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因為我們迷戀婚姻 而是因為我們迷戀平等

作者: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 倡議經理 楊雅祺
 
長時間未能受到人權保障的人在這個島嶼上一直都有,有時活著活著你竟以為所有人都一樣,直到生命的某些時刻來敲門。
 
身為一個人權工作者,我們對權利並不陌生,只是偶爾我們忘記權利未能滿足是一件生死攸關的事情。
 
我的好友阿藤是女同志,她和女友交往超過十年,兩人住在阿藤的原生家庭裡,周末去女友父母家過,雙方家長也都接納對方做為家人。我們經常開玩笑說他們比異性戀伴侶還要像異性戀。
 
2016年秋天,當台灣社會又再度因為法籍退休講師畢安生的死而熱議婚姻平權議題時,某天晚上當她們一起搭公車回家,朋友下車之後發現跟在後面下車的女友一下公車就昏倒在馬路上,緊急送醫之後醫生無法向阿藤解釋病情,因為她不是她的誰,只得翻遍手機通訊錄通知一位久未聯繫的遠房親戚,老遠趕過來到急診室門口,醫生才願意說明情況。
 
阿藤的女友幸運的安然無恙,出院隔天她們馬上去台北市政府做了伴侶註記,然而伴侶註記仍未能保證醫護人員都能明白他們的關係並且給予他們不受歧視的待遇,不過在婚姻平權尚未通過的時候,登記了至少代表牽住的手可以握緊一點,當意外來敲門時。
 
有時候我們驚覺這條路已經走了多遠,從高中校長出面公開否認女校裡面存在同性戀的那個年代、從溫柔的男孩遭受仇恨暴力而死未能平安長大的那個洗手間,每個行動者走著走著、漸漸走成一群人,這樣的人越來越多,在性別平等教育法和性別工作平等法誕生之後,這一群人繼續相信改變是可能的、一個更平等多元的社會是可能的。
 
和愛相關的權利是貼近生活的呼吸,愛人們相愛的過程本就充滿酸甜苦辣,但若是同性伴侶,其中酸楚和痛苦,都可以因為歧視的制度和未能獲得保障的權利而被無限放大。
 
婚權是一個社會練習平等重要的一步,我們看見這幾個月台灣社會更多各行各業的人願意勇敢現身出櫃,以身體和生命作為與社會溝通的媒介,為了促成不同族群間的對話。婚權不只是關於婚姻契約的權利,婚權代表社會的承認,代表社會正眼看待差異,代表更多不一樣的人們和不夠主流的人們能夠免於恐懼的成長和生活。
 
台灣的同志以及直同志一直都很熱情,國際特赦組織已有好幾年在每年同志遊行時號召大家聲援世界上生命危急的同志,包括聲援保加利亞死於恐同暴力的年輕人Mihail Stoyanov和他的母親、南非女同志Noxolo Nogwaza受暴事件、烏干達反同法案的緊急動員,每年都有破紀錄的連署數字,而我們在同志遊行現場看到那些急切焦慮簽下姓名的人們,每每覺得慶幸自己和這些人一起生在這塊土地上。而現在我們要再度和這群人一起努力,打造亞洲第一個認可同性婚姻的國度。因為這個社會比起許多地方雖然已經相對平等,但仍然不夠平等。爭取婚姻平權並不是因為我們每個人都迷戀婚姻,而是因為我們迷戀一個平等的人權社會。
 
在婚姻平權法案通過之前,我們或許都在那個否認有同性關係存在的社會裡生活過,而未來就在我們手中,我們深信當我們一同往前再踏一步,下一個世代就能離恐懼的暴力更遠、離相愛的權利更近。冬天快要結束了,今年夏天的陽光一定特別燦爛。
 
全球挺台灣婚姻平權 加入回應全球聲援的行列

 
國際特赦組織台灣分會串聯遍布五大洲、超過40個國家,不分宗教、種族、文化傳統,從國際特赦組織總部、到各州區域辦公室與分會,齊聲加入聲援台灣婚姻平權行動的行列。「#FirstInAsia 亞洲第一婚姻平權在台灣」倡議運動影片中,眾人真切地用不同語言呼喚台灣政府盡快向婚姻平權「Say yes」!
 

我願意向婚姻平權Say Yes!

 
國際特赦組織呼籲終結一切形式的歧視,提倡國際人權文件所揭櫫之基本人權,無論其性傾向為何,皆應獲得平等保護。國際特赦組織尤其反對民事婚姻和民事伴侶法中的歧視,並且呼籲承認自主選擇組成的家庭。台灣民眾亦可以至雲端硬碟下載國際特赦組織和厭世動物園合作的"Yes, I do"手牌(http://amn.st/61838bizH),列印後拍照上傳到自己的Facebook或Instagram,並#FirstInAsia #EqualLove,以「我願意」回應來自世界的支持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