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美國偷走了我七歲的孩子。我要他回來。

文/ Valquiria

 

川普政府聲稱,他們已經停止拆散尋求庇護的移民家庭、已經竭盡所能讓流離失所的人們重新相聚。我很想相信這是真的,但在現實情況下抱持這份希望實在是太難了。

 

一年前,美國國土安全部帶走了我七歲的兒子,然後把我關押到德州的移民監獄,完全沒有告知我們什麼時候才可以重聚。

 

我從沒犯下任何罪。

 

我和我的兒子受到毒販一次又一次的死亡威脅,這些人與當地警察勾結、無法無天,於是我們逃到巴西。他們說,無論我們逃到巴西的哪個角落,他們都會殺了我們,而且如果我們向警方求助,他們更會殺的「毫不留情」。為了躲避這些在本國受到的迫害,我們來到美國尋求庇護。我們安分地遵守美國法律,然後在德州艾爾帕索(El Paso)的合法邊境尋求庇護。

 

我們待了一晚,隔天他們就把我兒子帶走了。我懇求他們不要拆散我們,但他們對我說:「你在這沒有任何權利,且你沒有權利跟你的兒子在一起。」我試著忍住眼淚,並對正在哭的兒子說要堅強。兒子害怕自己或我被傷害,求我不要讓他們把他帶走,而我能做的只有絕望的向上帝祈求保佑。我甚至不知道他們會把他帶到哪裡。

 

在那一刻,我已經跟死了沒什麼區別。我的心被他們撕裂了,世界對我來說從此毀滅。

 

不知道孩子在哪裡是做母親最糟糕的感受。一個母親怎麼能沒有權利跟她的孩子待在一起?

 

邊境官員跟我說兒子會去一個庇護所待一兩天。但當我到那裡的時候,我發現那是個監獄。我被拘留了15天之後終於能夠跟兒子講到話。現在他安全的跟我先生待在波士頓,但我的家庭仍然分隔兩地,即使我根本沒犯任何罪。

 

我是幾千個被美國政府拆散的破碎家庭之一,我們被人遺忘,再也無法跟孩子重聚。在艾爾帕索過繼中心(Processing Center)拘留的日子,我遇見許多跟我有同樣遭遇的母親,她們都在尋求庇護後被迫與她們的孩子分離。我的律師跟我說法院也許會讓我們重聚,但我仍然被拘留在這裡。

 

11月的時候,我錯過了他的8歲生日。當我跟他講到話的時候,他問我我什麼時候會回來。他仍然不懂為什麼我沒有在他身邊,他以為我遺棄他了。我先生說他總是直勾勾的盯著門口,等著我開門走進來。因為打電話一分鐘要一塊錢,我一周只負擔的起打給他一次,一次的電話費就是我每天打掃監獄的薪水。每當我們講話,我都重新經歷了一次我們分離的巨大傷痛。

 

由於在巴西受到威脅,而且未來我有可能被迫返回當地,我在這篇文章中只使用我的姓。

 

儘管我們在家鄉面臨恐懼,我仍思索到底什麼更令人無法忍受:是逃離當地迫害,還是在美國尋求安定?這是一個殘忍的抉擇,強加在沒有犯任何罪、只想活得安穩的人們的身上。

 

如果美國政府認真想要終止這些政策,那就在我們尋求庇護期間讓我跟兒子待在一起。我們不會造成任何危險。如果我沒有家人陪同卻被迫獨自返回巴西,那才是真正的危險。

 

此文章原刊登於Daily Beast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