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在逃離戰爭後,在歐洲等待著敘利亞孩童的是什麼?

 

作者:Gauri van Gulik

 

敘利亞孩童正面臨恐怖的處境, 攝影機捕捉到5歲的Omran Daqneesh充滿驚嚇,從已經成為廢墟的家中救出後,滿頭是血地坐在救護車上。這樣令人心碎的畫面,不難理解為何父母想辦法帶孩子走上絕望而驚險的旅程至歐洲。

 

但像Omran一樣的孩子如果能夠撐過旅程,抵達歐洲海岸,等待他的苦難並未因此結束。

 

拜訪希臘列斯伏斯島時,我親眼看到未來等待著他們的是什麼。

 

在列斯伏斯島的收容所,我遇見一歲大的Ahmed,他幾乎一輩子都在受病痛折磨,原因可能是他母親描述的化學攻擊。她告訴我,Ahmed出生後炸彈摧毀她的家園,碎片穿入Ahmed的脖子。不久之後,他開始嚴重氣喘,出現許多符合吸入氯氣的症狀。當我見到Ahmed時離轟炸已經過去幾乎一年了,他的疤痕清晰可見,小小的身體困難地呼吸著。

 

Ahmed一家是來自敘利亞的巴勒斯坦人,他們首先逃離遭到圍城,陷入飢荒的大馬士革城,來到郊外的雅爾茅克難民營(Yarmouk camp)。但隨著戰事蔓延,他們逃到北部的伊德利卜省(Idlib)。炸彈轟炸他們家之後,他的母親帶著他們橫越邊境來到土耳其。在土耳其,他們付錢給人口走私販,帶著一家人坐上過度擁擠的船,橫越危險的海域來到希臘島嶼。

 

上岸後,Ahmed一家並未受到溫暖歡迎。他們在320日歐盟土耳其協議生效後才抵達,這項協議將希臘島嶼變成大型收容所。

 

Ahmed一家被關在Moria收容所,這裡關了超過3,000人,用有刺鐵絲網將收容所與外界隔絕。當我看到Ahmed一家時,他們幾乎沒有隱私可言,且不知道未來等在後頭的是什麼。醫生沒有盡速提供Ahmed所需的緊急醫療照護,而是先給他的家人一箱止痛藥。

 

從那時開始,他們被帶出收容所,但仍困在希臘,和其他約60,000名難民與移民一樣。前往歐洲的路徑幾乎都已經關閉。若真的按照歐洲領導人所決定的,大部分的人都會被遣送回土耳其。

 

這樣令人絕望的情形不斷在歐洲各處發生,在匈牙利、塞爾維亞、希臘、加萊和其他城市。

 

Omran讓我想起許多我們在歐洲看到的許多孩子,和他們面臨的艱難處境。

 

約三分之一穿越地中海來到歐洲的難民或移民是兒童,其中許多人獨自旅行,容易受到剝削或被迫和家人分開,有的時候是政府所為

 

那些經歷戰爭創傷者極少獲得心理上或社會的協助。

 

很少有安全的場所供他們嬉戲,更不用說學習或到學校上課。

 

我們曾經見到幾個孩子因為太久沒有上學,已經忘記怎麼閱讀和書寫。

 

一名曾經住在希臘本島難民營的16歲敘利亞男孩告訴我們:「我們已經在這裡渡過了423天絕望的日子,沒有教育、沒有學校。我需要一個機會,完成學業。」

 

這些孩童需要安全、特別照顧、教育和得以安身之處。他們需要政府批准和允許家庭團聚。他們需要各國政府貫徹諾言,重新安排、安置像Ahmed這樣的一家人。在歐洲,政府無恥地在兩方面都失敗了。舉例來說,去年六月歐盟領袖只重新安置了原本承諾數量約5%的難民。

 

Omran和在他之前的艾蘭·庫迪(Alan Kurdi)一樣吸引了全世界目光、心碎與憤怒,但這還不夠。這些影像感動了全世界,除了領導人。直到他們採取行動之前,上千名孩童仍將如Omran、艾蘭Ahmed忍受相同的命運。

 

*原文發佈在CNN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