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RE】國際婦女節:她不能再等!

2017年3月8日,國際特赦組織成員和支持者在國際婦女節這天,走上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的街頭。©Amnistía Internacional Argentina

 

3月8日,全世界各地的人們參與「婦女罷工(Women’s Strike)」,讓人們體會無論是在家庭或職場中,「沒有女性的一天(A Day Without A Woman)」會變得如何。人們一同站出來,為全球愈來愈倒退的婦女權益趨勢表達不滿。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預測,男女之間的薪資差異仍需要169年才會弭平。這還只是其中之一令人驚愕的數據而已,許多數據都顯示我們還要等待許久才能使婦女與女孩獲得平等待遇。

 

世界有2.55億名女性無法自行選擇是否要有小孩。每一年,約47,000名女性因不安全人工流產死亡,500萬人因為不安全人工流產而殘障。全球約35%的女性曾受肢體暴力或性暴力,超過3,200萬名女孩未上小學,未上小學的男孩人數則是2,900萬人,另外有7億名婦女在18歲之前結婚。

 

需要達成的目標還有那麼多,全世界的婦女與女孩決定挺身而出,大聲說她們已經受夠了。以下是5名站在第一線為自身權利奮戰的女性,在不公不義面前拒絕妥協的故事。她們不願等待,我們也不願意。

 

「我希望父母在尋找失蹤孩子時,不要絕望。我們作為公民社會,應該一起努力幫助這些父母與孩子團聚。政府應該投入更多心力,而不是阻礙我們的工作!」

 

中國──為販運兒童倡議的行動者蘇昌蘭

©Private

 

特拉凌(Tlaleng Mofokeng)是南非備受重視的醫師。她不只是一名盡忠職守的醫療專業人員,亦是一名無懼的性健康倡議者,透過主持廣播節目廣泛長遠地傳遞資訊。

 

「直到需要人工流產的婦女能夠獲得尊重和安全的醫療服務之前,我都不會停止。」她說,「在南非,每年都有女性因為不安全流產而死亡。然而,政治人物卻認為他們可以利用女性的生殖權利作為政治籌碼。」

 

特拉凌亦挑戰強暴文化,並致力讓第一線醫療人員能不帶歧視地尊重患者。她是真正的人權捍衛者。

 

©Amnesty International Canada

 

康妮(Connie Greyeyes)「意外」地成為一名行動者。她是居住在加拿大西部英屬哥倫比亞省的克里族(Cree)原住民。她發現在自己的社區中,失蹤或遭到殺害的原住民族女性數量多得驚人,因此開始為那些受害者女性的家族發起支持活動,並將訴求提交到加拿大首都渥太華,要求當局進行國家調查。根據官方統計,過去30年來,超過1,000名的加拿大原住民女性失蹤或遭到殺害。2016年,康妮與其他加拿大的原住民女性所付出的努力獲得了成果,因為加拿大政府終於宣布將展開相關調查。

 

「當我們團結一致,就能發揮非常大的力量,即使發現至親遭到殺害後,還是能保有笑容。這些婦女為了自己的孩子,彷彿去地獄走了一遭,你怎麼能不被她們感動啟發呢?這些努力奮鬥是為了尋求正義。」

 

加拿大──為原住民女性權力倡議的康妮

「全世界都以為他們有權利告訴女性如何對待自己的陰道和子宮,女性的健康似乎成為人人都可以隨意置喙的東西。」

 

南非──為女性健康倡議的特拉凌醫師

 

蘇昌蘭曾在學校擔任教師,她的故事並非特例。她的一名好友說,她的故事也是中國許多女性的故事。當她聽聞女孩遭到販運成為童婚新娘,或一些父母的孩子失蹤時,她不願只是坐壁上觀,反而盡其所能地幫助許多人,她的行動主義延伸到土地權議題以及支持香港的泛民主運動。儘管清楚明白這可能會犧牲自己的自由,她仍不顧一切。令人難過的是,一切竟然真的發生了。3月24日,她被判處3年有期徒刑。

 

約翰·珍娜(Jeanette John Solstad Remø)不久前,她還是約翰·珍娜(John Jeanette),這個名字代表她每一天在挪威被迫接受的雙重身分。雖然這名前任潛艇指揮官知道未來她只想以女性的身分過活,挪威法律仍不允許人們在未經過義務「真正性別轉換手術」前更改法定性別。此規定導致她必須失去生殖器官且必須接受心理診斷,但約翰·珍娜拒絕接受這一切。因此,她的駕照、護照、醫療處方籤,甚至她的圖書館借閱證上都顯示她為男性。她努力抗議挪威的侵犯性法令,而她和支持者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的行動獲得非凡的成功。2016年,挪威終於通過一項新的性別承認法,允許跨性別者選擇性別。立下這項里程碑後,她在國際婦女節這天,改名成為珍娜・約翰(Jeanette John)。

 

還有她,勇敢且令人敬畏的勒琴(Loujain al-Hathloul),因對抗沙烏地阿拉伯禁止女性開車的法律,而付出代價。2014年11月,她因為在推特上即時推文自己從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開車到沙烏地阿拉伯的過程,遭到拘留73天,接著於2015年2月獲釋。同年11月,她決定參與競選,這是沙烏地阿拉伯女性第一次能夠同時投票與參選。然而,儘管候選人身分受到認可,她的名字卻始終沒有出現在選票上。如今,她繼續奮鬥,希望為沙烏地阿拉伯的女性創造更好的未來,打造一個能讓女性享有完整公民權利的國家。

 

©Private

「我會贏的,雖然不是馬上,但一定會贏。」

 

沙烏地阿拉伯──為女權倡議的行動者勒琴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