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敘利亞小男孩溺水去世一周年 全球難民危機仍待解決

 
國際特赦組織今天表示,敘利亞男孩艾蘭•庫迪(Alan Kurdi)溺斃的遺體照片震驚國際,至今已經一年了,世界領導人仍未能回應這場難民危機。
 
9月2日是艾蘭逝世一周年,國際特赦組織希望喚起關注上千名難民兒童的處境,他們的未來由於世界領導者無法處理難民危機而茫然絕望。9月19日聯合國難民與移民高峰會前夕,7月的談判卻決定將原本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提議於全球契約中建立難民責任分擔機制的議程冷凍至2018年。
 
國際特赦組織秘書長薩里爾•謝蒂(Salil Shetty)表示:
「彷彿艾蘭失去呼吸的身體使全世界蒙羞仍不夠一樣,一年之後世界領導人仍然拒絕採取行動。」
令人悲痛的是,各國已經錯過9月19日聯合國高峰會處理危機的機會,如此一來,就無法實施必須的措施。在越來越多孩子們受苦的同時,我們卻面對一個領導人關起門來集會,揮舞空洞宣言的未來。」
 
「直到富裕國家為這場不斷在他們眼前展開的危機擔起更多責任,並且更公平地承擔接納逃離戰亂與迫害的人們之前,他們都會受到譴責,因為他們使數千名孩童冒著失去性命的危險踏上驚險的旅程,或毫無希望地被困在難民營裡。」
 
「去年對艾蘭•庫迪湧現的同情,必須延伸至無數其他面臨同樣困難處境、急需幫助的難民兒童身上。各國政府已經在用狹隘的自利角度處理難民危機,彷彿他們所代表的人民無法給予自己社群以外的人們同情心。現在,我們必須將難民危機視為我們的危機,並告訴領導人我們歡迎難民。」
 

3歲大的Ismail和父母還有兩個哥哥住在雅典Elliniko舊機場外的一座帳篷內,Ismail一家人逃離阿富汗戰爭。像Ismail一樣的孩子大多數時間就在廢棄建築外玩,健康與衛生堪憂。

 

3歲半的Hadi與她38歲的母親Salwa Al Aji住在希臘Thessaloniki附近的Softex難民營。Salwa是一名來自大馬士革的教師,她和丈夫與三個孩子一起上路,她的丈夫由於椎間盤突出無法走路。她試著在難民營裡設立學校,但營內沒有書,她也害怕每天發生的爭吵。她告訴我們,「我不想離開敘利亞,但我們的房子被炸毀了…我逃離戰爭,卻在這裡遇到另一場戰爭。」

 

13歲的Mary來自衣索比亞Awassa,攝於2016年8月19日肯亞北部Kakuma難民營中的Mogadishu學校。「我的國家發生戰爭,但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過來這裡了,當時才7歲。來到肯亞的旅途十分辛苦,十分掙扎。我和父母、兩個兄弟和一個妹妹來到這裡,難民營裡的生活很惡劣,沒有足夠的教育。我們需要更多教育才能進步。我們想要優質的教育。即使天氣不好。有時候天氣太熱,我們甚至無法呼吸,其餘時候則是常常下雨。美術課教得很好,在我上美術課之前我甚至不知道怎麼畫畫,但現在我會了。我們也玩了美國的遊戲,很好玩。在美術課,我最喜歡的是用水彩畫人像。我想成為科學家,拜訪其他國家,探望那些和我一樣受折磨的人並幫助他們。我想和一般旅客一樣到處旅行,看野生動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