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 兩名17歲少年遭受鞭打並遭秘密處決 嚴重違反國際法

 
伊朗當局鞭打兩名未滿18歲少年並將他們秘密處決,國際特赦組織表示這是對國際法及兒童權利極度的蔑視。
 
4月25日 ,Mehdi Sohrabifar 及 Amin Sedaghat兩位少年在伊朗南部的法爾斯省(Fars)希拉茲市(Shiraz)中的Adelabad監獄被處決。兩名少年在15歲時被逮捕,並在不公平審判的情況下數起強暴罪名成立。
「伊朗當局在結束兩位少年的生命前鞭打他們,並且秘密處決他們。」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及北非區域秘書長菲利普·路德。
根據國際特赦組織收到的消息,兩位少年直到即將行刑前才得知他們被判處死刑。同時,他們身上留下的鞭笞痕跡顯示他們在生前曾遭受鞭打。少年的家人及律師事前並未收到行刑通知,兩方收到消息後都感到非常震驚。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及北非區域秘書長菲利普·路德 (Philip Luther) 表示:「伊朗當局再次證明他們公然漠視國際法條,亟欲將孩童處死,令人作嘔。而情況顯示伊朗當局似乎在處刑前兩年,都殘忍地隱瞞兩位少年自己遭判死刑的事實,並在結束他們的生命前鞭打他們,最後秘密處決。」
「對犯罪時未滿18歲者處以死刑,嚴重違反國際人權法,也對兒童權利造成嚴重損害。伊朗議會須透過修改刑法來禁止對未滿18歲的罪犯處以死刑。他們早就該終止這種悲劇了。」
伊朗是世界上處決最多孩童的國家。身為《兒童權利公約》及《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的締約國,伊朗有法律義務將任何未滿18歲的人民視為孩童看待,並確保他們絕對不會被判處死刑或終身監禁。
 
Mehdi Sohrabifar及 Amin Sedaghat兩位少年從2017年以來就被拘留在少年觀護所。4月24號,他們在完全不知道原因的情況下被轉往Adelabad監獄。同一天,少年家屬獲得探監的機會,但他們未被告知這是在為兩位少年行刑做準備。
 
隔日,4月25號,少年家屬突然收到來自伊朗的國家法醫機構--法律醫學組織 (Legal Medicine Organization) 的來電,告知他們行刑的消息並請他們領取屍體。
 
將兩位少年定罪及處死的法律訴訟程序不但不公,還公然違反了少年法庭的準則。兩位少年在逮捕後被警方拘留兩個月,少年更表示在拘留所遭到毆打。在案件調查期間,也沒有任何途徑得以向律師尋求幫助。
 
在沒有監護人或律師在場的情況下對孩童訊問已違反《兒童權利公約》,公約提到若孩童觸犯法律,應立即提供法律協助。
 
國際特赦組織在1990年到2018年之間紀錄下97起伊朗未滿18歲的犯罪行刑,尚有超過90人背負遭處刑的風險。
 
Mehdi Sohrabifar及 Amin Sedaghat兩位少年的秘密處決在國際特組織獲報前都未被公開,這讓國際特赦組織更加憂心,國內少年罪犯的處決數量實際上比記錄要來得更多。若那些目前正等著被處決的少年罪犯沒有獲得人權組織的關注,發起公眾倡議與遊說行動的話,他們也身處被秘密處決的風險之中。
 
「我們發現一個趨勢:伊朗當局秘密執行少年罪犯的死刑,且不事先通知家屬,似乎是有意要避開國際間的憤怒及罵聲。這讓國際具有影響力的行動者更加重要,例如讓歐盟增加外交及公共干預,迫使伊朗必須終止對少年罪犯執行死刑。」菲利普·路德 (Philip Luther) 表示。
 
許多人在死囚在牢房中度過了很長的時間,某些案例甚至等待了超過十年。有些人的行刑時間確定又延後,不斷地反覆更改,增加他們心理上的折磨。此種造成嚴重痛苦和精神痛苦的不確定性,已構成殘忍、不人道且有辱人格的待遇。
 
國際法中並未允許對強暴的罪刑判處死刑,國際法條同時表明,死刑必須在涉及蓄意謀殺等最嚴重的犯罪情況下才得以使用。
 
國際特赦組織反對在任何情況下實施死刑,無論犯罪性質、罪犯的特質、或國家處決的方式,均無例外。死刑違反生命的權利,同時也是最殘暴、最不人道、最有辱人格的懲處方式。
 
 
 
 
 瞭解更多|延伸閱讀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