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世界盃【TeamBrave】系列專訪 |4

一場世界盃,11個俄羅斯城市,11位勇敢的人,組成了最勇敢的隊伍

 

【TeamBrave】4號隊員:

伊琳娜‧馬斯洛娃(Irina Maslova),來自聖彼得堡(Saint Petersburg),是「銀色玫瑰」性工作者運動(Silver Rose sex workers’ movement)執行長。

 

因為舉辦2018世界盃,聖彼得堡的執法機構從5月開始為這場國際賽事「加緊籌備」:把「不需要的人」帶離街頭,試圖淨化、確保舉辦世界盃的這座城市能讓全世界留下好印象。多數性工作者決定在比賽期間暫停工作,因為他們已不堪施壓,也理解他們處於必輸的局面。
 

 

每當有重大活動時,伊琳娜就覺得自己不像個普通市民般被公平地對待。2003年5月的時候,有個慶祝聖彼得堡300週年的活動,就是很好的例子,伊琳娜回憶著。政府當局總是要表現出在這個國家事事都很好的樣子,伴隨來之的就是「掃蕩」行動。1980年聖彼得堡奧林匹克舉行前夕,所有「不需要的東西」都被移除,處於社會邊緣的人被帶到遊客幾乎不會去的郊區。而「銀色玫瑰」性工作者權益運動也在這些期間受影響,警察不但沒盡保護所有市民的責任,甚至成為凌駕法律至上的加害者。當局和警方不人道對待這些人的行為,讓憤怒的情緒在他們之間高漲。所以他們成立了小型的自救團體,最後發展成為性工作者尊嚴、人權發生的「銀色玫瑰」性工作者權益運動。
 

2003年性工作在俄羅斯雖然已經合法化,但伊琳娜還是遭到逮捕。伊琳娜回憶著:「我被抓走的時候,正在下雨;然後,獨自被隔離了48個小時;被釋放的時候,也在下雨。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被囚禁的感覺,這感覺甚至滲進肌膚裡;不只是因為被剝奪自由,而是一種令人作嘔的味道滲進皮膚裡、衣服裡。即便在浴室裡刷洗了幾個小時,把皮膚都搓到流血,身上還是殘留那股味道。」
 

每次聽著性工作者述說他們的遭遇,伊琳娜就會想起那股味道。這股味道雖然令人作嘔,但也激起她起身捍衛性工作者權利的決心,這不僅是一項任務,而是她一輩子的志業和目標:讓警察妥善保衛每個人民、性工作除罪化、廢除禁止性工作的法律。警察總是以臥底方式逮捕性工作者:誘使他們提供性服務,再依此將他們逮捕拘留。這樣的情形下通常都伴隨著身心恐嚇,威脅這些性工作者要對其家人朋友曝光身份,以羞辱他們,甚至威脅要讓電視媒體「瞭解」這些性工作者被逮捕的過程;接著,就是純粹的暴力行為,到他們居住的地方「沒收」貴重物品、金錢、電子用品…等,警察甚至拿走寢具、冰箱裡的食物、衛浴用品,這已經是掠奪和濫用威權。
 

此類型的行政拘留在法律上只容許最多3小時。但實際上,性工作者總是被拘留超過3天,拘留期間,被迫提供和自身相關的陳述證詞。但也只有少部分的陳述會被送到法庭,大部分的性工作寧願付錢「賄絡」以避免上法院,賄絡的金額大約是罰金的10倍。為什麼被拘留的性工作者願意支付大筆金額賄絡? 如果被長期拘留,這些時間無法再失而復得,所以他們願意買自由。此外,政府內務部有個很資料庫,裡面的資料是永久無法被消除。所以性工作者也難以再找到其他工作,因為很多公司透過資料庫先了解求職者的背景。而且影響層面不只有性工作自己,還包含其家人。「性工作者」的子孫不能讀警校,也不能在克里姆林宮兵團中服務。這樣的剝奪人權的情形已經發生長達70多年。
 

過去幾年來,根據非官方的估計,俄羅斯的性工作者大約有3百萬人,提供3,000萬「客戶」性服務。這些數字反映出龐大的需求,但是缺乏正確的性教育和保護措施,嚴重加速HIV的傳染,而政府當局不願承認。
 

伊琳娜深信隨著世界盃一結束,許多問題即將接踵而至。全球抗愛滋基金會(The Global Fund to Fight AIDS )持續支持俄羅斯HIV相關的組織14年,但今年7月即將離開,能不能再回到俄羅斯也無從知曉。繼南非和奈及利亞後,俄羅斯是目前全球HIV傳染率第三高的地方。這些協助防止HIV擴散的機構紛紛關閉後,俄羅斯可能很快就會變成感染率最高的國家。

 

儘管警方不斷地「清掃」,依然不減伊琳娜對這個城市的喜愛。伊琳娜建議如果第一次來到聖彼得堡旅遊,一定要造訪這條叫做Malaya Sadovaya的街道,在這裏房屋間有許多迷人小廣場;或是伊琳娜最喜歡去河邊,坐在涅瓦河或其他運河的河岸邊泡泡雙腳,閉上眼睛,享受與世隔絕的時光(當然是在天氣晴朗的時候)。

 

 

為世界盃足球賽歡呼的同時,也別忘了來自TeamBrave成員 — 伊琳娜‧馬斯洛娃(Irina Maslova)。 

讓我們也為她聲援 !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