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Amnesty演講筆記:馬菲台日 x 島鏈一線 x 看見難民Q&A

 

 

Q1:對於Wilnor剛剛提到希望台灣政府與企業能施壓菲律賓,我認為要求台灣政府施壓菲律賓政府接收難民是有困難的,因為台灣本身就沒有接收難民,此外台灣企業在國外都蠻無良經營的,很難讓他們在好的方面影響菲律賓。

 

Wilnor:台灣當然還是能在好的方面影響我們,例如台灣很可能將通過難民法,如此一來我們也能要求菲律賓政府要向台灣看齊,制定更完善的法律。在菲律賓確實有些無良的外國企業,但台商公司在菲律賓確實也頗具影響力,重點是我們要採用有效的遊說、施壓。例如綠色和平(Green Peace)曾要求SMIC(SM Investments Corporation)使用再生能源以免汙染環境,隨著循序漸進的溝通與要求,SMIC確實開始採用太陽能發電。若綠色和平做得到,那國際特赦組織應該也能敦促企業採取行動,這不可能只是一次性的鞭策,而必須持續向他們施壓,根據我們的經驗,不斷施壓後對方通常會讓步

 

 

Q2:Kaoru,請問日本是否能靠難民來緩解勞動力不足的問題?

 

Kaoru:首先我得區分一下移民與難民。對於有「專業技術」或「特殊專長」的移民,日本會將他們認定為「技術移民」;對於非技術移民者,日本設有「訓練中心」,訓練外國人在日本工作。但由於2020年日本即將舉行奧運,日本政府可能會修改外國人在日工作的相關規定;根據上一次舉辦奧運的狀況,日本確實因此接受了一群外國工人,但奧運結束後政府隨即遣返了他們。另外有些人雖然是以移民的身分來到日本,但由於他的母國發生一些狀況,因此他可能也會再申請難民身分。

 

 

Q3:請問尤美女委員,台灣的歧視問題非常嚴重,這樣台灣真的適合難民生存嗎?

 

尤美女:台灣40年來從最初漠視人權,到開始注意兒童權利、身障人士權利以及性別議題,再到現在關心難民人權,儘管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既然看見問題所在,當然就要大家一起努力繼續走在這條路上

 

 

Q4:尤美女委員,目前《難民法》應該不需要朝野協商,請問民進黨會不會在下一次的院期裡盡快通過《難民法》?

 

尤美女:當然我們是這麼期待的。議程首先是院長總質詢,再來是預算,之後我們會將《難民法》排進優先審查的法案中

 

 

Q5:我想請問尤美女委員和Wilnor,台灣與菲律賓的難民身分審核程序,和聯合國難民署的程序是一樣的嗎?或是兩國有自己的審核方式?

 

尤美女:台灣會依照聯合國難民署法規審核難民身分,也會將NGO和專家學者納入審核機構和程序中。一般而言,台灣需要派員去難民母國視察情況,但由於台灣並非聯合國會員國,未來可能需要透過聯合國難民署轉介個案,也希望未來能獲得國際特赦組織協助。

 

Wilnor:菲律賓的難民身分審核程序其實就與聯合國難民公署相同,無論是留在菲律賓或轉介至其他國家,都是相同的規定。另外我想要多談一下文化融入這部分,目前菲律賓收容難民的制度並不完善,政府沒有幫助難民與菲律賓社會融合,儘管他們應該做好配套措施、引導難民,讓他們在菲律賓生活時不至於迷失或被邊緣化

 

 

Q6:我覺得日本的難民論壇非常好,的確有些事無法單靠政府力量來完成。對於難民身分仍在審核中的難民,他們可以待在「拘留中心」兩個月左右,請問日本政府是否會將兩個月後的後續安置納入《難民法》?

 

Kaoru:每個國家能自己決定接收多少難民,因此要求日本政府接收更多難民確實是個挑戰。聯合國難民署在日本也設有辦公室,日本政府時常諮詢該辦公室,而他們也會協助政府培訓移民官,同時國際特赦組織日本分會也一直與聯合國難民署辦公室密切合作。儘管現在無法立即看見大幅改變,但我相信循序漸進下一定會發生改變。

 

 

Q7:請問尤美女委員,台灣《難民法》在立法院擱置11年是出於兩岸的政治問題,那麼根據委員剛才演講所說,中國、香港與澳門的尋求庇護者將適用《難民法》外的其他辦法,這樣是否會在人權上產生疑慮?我認為認定難民必須優先考慮他們是人,再來是他們是否為難民,最後才問他們來自哪裡,因此台灣《難民法》是否會因為政治角力一開始就先天不良?

 

尤美女:《難民法》、《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與《香港澳門關係條例》雖然是不同的法條,但所保障的難民權利是一模一樣的。當初只是為了避免兩國論引起的爭議因此有所區隔,但實質上與難民相關的內容是相同的。

 

 

Q8:德國收容許多敘利亞難民,雙方產生的「文化衝突」也是值得深思的問題。例如敘利亞法律規定大約13、14歲就可結婚,但根據德國法律應該年滿18歲才能結婚,因此發生一個案例:巴伐利亞法院判決一對丈夫21歲、妻子14歲的敘利亞夫妻的婚姻有效,因為在敘利亞當地這是合法的,引起許多關心兒少福利的民眾強烈不滿。當然這是一個極端的案例,但台灣是否能接受難民不同的價值觀和法律常識,我們要如何尊重對方的文化,以及難民應該遵守哪國的法律?

 

尤美女:就如同在台灣定居、取得台灣國籍的外籍配偶,他們必須遵行台灣法律。我們尊重他們的文化,但既然生活在這裡成為台灣的一員,就必須遵守我們的法律。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