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2018真是伊朗的「恥辱年」

 
一年前,伊朗全國爆發一連串示威活動,訴求反貧窮、反貪污和反威權。國際特赦組織表示,伊朗當局隨後於2018年大規模打壓異議分子,解散示威活動並逮捕上千人。
 
組織於近日揭露令人咋舌的新數據,顯示伊朗當局於2018年打壓程度有多嚴重。政府於去年逮捕超過7,000名示威者、學生、記者、環運人士、工人和人權捍衛者(包括律師、女性人權運動者、少數權利運動者和工會成員),其中許多為恣意逮捕。數百人遭判刑入獄或遭受鞭刑,至少26名示威者身亡。因示威遭逮捕的其中九人於羈押時身亡,死亡情形可疑。
 
國際特赦組織中東與北非區域研究及倡議主任菲利普·路德 (Philip Luther) 表示:「歷史會記得2018年為伊朗的『恥辱之年』。伊朗當局耗費整年時間不遺餘力的打壓異議,加強壓制表達自由、結社自由以及和平集會自由,並大規模逮捕示威者。」
 
「如此規模的逮捕、監禁和鞭刑令人瞠目,顯示當局為打壓和平的異議分子,會訴諸如此極端的手段。」
 
2018整年下來,尤其是1月、7月和8月,伊朗當局暴力驅散和平遊行示威,毆打手無寸鐵的示威者,使用實彈、催淚瓦斯和高壓水槍對付民眾。上千人遭恣意逮捕和拘留。
 
1月份的示威中,遭逮捕的民眾有學生、人權捍衛者和記者。手機通訊應用程式 Telegram 上的頻道管理員們也遭鎖定,這些頻道原先致力散播、報導有關示威的新聞並動員遊行人士。
 
不論原因與示威相關還是其人權工作,2018年總計有11名律師50名媒體工作者91名學生遭恣意拘留。
 
至少20名媒體工作者在不公審判後,遭判嚴峻刑期或鞭刑。來自亞塞拜然族  (Azerbaijani Turks) 少數民族的記者 Mohammad Hossein Sodagar 遭控「散布謊言」,於亞塞拜然省西部的霍伊市 (Khoy) 遭鞭打74下。另一名媒體工作者 Mostafa Abdi 經營 Majzooban-e-Noor 網站,報導宗教少數團體戈納巴德德爾維希 (Gonabadi Dervish) 的人權侵害事件,Mostafa Abdi 因而遭判26年又3個月,148下鞭鞭刑以及其他刑罰。
 
更有112名女性人權捍衛者於伊朗遭逮捕或拘留。
 
 
女性人權捍衛者
 
2018年,伊朗全國勇敢的女性人權捍衛者加入前所未有的示威活動,反抗濫權和歧視的法律強制伊朗婦女穿戴頭巾 (hijab)。女性走上街頭,於站在公共空間的高處,沉默地揮動綁著頭巾的棍子。面對抗爭,當局全面反擊,這群女性因而遭受暴力攻擊、逮捕、酷刑以及其他不人道虐待。有些人在極度不公的審判後遭判刑入獄。
 
 
一名女子在反抗強制頭巾的法律 © White Wednesdays Campaign
 
Shaparak Shajarizadeh 因參與反抗強制頭巾(hijab)法律的和平示威,遭判20年刑期,其中18年為緩刑。她在交保獲釋後逃離伊朗。於媒體採訪中,她描述單獨監禁時遭受何種酷刑和其他虐待,監禁時也無法聯絡律師。
 
著名的人權律師及女性人權捍衛者 Nasrin Sotoudeh 出任 Shaparak Shajarizadeh 的辯護律師,但因她替反抗強制頭巾的示威者辯護,自己也於2018年6月13日遭到逮捕。Narsin 先前因投入反死刑工作而正在服5年刑期,如今又面臨多項和國家安全相關的指控,刑期可能再加10年。
 
「伊朗當局於2018年特別鎖定女性人權捍衛者,展開惡意打壓行動。當局應終止猖獗且根深柢固的歧視和暴力,而不是殘忍懲罰要求固有權利的女性。」
 
 
勞工權利和工會
 
2018年,伊朗深陷日漸惡化的經濟危機,引發無數次的罷工,數千名工人上街爭取更好的工作條件及政府保護。觸發示威的因素包括工資拖欠或不發、嚴重通貨膨脹、物價急速上升及工作條件欠佳。
 
然而伊朗當局並沒有正視民怨。當局反而逮捕了至少467名工人,包括老師、貨車司機和工廠工人;當局並傳喚訊問其他民眾,許多人遭到酷刑或其他不人道對待。數十人遭判刑入獄。伊朗法院對38名工人判定的鞭刑加總將近3,000下。
 
5月10日,伊朗當局於德黑蘭暴力驅散由老師發起的和平示威,老師們的訴求為提高工資和國家公立教育資金。10月和11月份的全國罷工後,當局年底逮捕至少23名老師,8人遭判9個月至10年半之間的刑期,每人鞭笞74下以及其他刑罰。
 
貨車司機也參與全國性罷工,要求改善工作條件並提高薪資。整年下來,至少278名貨車司機遭逮捕,某些人更面臨死刑威脅。Haft Tapeh 甘蔗公司位於南部城市蘇薩(Shush),分別於2月和11月份爆發罷工,數十名員工因而遭捕。
 
「從低薪老師到努力餵飽家人的工廠工人,敢於發聲爭取自己權益的伊朗人付出了沉重的代價。當局沒有確保勞工的訴求能被聽見,反而使用高壓手段,大規模進行逮捕鎮壓。」菲利普·路德表示。
 
 
種族和宗教少數族群
 
伊朗政府也於2018年加強歧視性打壓宗教和少數族群,恣意逮捕和拘禁數百人,縮減他們受教育、工作和其他服務的管道。
 
2018年2月,伊朗最具規模的蘇非教團戈納巴德德爾維希 (Gonabadi Dervish) 發起和平示威,卻面臨尤其惡意的鎮壓。數百名成員遭補,超過200人被判刑,刑期加總高達1,080年、鞭刑5,995下,以及放逐邊境、旅行禁令和加入政治與社會團體禁令。其中,Mohammad Salas 在極為不公的審判中遭判死刑,且遭迅速處決。
 
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18條,人民有權和平從事信仰活動。但在2018年,至少171名基督徒因從事信仰活動而遭逮捕,有些人的刑期甚至長達15年。
 
伊朗當局亦持續系統性地壓迫宗教少數團體:巴哈教派 (Baha’i)。根據巴哈教派國際社群組織 (Baha’i International Community),伊朗當局已恣意拘留至少95人,並對他們施以其他虐待。
 
包括阿拉伯裔伊朗人、亞塞拜然族、庫德和土庫曼人在內,這些少數民族有數百人面臨人權侵害,包括歧視和恣意拘留。
 
於4月示威後,數百名阿拉伯裔伊朗人聚集於一家國家電視廣播公司前,抗議在標註伊朗少數族群所在地的地圖上,阿拉伯裔伊朗人遭排除在外。根據伊朗境外運動人士所言,於阿瓦士 (Ahvav) 的軍事遊行中爆發血腥武裝攻擊後,隨後於10月,超過700名阿拉伯裔伊朗人遭受禁止通訊的拘留。
 
整年下來,數百名亞塞拜然族人因和平文化聚會遭暴力逮捕,其中包括少數權利運動者;從7月到8月,至少120人遭捕。有些運動者遭判入獄和鞭刑。當局指控少數權利運動者 Milad Akbari「參與非法聚會且吟唱古怪歌曲」,因此宣判其「擾亂公眾秩序」罪行成立,於亞塞拜然省東部的大布里士 (Tabriz) 處以鞭刑。
 
 
 
環運人士
 
據媒體報導,至少63名環運人士和研究人員於2018年遭捕。伊朗當局指控他們假藉環境及科學計畫,收集伊朗戰略地區機密資料,當局因此起訴數人,卻沒有拿出任何證據。至少5人根據可蘭經的「於世間墮落」罪名遭到起訴,將被處以死刑。
 
菲利普·路德表示:「2018整年下來,伊朗當局大規模逮捕示威民眾和人權捍衛者,甚至判以荒誕的鞭刑,企圖擊垮他們的士氣。」
 
「隨著伊朗當局擴大鎮壓規模,與伊朗交流的政府不應保持沉默,必須嚴詞反對鎮壓,並強力呼籲伊朗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因和平表達意見、結社集會而遭監禁的民眾,包括從事人權倡議的運動者。」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