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婦女節】歡慶女權的多項勝利!

40多年前,聯合國選擇了了3月8日作為表彰全球婦女的力量與努力的日子。這一天匯集了世界各地對於女權的呼聲,令大眾了解性别歧視和女性貶抑,同時增強了全球女性的聲音。不過,鑒於婦女已經取得的成就,這樣的日子依然是必要的嗎?

 

 

這些女性讓我們知道婦女節的必要性,而且全球數以百萬計參加國際婦女節罷工活動的女性也贊同。不少婦女參加遊行,但更有不少婦女留在家中,以其他方式聲援那些在抗爭中作出強悍選擇,以便讓基本權利受到尊重的姐妹。不論是爭取駕駛的權利或是身份獲得承認的權利,這些身處世界各地的女性讓我們知道,到了今時今日,婦女節的意義與44年前無異。
 
推動女性權利是國際特赦組織的核心任務之一。來認識勇敢強大的6位女性權利運動者,以及我們最近和各地的人權運動者一起努力的5項勝利!

 

 

【6位女性權利運動者】

 

 

 

 南韓|#MeToo運動先鋒 — 徐智賢(Seo Ji-hyun)

 
徐智賢是名副其實的先驅,正是她所引發的 #MeToo運動,揭露了南韓幾名公眾人物的侵犯行為。2018年1月,身為檢察官的徐指控上司在晚餐時摸了她。她的投訴導致上司對她進行報復、將她調往一個偏遠的小鎮;2019年1月,上司因濫用職權被判有期徒刑兩年。在徐勇敢地決定將是時公諸於世,其他女性紛紛效法,令多名侵犯者被起訴。
「我唯一擁有的就是真相,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說出真相。」
   
 
 
 

 沙烏地阿拉伯|自由鬥士 — 盧加茵·哈斯洛爾(Loujain al-Hathloul)

 

在一個女性的行為被男性和政府所掌控的社會,盧加茵選擇了不一樣的道路。她為沙烏地阿拉伯女性爭取自由的勇敢行動受到了全世界的矚目。她曾發推直播自己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開車前往沙烏地阿拉伯的過程,並因此被拘押了73天。駕駛禁令終於在2018年6月被取消,身為駕駛權利運動的先驅者盧加茵、及與她同行的運動人士,在爭取婦權上取得了勝利;但盧加茵和其他女權運動人士依然身陷囹圄,她們從2018年5月開始便被拘禁。她們被稱為「大使館間諜」,在沒有受到指控的情况下被羈押,並在獄中受到酷刑和性騷擾。美國CNN新聞近期的一篇報導中,盧加茵的兄弟瓦利德(Walid)表示、他的姐妹是「沙烏地阿拉伯和全世界許許多多婦女和女孩心目中的英雄。我們不能袖手旁觀,眼睜睜地看著她受苦。」我們當然不應該袖手旁觀。

 

由你來決定,現在就對盧加茵及與她同行的運動人士表示支持
 
       © Marieke Wijntjes
 
 
 

 墨西哥|2名爭取公道的母親:

 南希·阿里雅斯·阿特加(Nancy Arias Arteaga)和埃斯佩爾薩·盧西歐托(Esperanza Lucciotto)

 

南希和埃斯佩爾薩做出了她們唯一能做的抉擇:為自己被殺害的女兒阿朗德拉(Alondra)和卡拉 ( Karla )討回公道。阿朗德拉曾長期受到自己男友的虐待,其後被發現死在自己的公寓裡。卡拉曾指出受到上司的性騷擾,隨後被發現在工作場所遇害。墨西哥是全球女性遭殺害人數最高的國家之一,僅在2017年便有3,357名女性遇害。這些謀殺案發生的大環境充斥著根深蒂固的性别不平等,女性的生命更被無情地貶低。埃斯佩爾薩決心要將殺害自己女兒的凶手繩之以法,但此舉也令她受到恐嚇和騷擾。不過,她和南希都不會放棄。
 
「我不想其他女孩有同樣地遭遇,我出於對阿朗德拉的懷念而做該做的事。」

南希說。

 

© Amnesty International 南希拿著她被男友長期暴力相向並遭男友謀殺的女兒阿朗德拉(Alondra)的照片。

 

 

 

 波蘭|14名對仇恨說“不”的女性 

 
當示威者在2017年3月的一場獨立遊行中呼籲實現「白色波蘭」時,14名女性選擇公開挑戰這樣的種族主義和法西斯主義。她們的訊息很簡單:「終結法西斯主義(Fascism stop)」;她們在仇恨和分裂面前選擇平等與團結,卻令她們成為被攻擊的目標。一群示威者踢她們,並朝她們吐口水和尖叫大吼。其中一名女性埃爾兹貝塔(Elzbieta)回憶道:「他們先是扯掉了我們的標語,然後開始撕扯我們的衣服並踢我們。我的後背被踢了好幾次。」當局並未就她們受到的攻擊展開適當的調查,反而判她們妨害合法集會。2月13日,一名法官下令重新就攻擊事件展開調查。現在,檢察官必須找出攻擊者,而不是為他們的暴行開脫。這14名女性繼續堅強而屹立不搖,讓我們與她們並肩抗爭

 

                                © Grzegorz Żukowski

 

 

 

 

 奈及利亞|挑戰性暴力問題 — 卡妮法女性(Knifar Women) 

 

 

在奈及利亞東北部,數以百計的女性在武裝組織博科聖地(Boko Haram)的殘暴統治下倖存下來,卻又遭受軍隊的暴力行為。這些原本該保護她們的人,居然恐嚇、騷擾和強暴她們,而面對種種暴力,一群女性選擇團結。被稱為「卡妮法女性」(Knifar Women)的她們是一個不斷成長壯大的運動,正重新闡述關於倖存、關於力量和正義的故事。她們表示:「我們再次要求政府釋放我們的丈夫,並確保我們能與摯愛重聚。」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東加|遵從本心生活 — 喬伊·喬琳·馬塔列(Joey Joleen Mataele ) 
 
喬伊在14歲時選擇遵循自我認同——作為女性生活。這個決定讓她與家人及學校朋友產生了隔閡與衝突,因為他們僅以她與生俱來的男性身軀來認識她。喬伊是一名Leiti,以西方的說法就是一個同志(LGBTI+)群體,在東加有著深遠的文化淵源。殖民前的東加對於性別並沒有固定的觀念,也使得包括跨性别者在内的Leitis盛行。然而,隨著殖民主義和基督教的到來,人們對於Leitis的態度出現了偏見。喬伊表示:「我在14歲時被我父親的保安主管強暴。我父親說這是我自討苦吃。他曾多次告訴我不要像個女人一樣。我想,從那時開始,我就決定不再繼續忍受這種事。我後來決定輟學,因為我無法應付那些騷擾和身體虐待。我在那時便下定決心:總有一天我要有所成就。」如今,喬伊在東加捍衛Leitis的權利。
 
                                 © Pohiva Tevita Tu'amoheloa
 
 

 

【5項勝利】

 

 

 

 布吉納法索 |保障避孕權利 打擊強迫婚姻 

 

自2019年6月起,布吉納法索將免費提供避孕和生育計畫門診諮詢服務。2018年12月政府所頒布的這項政策,是2015年國際特赦組織「我的身體,我的權利(My Body My Rights)」連署與人權倡議宣言的推動成果。免費的避孕措施將改變許多女性的人生,例如當地女性Korotimi曾在2015年的訪談中提到:「有時候我們根本負擔不起避孕措施,這就是為什麼我生了八個小孩。」解決財務負擔後,女性能夠進行生育的決定,擁有更完整的身體自主權。除此之外,布吉納法索政府也響應國際特赦組織的呼籲,法律上除民事登記婚也承認傳統儀式婚,有利起訴並定罪強迫婚姻(多發生在傳統儀式婚中)。

 

      © Sophie Garcia | hanslucas.comSophie Garcia www.sophiegarcia.net

 

 

 

 愛爾蘭 |女性墮胎除罪化 

 

2019年1月,愛爾蘭終於開放女性墮胎的服務。2018年5月的公投結果推翻憲法中的墮胎禁令,使懷孕十二週內以及特殊狀況的孕婦能進行人工流產,這是女權歷史上的一大勝利,也是國際特赦組織和許多運動人士多年來努力不懈的成果。

 

2015年國際特赦組織發動了「她不是罪犯(She is not a criminal)」倡議行動,我們的研究及倡議行動遊說政府舉行公投並實施新法。這項倡議行動也讓許多女性分享墮胎經驗,並協助她們消除污名,在當

時激發墮胎議題的辯論、促進更多對話,最後為愛爾蘭女性帶來了更多保障。

 

       © Jeff J Mitchell/Getty Images

 

 

 

「推特有毒」影響股價 

 

在2018年3月的「推特有毒(Toxic Twitter)」行動中,我們強調推特上的網路暴力對女性的表達自由帶來極大的影響,尤其針對非白人女性、LGBTI女性和多重身分的女性。國際特赦組織報告指出,推特為直接回應我們的訴求,改善了仇恨言論政策來禁止「侮蔑人性言論」,也是第一次對外公開加強管制的相關數據。但推特並沒有公布更詳細的分類數據,因此我們自行研發了創新的「Troll Patrol」群眾研究計畫,揭露網路霸凌女性的真實樣貌。與來自150餘國的科技專家和超過6,500位線上運動者合作,我們針對女性所受到的網路暴力,建立了最大的群眾資料庫。

 

2018年12月的研究令人震驚——據統計每30秒就有一位女性在推特上遭到霸凌。比起白人女性,黑人女性多了84%的機率收到辱罵推文。我們所發布的「推特有毒」調查報告在數天之內造成推特公司股價下跌,登上新聞版面,也給推特高層更多壓力,促使他們回應訴求。

 

     © AI Australia

 

 

 

 墨西哥|法院對性暴力作出指標性判決 

 

2018年11月,美洲人權法院(Inter-American Court of Human Rights)就2006年5月墨西哥安全部隊逮捕示威群眾後,毆打、騷擾並強暴11位女性的案件發出判決。雖然墨西哥當局承認當時執法過當,但始終拒絕承認這是系統性施暴,堅稱這只是偶發個案。法院反駁這些說詞,判定墨西哥政府應負起責任,聲明針對婦女的性暴力是殘忍的酷刑。

 

國際特赦組織自2006年便開始聲援支持這些女性,記錄她們受暴的經過並發起全球倡議行動。法院的判決並不只是她們的勝利,也為其他受到墨西哥安全部隊摧殘的性暴力倖存者首開先例,露出正義曙光。

 

      © Sergio Ortiz/Amnesty International

 

 

 

 冰島,瑞典 |進行性行為需要「徵得同意」

 

瑞典於2018年7月1日施行一項新法案,確立沒有經過同意的性行為即為強暴的原則。這是瑞典女性人權的一大步,在#MeToo運動和當地女權團體FATTA、國際特赦組織的推波助瀾下,成功跨越了瑞典性暴力法案和其他北歐國家的差距,促成這項指標性的變革。瑞典是西歐第8個在法律中採用「合意性交原則」的國家,緊跟在冰島之後。國際特赦組織及其他倡議團體持續在各國提倡「積極同意」的觀念,目前丹麥準備跟進實施;希臘、西班牙、葡萄牙和斯洛維尼亞等國亦納入考慮。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