧視性政策摧毀了黎巴嫩及約旦的難民重安置計畫,而這兩國的難民人口比例為世界之最。
 
調查報告也列出美國刪除預算,不再資助聯合國巴勒斯坦難民救助機構(UNRWA)所帶來的毀滅性影響;並建議美國恢復支持UNRWA的人道救援行動。
「難民從來就不是威脅,難民也不是統計數字。難民是女人、男人、小孩,各有不同的生命故事。我們訪談了老師、藝術家、工程師,他們是勞動者也是家庭支柱,就像你和我,和所有人一樣。他們追求的就只是一般人所想要的,一個安身立命的家、能養得起家庭的工作、小孩能夠上學。他們只想要有尊嚴的活著。」美國分會研究員Bell說。
 
調查報告呼籲美國政府2019年至少接受30,000個難民,並於2020年調升目標至95,000人。「國會必須扮演好監督的角色,督促川普政府對難民負責。」美國分會群眾倡議暨難民研究專員Ryan Mace表示,「國會應反對總統刪減難民計畫的提案,並提供人道救援,讓難民及流離失所的人能保住性命。政府必須確保不歧視任何難民的出身或信仰。」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