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政府將賽德納亞監獄變成活人屠宰場

 
每個星期(通常兩次)就有20-50人半夜從監獄牢房中被帶往刑場絞死。自2011年來,多達13,000人在賽德納亞(Saydnaya)監獄,在極度保密的狀況下遭到殺害。在賽德納亞,許多人反覆遭到酷刑和系統性地剝奪食物、水、藥物和治療後,遭到殺害,他們的遺體用卡車運往大型墳場。令人難以想像的事,這些大規模且系統性的執行並未得到敘利亞政府最高層的授權。
 
大量絞刑
 
「不管是誰,我們都可以打到官員抵達為止。反正我們都知道他們死定了,所以我們想對這些人做什麼就做什麼。」——前賽德納亞獄卒
© Cesare Davolio
 
2011年至2015年12月期間,多達13,000人於賽德納亞監獄遭處絞刑。
 
在這些人遭判死刑之前,他們在敘利亞菲爾德軍事法庭遭到當局所謂的「審判」。實際上,整個審判過程只有在軍官面前進行一兩分鐘而已,也就是將被拘留者的姓名輸入死刑名單。
 
處刑日被獄卒稱為「派對」,下午時分,他們將即將被處刑者從牢房中帶出。敘利亞當局會告知拘留者他們即將被轉送到另一間平民監獄,許多人相信會因此獲得較好的待遇。但事實上,他們是被帶到地下室一間牢房,遭到嚴重毆打。
 
© Cesare Davolio
 
一名前獄卒描述拘留者在被帶到『處刑室』之前,遭受一整晚嚴重毆打。
 
賽德納亞監獄的處刑室在2012年6月之後擴建,以便一次處決更多人。牆上掛著一整排絞索,受害者雙眼被矇住,不知道他們即將被處死。接著他們被要求在一份記載他們死亡聲明的文件上按捺指紋。最後在蒙著眼的狀況下踏上水泥平台,接著被吊死。他們不知道何時會被以什麼樣的方式處決,直到絞索套上他們的脖子。被關在與處決室同一棟大樓的拘留者說,他們時常會聽到處絞刑的聲音。
 
直到今天,許多拘留者仍被送往賽德納亞,而位於加邦(al-Qaboun)的菲爾德軍事法庭仍在進行『審判』。因此沒有任何根據相信這種行刑已經停止。
 
超越想像的殘忍酷刑
 
「我的靈魂彷彿死了...在那之後我再也感受不到喜悅,沒有笑容。」——曾遭受電擊的敘利亞學生
 
前囚犯談及無限循環的毆打。在被逮捕後的運送途中、在拘留所之間轉送的途中都會遭到毆打,而毆打也是新入獄時『歡迎會』的一部份。有的時候則是因為各式各樣輕微的「違反」規則遭到毆打,包括未清掃自己的牢房。
 
新進囚犯的「歡迎會」
 
和我們交談過的人當中,許多人表示被用塑膠管、矽膠棒和木棍毆打,有些人被熱水燙傷或遭到菸頭燙傷。還有一些人被迫站在水裡忍受電擊。
 
被稱為「輪胎」的酷刑
 
被稱為「飛毯」的酷刑
 
有些酷刑因為太常用而有了綽號,譬如「飛毯」──將人臉朝上綁在可折半的板子上夾住身體──或是「輪胎(dulab)」,將人塞進車輪裡,把頭壓進雙膝之間或是腳踝,接著一頓痛打。
 
無論男女都曾遭到強暴,女性甚至被威脅在她們的家人面前強暴,以取得「自白」。
 
非人待遇
 
「我幾乎要瘋了。」——50歲後半的大學教授描述遭受單獨監禁的後果
 
由於牢房過於擁擠和缺乏陽光,人們受到急性精神問題折磨。一些人告訴我們,一間3平方公尺的牢房可能塞了超過50人以上。他們幾乎無法獲得任何治療,而有些囚犯因為完全可以醫治的健康問題而死亡。
 
這些極端的恐怖是為了擊碎囚犯的意志和靈魂。倖存者心靈嚴重受創,身體也受傷。他們通常需要密集的治療,以及心理支持重建人生。
 
大多時受敘利亞政府都拒絕承認國安部隊曾逮捕這些人,也拒絕告知這些人的下落。這代表大多數的拘留者均「被失蹤」──在法律保障的範圍之外──使這些人更加脆弱,更容易遭到侵犯。至總部網站下載完整英文報告:《活人屠宰場:賽德納亞監獄大規模絞刑與殺戮》
 
立刻加入總部連署,呼籲美國與俄羅斯政府採取行動,停止敘利亞監獄酷刑(英):https://www.amnesty.org/en/get-involved/take-action/end-the-horror-in-syrian-prisons/
 
※所有插圖均由一名曾親身經歷這些敘利亞監獄非人待遇的倖存者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