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歐洲即將在難民危機中鑄下危險的先例

作者:國際特赦組織歐洲移民研究員Giorgos Kosmopoulos

 

你可能從沒聽說過他的真實名字,但在這個禮拜,一名來自敘利亞的尋求庇護者可能非其所願地在難民危機的歷史中留名。上周,我前往希臘列斯伏斯的進行研究參訪時,在收容所見到他。
 
化名Noori*的21歲學生可能成為在歐土協議之下,第一例遭希臘強制遣返土耳其的難民,他的難民申請並未獲得實質審查,此將為歐洲難民危機樹下危險的先例。
 
希臘庇護申訴委員會先前認定土耳其對敘利亞人來說為「安全第三國」。希臘最高行政法院正在考慮是否要暫緩強制遣返Noori。但證據顯示,至少到目前為止,土耳其對尋求庇護者或難民而言絕非安全。
 
Noori的故事
 
Noori出身醫生世家,他立志幫助敘利亞同胞,因此在大學主修護理。「我想要成為護理師,幫助傷者。在看過那些慘狀後,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
 
他告訴我他已經受訓八個月,直到各處的轟炸讓他再也無法前往醫院。2015年4月,他的村莊遭到襲擊,而他親眼目睹兩個鄰居家庭死亡;其中一家的兒子是他的好友。
 
「那家的父親是我們學校的校長。只有我的朋友在轟炸中生還,其餘家人死了。那時我就決定要離開。我再也受不了了。」 ——Noori
 
Noori於是在2016年6月9號離開敘利亞前往歐洲,不只為了尋求安全,更是為了追求未來。
 
前往希臘須取徑土耳其,但入境土耳其並不容易。在頭兩次旅程中,他被警察逮捕、遭土耳其軍隊痛打,然後被遣返敘利亞。而在第三次的旅程,他們遭武裝隊伍襲擊,11名同伴因此喪生。
 
終於,第四次旅程把他帶到了土耳其,而他也成功地在那待了一個半月。敘利亞同胞們跟他說在土耳其很難找到工作,尤其剛失敗的軍事政變讓一切變得更不穩定。他們說敘利亞人「不被當人」對待。Noori很害怕,他覺得在那裡看不到未來。他的目標是到歐洲投靠親戚,所以他沒有在土耳其申請難民資格,選擇繼續前往希臘。2016年7月28日,他抵達列斯伏斯島(Lesvos)。
 
他在抵達希臘數日後便申請庇護,但他的申請被判定為「不接受」,沒有任何附加說明就被退回。土耳其被認定為Noori可返回的「安全國」,雖然他試圖上訴,但法庭維持原判。他立刻就遭到逮捕。
 
「我從沒想過我到歐洲後會被關進監獄……我不懂我為何會被逮捕。我來到這裡是為了能有一個新生活。」——Noori
 
土耳其的「安全」假象
 
這個基於敘利亞難民在土耳其將受完全保障的判決存在著根本上的錯誤。認為土耳其會完全尊重尋求庇護者與難民的權利是個虛妄的想法,至少目前如此。土耳其並沒有完善的難民庇護系統,所有證據都顯示難民地位公約中要求的國際保障在這裡付之闕如,在在說明了土耳其完全沒有資格被認定為尋求庇護者的安全國。
 
土耳其並未提供敘利亞難民完整的難民資格。大多數的尋求庇護者與難民完全沒有自立求生的管道,更遑論政府支援。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多難民窮困潦倒,生活條件極度惡劣。
 
在律師和國際督察人員都無法進入Noori可能即將被送去的封閉難民營的情況下,任何將土耳其視為「第三安全國」的假設都不堪一擊。
 
危險的先例
 
Noori希望與他的表親在歐洲團聚,找到工作養活他在祖國的家人,並繼續學業。這些夢想恐怕都無法在土耳其實現。他害怕自己在那裡會變成遊民,身處危險。
 
Noori現在應該正要展開他護理師的職業生涯,照顧他7個弟弟妹妹,並活出自己的人生。但他卻發現自己被希臘政府拘留,而且根據法院不久後的判決,很可能即將被遣返。
 
他想念他的朋友們,在獄中也無法跟家人說到話。
 
這是他想傳達給希臘總理齊普拉斯(Tsipras)的訊息: 
 
「在遣返我之前,請看看土耳其是否安全。因為那裡並不安全。請不要將我遣返回那裡。」——Noori
 
將Noori遣返至土耳其的行為——蓄意對難民棄之不顧,罔顧其申請難民的實質證據,一意執行殘忍狡詐的土耳其條約,將使希臘——同時代表著歐盟——在歷史上踏出萬惡的那一步。
 
給歐洲的領導人們:Noori和其他難民們只是希望能在安全的地方落腳。「你很安全,也請睜開眼睛看看為什麼我們要來這裡。」
 
諷刺的是,難民之所以認為歐洲安全,是因為他們視歐洲為人權的捍衛者。但若歐洲希望繼續維持其在世界舞台上的名聲,它的行為必須名副其實。而將尋求庇護的難民拒於門外,將使歐盟名聲掃地。
 
*為保護當事人之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