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緊縮政策與人民健康權: 勒緊褲帶卻帶來傷害

“我不能承受這個痛苦,我需要服藥。要嘛就是我拿錢去買藥,或是我自殺算了(因為病痛)⋯所以如果我得餓肚皮,也得這麼做,因為我得要有錢拿去買藥。”
—使用公共衛生系統的人
財政緊縮措施會影響人權。西班牙,這些措施對於人們擁有健康的權利產生格外負面的影響。十年前,也就是2008年,西班牙經濟正式進入衰退,政府對於此問題所採取的方法,是降低公共支出,其中包括公共衛生系統。現在,許多人無法得到充足的健康照護。緊縮措施造成的影響,加上這些措施的制定和實施,意味著西班牙侵害了人民得到健康的權利。這對人民的生活有什麼影響?經濟社會文化權利研究員桑西塔·安巴斯特(Sanhita Ambast)做出如下說明。
 
在我們針對西班牙緊縮政策對人權影響的研究報告當中,我們發現財政緊縮使得該國的健康照護難以取得、難以負擔,品質也下降。低收入人民受到的影響最劇,特別是患有慢性疾病、身心病、身有疾的人,還有老人。公共衛生支出的最低點發生在2013年,總金額僅89.5億歐元(12.7%),較2009年還更低。
 
財政緊縮政策當中,政府將部分健康照護成本轉嫁到個人身上,包括採用並提高自付額,減少公共衛生系統的藥品給付項目。在我們進行的訪談中,人們告訴我們因為健康照護的成本提高,他們很難擔。等待要排定動手術的病患人數變多了,等候的時間也拉長。自從經濟危機發生以後,等候時間已經幾乎成了兩倍。2010年時,病患的等候天數是平均65天,2016年時已增加到115天。這對人們的生命造成嚴重後果。
 
健康照護從業人員在世界衛生日這一天,上街抗議公共醫療照護系統私有化和預算縮減,攝於西班牙馬德里,2016年4月7日
“所有人都因為縮減政策而受苦,護理師、醫師、病人、家屬,所有人都是。”
    —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護理師
年紀44歲的伊蓮娜(非本名)就是其中一位受到緊縮政策影響的人,她有許多健康問題。她不久前才檢查出罹患乳癌,在更之前,她被診斷患有類風溼性關節炎(關節腫大僵硬)、脊椎炎(脊椎關節發炎),她還有克隆氏病(慢性腸炎)。2017年3月,為了要治療克隆氏病,醫生讓她排入手術的等候名單,醫生說大約三、四個月就能排到。然而我們與伊蓮娜進行訪談時已經是七個月後的時間了,她仍在等候名單上。
 
同時間,伊蓮娜需要拿藥來緩和她的症狀。藥費每個月是60歐元。伊蓮娜沒有工作,她只能靠一小筆殘障人士津貼過活,她很擔心不知道要如何付得出這筆藥費。「我吃比醫生開給我還少的份量,想法少吃一點,這樣才能吃久一點」,伊蓮娜這麼說。而這樣做的結果是,她經常處於身體不適的狀態。
 
伊蓮娜說:「如果我有多一點錢,我就會去私人診所看病」她加了一句,「現在的狀況,太可怕了」。
 
伊蓮娜的故事只是我們聽到的好幾則證言中的其中一則,他們都為高醫療費用和漫長的等候時間所苦。
 
醫療從業人員抗議政府緊縮政策, 攝於西班牙馬德里,2013年3月17日
 
“身為專業人士,我感到很無力,我覺得我好像被派來解決我無法控制的問題,像是經濟問題。”—接受國際特赦組織訪問的護理師
政府要砍公共支出,並不是縮減人權的理由。西班牙政府有責任確保人人都能負擔、取得品質良好的醫療照護。這樣的條件已寫入眾多國際和區域性人權法協約當中,需要我們去尊重、保護並滿足人維護健康的權利。西班牙有立即性的義務,要採取審慎、具體和目標明確的步驟,盡全力滿足人民的健康權。
 
事實上,有相關的指導原則可供遵循。緊縮措施經常會損害人們享有經濟、社會、文化權利的能力,
享有健康的權利也包括在其中。由於有這些風險,人權觀察機構提出了建議,讓各國參考該如何發和實施緊縮政策,才不會讓他們錯失了他們維護經濟、社會、文化權利的義務。我們的研究發現,西班牙採取的行動與這些指導原則並不相符。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提出倡議,要求西班牙政府緊急革新《皇家法令16/22012》的部分條文,這條法令就是實施醫療緊縮政策的法源。我們也要求西班牙政府進行人權影響的評估,以便瞭解緊縮政策是何地影響了西班牙人民的健康權。我們希望西國政府能夠重視,撥放更多預算到公共衛生體系。
 
經濟危機並不是忽視人權的藉口。西班牙當局應當採取緊急措施來改變緊縮政策為人們帶來的傷害。
 
瞭解更多
請至我們的西班牙倡議活動頁面: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