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捍衛者全球倡議運動】故事集:向人權捍衛者致敬

相關文章
© Pierre-Yves Brunaud  Picturetank
 

團結一心 為人權捍衛者勇敢發聲

 
現今世界各地為了人們的權利奮鬥的人,常常冒著極大的風險。他們只因為勇於為他人挺身而出,遭到騷擾、酷刑、監禁甚至殺害。少了他們的勇氣,我們的世界會變得更加不公平、不公正和不平等。我們需要與全世界的人權捍衛者為伍,盡可能地讓他們安全不受傷害。
 
捍衛人權捍衛者
 
全世界的人權捍衛者正遭受各式各樣的攻擊、酷刑、監禁、甚至是殺害—只因為他們勇敢地為我們的權利發聲。
 
我們每個人都能在心中找到勇氣的種子,為對的事情發聲。
我們可以發表文章,我們可以抗爭。我們可以寫信。我們可以見證。聯合起來,我們能與人權捍衛者為伍,為不公而戰,建立一個更加公平的世界。
 

一起幫助我們保護人權捍衛者

 
「他們要不殺了你,要不就是徹底摧毀你的人生。」—Alberto Escorcia,墨西哥人權捍衛者
勇氣是帶著真心的平凡人。勇氣是勇於為他人發聲的人。
勇氣是挺身對抗不公不義。
 
抹黑宣傳、監控和壓制異議
 
因為反對不正義而大聲疾呼的人們正在遭受打壓。各式各樣的政府、私人企業、武裝團體、主張仇恨與歧視的組織,以及其他當權者正盡其所能地使人權捍衛者噤聲和停止工作。
 
這些人將反對者描述成罪犯、恐怖分子、叛國者、貪汙者,甚至「外國間諜」。接著攻擊行為更進一步——抹黑名譽、拘禁、甚至暴力壓制異議。
 
與此同時,組織遭到解散、報紙被停刊、社群媒體遭禁、網路活動被非法監視,而和平抗議者則必須面對暴力,捍衛人權已經變得越來越困難且危險。
 
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比任何時候都需要人權捍衛者。他們有足夠的勇氣為言論自由大聲疾呼、挑戰種族主義與性別歧視、譴責酷刑。以及要求領導者最終負起應負的責任。
 
人權捍衛者:關鍵數據
 
281因為捍衛人權而在2016年遭到殺害,而2015年則有156人因此遭到殺害。
2016年75%以上的殺害人權捍衛者事件發生在美洲。
2016年,22國的人民因為和平捍衛人權遭殺害。
 
人權捍衛者照片集
 
©Raúl García Pereira
 
麥希瑪(Máxima Acuña)是一名住在秘魯北部鄉下的農夫,她奮勇抵抗警察的暴力攻擊,這些攻擊起因於她不願意離開她居住和生活的家園。她勇於直面世界上數一數二大的礦業公司,並捍衛她的社區。
 
©Amnesty International
 
娜哲(Narges Mohammadi)在伊朗持續受到騷擾與恐嚇。如今她已入獄22年——只因為她呼籲廢除死刑,並為他人的權利奮鬥。
 
©Amnesty International
「進步乃是不同意見之下的產物,如果沒有人願意去改變一些事,或嘗試不同的路,我們的社會將停滯不前,處處侷限。」——艾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美國人權捍衛者。
艾德華·史諾登(Edward Snowden)因為揭露美國政府非法大規模監控的文件,在美國面臨30年有期徒刑。他的勇氣使我們都能夠知道事情的真相。
 
©Private
 
緬甸學生行動者翁斐斐(Phyoe Phyoe Aung)遭警方毆打和監禁,因為她領導一場和平遊行,反對一部她認為將限制學術自由的新法。
 
©Amnesty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我總是想著自己會被謀殺或綁架,但我拒絕逃亡。我是一名人權鬥士,我不會放棄這場戰鬥。」——博塔·卡瑟雷斯(Berta Cáceres),人權捍衛者,2016年於宏都拉斯遭射殺身亡。
博塔·卡瑟雷斯(Berta Cáceres)是一名傑出的環境運動者,2016年3月她在位於宏都拉斯家中遭到槍殺,而這顯然與她的人權工作有關。
 
©Private
 
伊塔(Itai Dzamara)是一名辛巴威記者與支持民主行動者,他在呼籲政府採取行動處理該國不斷惡化的經濟情況後,於2015年3月遭到綁架,目前命運與下落仍然未卜。
 
©RFE/RL
 
比爾來斯基(Alex Bialiatski)是白俄羅斯一人權組織的主席,曾援助一場抗議鎮壓行動的受害者。2011年,他被控逃稅遭到逮捕,然而這項逃稅指控明顯是出於政治企圖。
 
©Private
 
羅伊(Dilip Roy)因為在臉書批評孟加拉執政黨支持在自然風景區興建燃煤電廠遭到逮捕。如果罪名成立,他可能面臨高達14年有期徒刑。
 
©Nick Chaffe for Amnesty International
 
沙烏地阿拉伯的人權律師瓦利德(Waleed Abu al-Khair)因「反抗執政者」和「未經許可成立組織」等一連串罪名被判15年徒刑。
 
© RFE/RL
亞塞拜然的新聞記者伊斯瑪伊洛娃(Khadija Ismayilova)因為常常直言批評政府,長期遭受惡意抹黑,針對她的攻擊行動包括在她的住所偷偷架設攝影機,並將錄得的影像截圖寄給她。
 
「這種感覺就像是你坐在暗處,明知道房間裡還有其他人,你聽得到他們呼吸、行動、說話,卻沒辦法看清他們。」——希珊姆(Hisham Almiraat),摩洛哥人權捍衛者對於遭到監控的看法。
 
© Amnesty International
「我曾經面臨騷擾、恐嚇、暴力要脅、以及公然的敵意。」——莎克莉絲(Sakris),芬蘭人權捍衛者。

與人權捍衛者並肩而行

 
我們渴望的世界,是人們能為正義發聲而免於攻擊、威嚇、牢獄和其他迫害的世界。各國必須立法遏止人權捍衛者受害,並廢除壓迫性法律(例如箝制言論自由的法律)。
 
各國政府必須釋放那些因質疑不公不義遭到監禁的人,他們不能以國家安全等名義為藉口,以捏造罪名的方式壓制與他們意見不同的人。
 
立法者、企業領導人、政府官員及其他具影響力的人士,應當公開挺身支持各地的人權捍衛者。我們必須公開承認人權捍衛者是一群堅定、勇敢的人致力創造一個更公正的社會,如此一來才能保護他們不受進一步迫害。
 
》閱讀人權捍衛者全球倡議運動發布新聞稿:https://www.amnesty.tw/news/2501
 
相關文章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