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澳洲政府將諾魯變成大型戶外監獄

 

澳洲的殘忍制度 將諾魯變成一座大型戶外監獄

 

國際特赦組織發布一份新報告稱,澳洲政府將難民與尋求庇護者置於一套精心設計的殘忍虐待系統,大膽地公然藐視國際法,只為了不讓難民與尋求庇護者上岸澳洲。

 

基於幾個月來的研究,包括一份於諾魯和澳洲超過100人的訪談,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絕望之島》揭露了澳洲政府「處理」難民和尋求庇護者的政策,這是一項故意為之的忽略和殘酷的系統。

 

國際特赦組織資深研究主任Anna Neistat說:

「在諾魯,澳洲政府經營一座戶外監獄,讓這些(人)的苦痛成為必須,藉此避免世界上一群最脆弱的人試圖來到澳洲,尋求安全。」

 

「澳洲政府孤立這些脆弱的女性、男性和孩童,放他們在無法離開的偏遠地區,目的是折磨這些人,讓他們痛苦。而他們的苦痛如此巨大,有些人的狀況已經無法修復。」

 

幾周前,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還在聯合國難民高峰會吹捧澳洲政府的(難民)政策,認為是可被仿效的模型。然而國際特赦組織的報告顯示,澳洲政府的嚇阻政策必須為這一連串驚人的人權侵犯直接負責。

 

Anna Neistat說:「澳洲政府的政策和該國應當追求的完全相反,這是一套最小化保護,最大化傷害的系統。澳洲政府正在將世界處理難民的方向帶入危險的谷底。」

 

「六十年前,澳洲政府的簽名使難民地位公約正式生效。如今,可怕地諷刺的是,這個欠難民許多的國家卻公然違反國際法,並鼓勵其他國家違法。」

 

澳洲已經花費數十億元,建立並維持這套本質上虐待人的離岸處理系統。根據澳洲國家審計部統計,位於諾魯和巴布亞紐幾內亞的馬努斯島離岸處理中心,每年每人的花費已經超過澳幣573,000元(約為1,385萬台幣)

 

大多數經費都花在諾魯的私人承包商身上,許多承包商已經宣布他們會停止於諾魯運作。許多承包商的員工成為「洩密者(whistle-blowers)」,但也因為揭露諾魯的情況,而可能遭到刑事起訴。

 

Anna Neistat說:「澳洲政府應該(和這些承包商)得出相同的結論,關閉諾魯的「處理」中心,透過承認諾魯島上每一名尋求庇護者和難民都有權利立刻來到澳洲,藉此更好地利用納稅人的錢。這些人必須立刻獲得人道的解決方案。」

 

懲罰受害者

 

諾魯的難民與尋求庇護者已經成為某些當地人侵犯的目標,包括那些在政府任職者。儘管有可信的消息指出,發生數十件當地人攻擊難民與尋求庇護者的事件,其中包括肢體暴力與性侵犯,國際特赦組織仍未獲得消息有任何諾魯公民因此負責。

 

相反地,尋求庇護者與難民遭到恣意逮捕與囚禁。一名服務供應商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諾魯,恣意逮捕是一種普遍的恐嚇方式。」

 

Hamid Reza Nadaf是一名伊朗難民,有一個稚齡兒子。他說,2016年6月3日到9月7日之間,他被逮捕入獄,而作為逮捕拘禁他的證據很明顯全是偽造出來的。

 

他的拘留可能因為他在難民處理中心(Refugee Processing Cetre, RPC)拍照有關。據報,他8歲大的兒子患有肺結核,在Nadaf入獄三個月期間,他獨自一人被留在難民處理中心。

 

諾魯政府也拘留自殘的尋求庇護者和難民,包括那些因被無限期拘留在諾魯,心理健康嚴重惡化的人。

 

Anna Neistat說:「這是一個邪惡的陷阱,陷入極度苦痛的人們希望可以透過終結生命逃脫折磨,但發現自己卻因此入獄,被拋入一個又一個監獄。」

 

心理健康不斷惡化

 

國際特赦組織交談的人當中,包括年輕的孩子,幾乎都表示受惡劣的心理狀況折磨。根據皇家澳洲和紐西蘭心理學院,不斷延長的無限期拘留毫無疑問地對人們的心理健康造成直接而負面的影響。

 

人們無法接受需要的心理治療資源,其他病痛也沒辦法獲得相應的治療。Laleh(非本名)是一名伊朗女性,她和丈夫與3歲的女兒一起逃離伊朗。Laleh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她為憂鬱症所苦,但她說,「他們根本漠不關心。」

 

Laleh的女兒「Nahal」(非本名)在她們一家待在諾魯帳篷的18個月期間,也發展出健康問題。在發覺Nahal的心理健康問題後,醫生開給他們的藥根本不適合孩童使用。

 

當Laleh和她的丈夫向醫生提起這件事時,醫生卻置之不理。Laleh和她的丈夫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如果你不喜歡這樣的話,就回去你原本的國家。」

 

放任人們的心理健康逐漸惡化,不提供任何適當的治療,似乎已經成為澳洲政府嚇阻政策的一環。

 

國際健康與醫療服務(International Health and Medical Services, IHMS)的前任心理健康總監Peter Young博士告訴國際特赦組織,在離岸處理的環境中「每一件事都不比『阻止(難民)船』來到更重要。」

 

對待諾魯難民的方式已經構成酷刑

 

國際特赦組織發現,在諾魯的這套對待難民與尋求庇護者的系統已足以構成酷刑。

 

難民嚴重的心理創傷,這套系統刻意營造出的傷害本質,加上離岸處理本身的目標就是嚇阻、強迫他人,以達成特殊的目的。這代表澳洲的離岸「處理」程序已經符合國際法對酷刑的定義。

 

現任澳洲總理滕博爾(Malcolm Turnbull)曾堅稱,澳洲政府必須確保其離岸「處理」模式夠嚴酷。

 

2014年5月,時值通訊部長的滕博爾曾說:「我們有著嚴酷的措施(和)一些可以說是殘酷的措施……(但)事實上,如果你想要阻止人口走私的生意,你必須非常、非常地強硬。」

 

2015年9月,當滕博爾承認對諾魯發生的情況感到擔憂時,他也說:「現在,我知道這很嚴厲,我們有一項嚴厲的邊境保護政策,你也可以說這是一項嚴酷的政策,但它有效。」

 

雖然澳洲政府並不想要發生在諾魯的一切為人所知,且想盡辦法隱藏事實。想要到透過海路到澳洲尋求庇護的人,必須知道這項嘗試可能帶來懲罰性的後果。「成功」的邊境管制仰賴著人們的苦難。

 

 Anna Neistat說:

「澳洲政府想要推銷給全世界的這項「成功」政策,卻是該政府公開承認殘忍的政策。這項政策將系統性虐待正當化,不只是使難民推入絕望的深淵,更是讓澳洲走投無路。這項政策讓澳洲惡名昭彰,成為一個會盡其所能確保難民無法抵達其海岸的國家,一個懲罰嘗試抵達澳洲的難民的國家。」

 

立刻加入連署,呼籲澳洲政府停止於諾魯秘密虐待難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